Regrets Of The Dying(转载)

For many years I worked in palliative care. My patients were those who had gone home to die. Some incredibly special times were shared. I was with them for the last three to twelve weeks of their lives.

People grow a lot when they are faced with their own mortality. I learnt never to underestimate someone’s capacity for growth. Some changes were phenomenal. Each experienced a variety of emotions, as expected, denial, fear, anger, remorse, more denial and eventually acceptance. Every single pa[……]

阅读全文

我很想念TOMMY

Tommy是以前在成都时候养的一条可卡狗,应该是一条纯种的英卡。我记得那是在2002年10月29日的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在春熙路步行街口的天桥上买下它的,那时候,它还没有我的一只鞋子大……

直到它死之前,它一步都没有离开过我的身边,这是让我最感慨的。

我记得那时候我一个人住在学校附近租的一间公寓中,44平米的空间我和它相依为命,它在那个小区有很多很多朋友,威龙、Tiger、公主、朱浩然(它的主人姓朱,因此……)、Marry、阿呜……而我,秉承一贯的独行侠风格,在学校、公寓、成都大街小巷之间来往穿梭。当然,大多数时间都是它牵着我(它太活跃了,与其说是我溜它,不如说是它溜我)。每天早上6:30,它就开始刨门(要知道在那些日子里我通常5点才睡下),然后我睡眼惺忪的给它开个门缝,它自己跑下四楼方便一下,顺便去那些“狗友”家吃个早餐,然后回来接着卧在我身边……它很聪明,这是我不得不说的。

每天就是玩啊玩啊,我记得那是买了辆自行车,在后座侧面装个小框,带着它去郊游,日子就是这么的简单,的确,人与人的关系太复杂了,我们两个却过着踏踏实实地简单生活。威龙也常来我们那里做客(威龙是只大金毛),那些日子中[……]

阅读全文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幸福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幸福。

那天和侃儿哥无意中说起了这个话题,想了很久,一直想记录下来写什么,却一直都没有想好该如何描述自己的心态。

的确,每个人都会拥有属于自己的小幸福的,一份偏爱的饮料,一本杂志,一次电影院热播的片子,或者一个动作,一个习惯都会极其内心幸福的感觉,人人都是,无论他们是单身的还是结伴的,无论他们是贫穷的还是富足的,更无论他们是感情充沛的还是麻木不仁的。

我的小幸福也许就是一些习惯和一个理想,以及那些急切地想要做好的事情。没那么具体,但也不空泛。

渐渐的,生活中很多本该抱怨的东西已经不那么看重了,相反地是开始给自己越来越多的要求和压力,现在的我高强度的工作以及高强度的接受新观点新技能,就是一种幸福,目前我没有好的方法去把所有的事情理顺,我只能将所有的东西入库,等时机成熟了再去做排列组合和优化的操作,这并不奇怪,至少我不想整天都被孤单的感觉所缠绕,因为其实说到底,我并不孤单阿。

虽说依旧没有非常非常具体的目标,会有的吧,我想。

最好的理想是最小的理想,最好的计划是最能操作的计划。最幸福的就是现在的幸福吧。

[……]

阅读全文

好好过日子

不能再干傻事儿了。

这段时间觉得自己过的特别的傻,做不该做的事,说不该说的话,花不该花的钱……更似乎这些东西后来都与我无关,只是在给别人做事情……有时候觉得自己是因为太压抑了,想要发泄什么东西,但现在看来,发泄已经成了一种奢侈的高消费行为。我觉得我得改变一下方式,把生活过的充实起来,有时候看着别人的多姿多彩,心里想:为什么我没有呢?为什么我提不起这方面的劲儿呢……

努力工作,作为一个敬业的人,无论什么时候这个都是第一时间自己该重视的。我很喜欢现在的工作,但是我不是很喜欢现在的分工及工作方式,不过没关系,我相信明智的领导是有他的考虑的,毕竟领导站的高度以及他们的经验都与我本人大相径庭。而且,把自己手头的事情做好绝对是一件需要很下功夫的事情,我想我能做到……

省钱,这又是一个永恒的主题,最近花了很多不该花的冤枉钱,不好,一点都不好。
JAVA,也该把编成捡起来了,我希望我能成为一个小小的技术人员,至少现在。
英语,这个不用说,我知道该怎么做。
交朋友,我缺少朋友,朋友都在远方。
这些就是我目前努力要做的一些事情吧,至于感情生活,攒着,留到明年……

[……]

阅读全文

消逝

         有许许多多的东西,从这一刻开始,逐渐的消逝了,那些漂亮的颜色,那些飞扬的画面,那些滋长的梦想,还有那些坚持的幻觉……我也又做回了那个小人物,那条水底的鱼,那个挥舞着百事空罐子在地铁飘荡的游魂……清醒而盲目,沉溺而喧嚣。
在这样的时候,选择沉默或者激动,都是没什么必要的。你们永远没有见过那样的场面,你们也永远没有感受过那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气息,在那样的生活中,死亡竟然是最简单最坦荡的,这也是最讽刺的。无数个不眠的夜晚换来的竟然是斥责、怀疑、要挟和通知。没有温情、没有期待、没有触觉。
曾经,我还会预测些什么,比如预测自己的失望。而现在,在看了那么多的预言之后,自己竟然沉寂的一塌糊涂。知道自己命运的人原来是最可悲的,可悲之处并不在于命运将会是什么样子,而在于,就算你预先知道,你也无从选择和无从改变。而其实这个时候只要给这个灵魂一点点障眼法,可能他都会觉得这个世界还是美好的。我不反对生活是被摆布和安排的,但我希望我能作为一个参与者,至少是一个知情者。如何生活对于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关键问题,生嚼过半瓶安非他命的人还会在乎那么多么?我只不过是[……]

阅读全文

生存的缝隙

生存在缝隙之中,我们张望着外界的光明,在黑暗中呆久了,一点光芒都会感到刺眼,浑身都会有被灼伤的感觉,于是伸出去的躯体又缩回到缝隙中,继续焦灼的等待着,内心此刻充满着矛盾,向往着光明,却被光明所斥退,就好像医生拯救生命时被感染一样,善念就这样被伤害和恐惧所降伏……

貌似要出大事儿了,长久以来,互相交错断裂而形成的罅隙将要被新的力量挤压而合拢,我们感到了突入袭来的拥挤和尖锐的刺痛,我们尝试着用肢体去抗衡这股外加的不友善的力量,可是发现事态越来越不受我们的控制,或者从来没有被我们所控制过,于是我们又尝试着妥协,结果又发现,这股力量并不希望我们的尸体腐烂或者仍然生存在这些缝隙之中,那我们该何去何从呢?

外面是灼伤躯体的阳光,周围是蛮横的不友善的力量,我们只好选择游走,接着寻找着生存的缝隙,我们因为无所谓所以无所畏惧,对于我们来说,抗拒和妥协的目的都只有一个,那就是生存下去,我们没有谈过任何条件,可能也是因为无所谓所以无欲无求,而此时此刻,我们只要一个缝隙,一个能够藏身的地方,仅此而已……

以上内容,写于悄然而来的变革之前,另外,和感情无关!

[……]

阅读全文

游走

5289064

天津,2006年度我走访的最多的城市,每次都只在这里逗留5-6个小时,我不愿意去感受这个城市的所有,它的颓败和破碎的气息让我觉得厌恶,可是我经常来这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者只是为了让我在这里多消磨一下自己吧,感受这个东西是时间拼凑出来的,文字也只是其中一种表达形式。

工作的压力越来越大了,虽然大部分是自己给自己的,我一直都认为自己还算是个负责人的人,所以我视工作为每天最重要的一部分。但同时,我也知道我是个容易压抑的人,自己创造了一些感受,自己亲手埋藏,回头再自己亲手挖掘出来……接着,我就开始认为自己是个性情刚烈的人,压抑是一把双刃剑,但我却能让自己完好无缺……

其实每次,都可以坐下午4点的车回北京的,但是每次我都会熬到晚上19:20,并且只能购买一张无座的站票,我厌恶这里,可是令我更失措的是:回到北京我又能干什么呢?于是我尝试着不带着任何感情色彩的游走在这个城市的心脏,不为这里的任何事物滞留,走着,走着,也就习惯了。也愿意在街角去停留片刻,去发散着天性中快要被泯灭的错觉。我一直都觉得,一个男人嘛,无论他内心是多么的细腻,他也仅仅只能把所有的感觉搁置在blog这样的隐性人群出没的平台[……]

阅读全文

我的精神家园

        这年头,奢望是一种YY,精神是一种隔几年转变一次的轮回!
在文化、道德、情感这些框框条条的挤压下,慢慢磨合了我现在的思想,其实是慢慢的混乱了我的思想精神!
文化:
这个亘古不变的枷锁,如今让人有种错乱的感觉,我曾经认为自己对于文化的信仰来源于古人久远的心态,但如今看来,古人的处境在现实中只能称之为卑微,而我的信仰则被定义成了盲从。毕竟,复古的情绪是永远不可能像耐克古装系列那么畅销的。那么长久以来,我究竟在受什么教育?看什么书?接受什么的洗礼呢?也可能是现实世界运转的太快了,我这类人渐渐的和时代脱节。我觉得快得局促,在如今,就算是名人之间的谩骂也成了文化,据说还是为了满足老百姓的“个性化”。在不耻于如今的这些个嘴脸的为伍的过程中,我渐渐的和时代掉队了,然后,我就变成了文化的唾弃者,然后我丢失了思想的方向;主要是逐渐的开始不理解“文化”这个词的具体指向,难道要演变为下面的对白:A:“你的想法很独特!” B:“恩,我是一个大学生”  这样就太悲哀了!反正我是越来越不懂了,文化究竟现在是什么?籍以YY的温床?
然后[……]

阅读全文

说点别的

不想扯自己的感情或者感觉了,免得引起公愤。因为实在是有很多人都在指责我,说我在无病呻吟……呵呵,爱谁谁!

说点自己最近关注的东西,还是再看web2.0,最近自己对技术方面接触的有些杂,自己在办公室触摸着linux的平台对数据,当然,仅仅是门外汉般的“触摸”,技术的头儿要给我再培训一下wml和jsp的应用,和一个广州的朋友在聊网站的制作和互联网的某些方向,当然还有帮她突破网管访问受公司限制的网站,而自己总也在看各种各样的web2.0的东西,想给自己贴个假的2.0的标签,或者弄个beta版什么的,总不能总在自己的额头上写tag吧,对了,还有二维条码,也刻在额头上,这样无论走到哪里,拿手机一扫,就知道我是谁了。呵呵,够复杂吧。

也悟出了些道理,web2.0实在不好实现,和广州的那个朋友聊了很久的sns和wiki,还是觉得不靠谱,原因是,我都要费尽全力全力才能让她明白我说的是什么,说起sns的时候还顺带解释了六度分隔原理,举了几个找朋友的例子,当然,我还是乐意跟别人分享我知道的那一点皮毛的,如果能够抛砖引玉那就更好了,因为每次这样的恶交流,都会让我打开新的思维的局面,一个人去想,实在太苦了。不[……]

阅读全文

plato—distance—love and sex—背道而驰和真实的幻觉

        我不浪漫。是怎么也浪漫不起来的那种,当然这也不代表我实在。
曾经坦然地追求过plato般精神上的刺激,崇尚Freud的偏执,于是自己逃避着认为是世俗上的东西,包括感情,当然,我现在也承认那是一种逃避而不是追求。
而现在越来越不能接受以前所崇尚的那个平行线原理了,这和意淫的道理是一样的,没有对象(交点),怎么YY啊。
也曾经觉得自己是个有思想的人,当然,现在也是,问题是思想这个东西很缥缈且非独立啊。
又谈到plato的distance,如果直线有交点而不平行了,那么可控的distance就出现了(数学上称之为两条相交直线的夹角问题),所以,我也很在意距离。也所以,plato的方式是一种悲剧。换句话说,不是喜剧。就好像单单是把美女艺术照片贴在男厕所的小便池上方,对于任何人–上厕所的男人–照片中的女人,都是一场侮辱感官的悲剧。当然,这话不是我说的,是同样厌恶或者是嫉妒这种distance的前辈们总结的,我只是个跟进者。
说点现实的吧,love and sex,就这一点而言,我,现代人[……]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