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to—distance—love and sex—背道而驰和真实的幻觉

        我不浪漫。是怎么也浪漫不起来的那种,当然这也不代表我实在。
曾经坦然地追求过plato般精神上的刺激,崇尚Freud的偏执,于是自己逃避着认为是世俗上的东西,包括感情,当然,我现在也承认那是一种逃避而不是追求。
        而现在越来越不能接受以前所崇尚的那个平行线原理了,这和意淫的道理是一样的,没有对象(交点),怎么YY啊。
也曾经觉得自己是个有思想的人,当然,现在也是,问题是思想这个东西很缥缈且非独立啊。
又谈到plato的distance,如果直线有交点而不平行了,那么可控的distance就出现了(数学上称之为两条相交直线的夹角问题),所以,我也很在意距离。也所以,plato的方式是一种悲剧。换句话说,不是喜剧。就好像单单是把美女艺术照片贴在男厕所的小便池上方,对于任何人–上厕所的男人–照片中的女人,都是一场侮辱感官的悲剧。当然,这话不是我说的,是同样厌恶或者是嫉妒这种distance的前辈们总结的,我只是个跟进者。
说点现实的吧,love and sex,就这一点而言,我,现代人,plato之间互有仇恨,本身love与sex之间是没有先后关系的,也没有程序上所说的嵌套关系,plato的意思是有love可以没有sex,那么我据他的话推测,有sex也可以没love,当然也可以共有或共无。说白了,就是叫像我这类人不要太犹豫以及太刨根问底追溯本源,爱就爱了,没什么大不了的。非要去讨论是应该先爱上精神还是先爱上肉体,那么在古代,他是智者,在现代,他就是SB。很透彻啊,试想一下,在一个撩人的夜晚,几杯红酒下去,床上摆满Flower和Condom,然后对旁边的美女说:“我就看着你,就看着你,我不动,我就想着,想着。”或者像《台北晚九朝五》中EVA对BEN说:“在这之前,我只是想知道,我们是不是要先确定我们的关系……”我想我会疯的。
或者在存在某点交点但全是可控的distance的日子里,我只能选择与plato的背道而驰,那是一种很现代很城市的解脱和解释,是YY 中的点射,而不是漫射,于是我把这种仇恨铭记在心里,继续为了我的理念与扭曲的过渡期泛滥精神背道而驰。
又或者,这是幻觉,全都是幻觉。
plato—distance—love and sex—背道而驰和真实的幻觉。
一切都是有目的的……至于着不着边际……在乎么?

附:
柏拉图式的爱情有以下几种意义:
1.男女平等的爱情观.
2.纯精神的而非肉体的爱.
3.理想式的爱情观,即比喻极为浪漫或根本无法实现的爱情观.
4.在这世上有,且仅有一个个人,对你而言,她(他)是完美的,而且仅对你而言是完美的,也就是说,任何一个人,都有其完美的对象,而且只有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