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想念TOMMY

Tommy是以前在成都时候养的一条可卡狗,应该是一条纯种的英卡。我记得那是在2002年10月29日的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在春熙路步行街口的天桥上买下它的,那时候,它还没有我的一只鞋子大……

直到它死之前,它一步都没有离开过我的身边,这是让我最感慨的。

我记得那时候我一个人住在学校附近租的一间公寓中,44平米的空间我和它相依为命,它在那个小区有很多很多朋友,威龙、Tiger、公主、朱浩然(它的主人姓朱,因此……)、Marry、阿呜……而我,秉承一贯的独行侠风格,在学校、公寓、成都大街小巷之间来往穿梭。当然,大多数时间都是它牵着我(它太活跃了,与其说是我溜它,不如说是它溜我)。每天早上6:30,它就开始刨门(要知道在那些日子里我通常5点才睡下),然后我睡眼惺忪的给它开个门缝,它自己跑下四楼方便一下,顺便去那些“狗友”家吃个早餐,然后回来接着卧在我身边……它很聪明,这是我不得不说的。

每天就是玩啊玩啊,我记得那是买了辆自行车,在后座侧面装个小框,带着它去郊游,日子就是这么的简单,的确,人与人的关系太复杂了,我们两个却过着踏踏实实地简单生活。威龙也常来我们那里做客(威龙是只大金毛),那些日子中[……]

阅读全文

         清醒和沉睡的临界点,被gmail(我的猫)涩涩的舌头舔醒,爬起来,感觉很饿,哦,对了,昨天的晚饭还没有吃呢。冰箱里什么都没有,楼下的店铺也早关门了,倒了杯自来水,吃了几颗杨梅,就再也睡不着了。
开始和猫交流,用我自以为是的方式,我依稀记得和以前养的那条狗tommy的经历,我的每一丝情绪都被它察觉着————高兴得时候,摇着尾巴在我身边转来转去;悲伤的时候,争着大眼睛在我旁边不舍不弃。唉……可惜现在身边的是一只猫,滑稽的猫,没有感觉的猫,只会跟着猫粮走的猫,它只能判断一样东西好吃与否或者好玩与否,因此它不会读懂我此时此刻的感受。
或者我都没什么感受了,理性的东西表达不出来,感性的东西不被批准表达,许许多多曾经是预感中的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生,我不得不产生畏惧,当然,我还是坚强如斯。心里有中豁出去的念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我担心自己连博客都不敢写了,那是一个习惯,也是一种幻觉,总有被打断或者唤醒的一天。或者真的要“珍惜生命,远离博客”?不敢想象那我还能干什么?我其实就想找人说话,不停的说话,歇斯底里的说话,无论[……]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