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to—distance—love and sex—背道而驰和真实的幻觉

        我不浪漫。是怎么也浪漫不起来的那种,当然这也不代表我实在。
曾经坦然地追求过plato般精神上的刺激,崇尚Freud的偏执,于是自己逃避着认为是世俗上的东西,包括感情,当然,我现在也承认那是一种逃避而不是追求。
而现在越来越不能接受以前所崇尚的那个平行线原理了,这和意淫的道理是一样的,没有对象(交点),怎么YY啊。
也曾经觉得自己是个有思想的人,当然,现在也是,问题是思想这个东西很缥缈且非独立啊。
又谈到plato的distance,如果直线有交点而不平行了,那么可控的distance就出现了(数学上称之为两条相交直线的夹角问题),所以,我也很在意距离。也所以,plato的方式是一种悲剧。换句话说,不是喜剧。就好像单单是把美女艺术照片贴在男厕所的小便池上方,对于任何人–上厕所的男人–照片中的女人,都是一场侮辱感官的悲剧。当然,这话不是我说的,是同样厌恶或者是嫉妒这种distance的前辈们总结的,我只是个跟进者。
说点现实的吧,love and sex,就这一点而言,我,现代人[……]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