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驾临广州

千呼万唤,我的google终于从北京抵达广州,其实来广州也一个星期了,今天特此将它记录到BLOG中。

说起来广州的过程,它还是蛮辛苦的,走得是飞机的托运,运送的方式叫做“鲜活”,很不理解民航的托运为什么起这么个名字,就不能叫“宠物”么?最后,google是和一堆鸡鸭鹅臭鱼烂虾一起过来的。小家伙可能有点晕机,吐的箱子里满是口水。。。我可是等了7个小时才接到它,刚出来的时候,神情萎顿,好半天才认出我来,随后以拉车的力道和速度将我拖向民航货运处外的草坪,以一泡滚烫的鲜尿宣告平安落地,也算是给民航货运处的一点纪念……

来到广州的小区,那叫一个威风,广东的土包子们似乎很少见到这种狗,还有人说它是狼呢,其他的狗和它比起来,瘦小瘦小的,甚至有些狗,见到它就玩命的逃跑,我终于体验了书上常说的那个词–拉风!只要它在小区里面溜达,其他的狗都灰溜溜的,有些不怕死的上来挑衅,google先是很友好的和对方互相嗅一嗅打个招呼,对方如果表露出攻击意识,google立刻用呜呜的声音示威,有条狼狗胆敢露出牙齿,google上去就是一口……当然,它对家人还是非常友好的,像个顽皮的孩子,一家人溜狗,谁要是走的慢了,[……]

阅读全文

回归潭柘寺

1

4

6

怀着宁静的心情,又回到了潭柘寺
一切依旧
山水之间透着那份佛道入的空灵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在潭柘寺拍照片了
但是每次来这里都会有不俗的作品
很感恩很知足很透情……
忘掉一切烦扰吧,那些揪心的撕心的烦心的闹心的担心的忧心……
又成了一种境界![……]

阅读全文

If The City Never Sleep

12061246281

好像不用睡觉了,过了那个劲儿,再也睡不着了。
继续混迹songtaste,一遍一遍的听那些各种各样的,宗教的、诗人的、一切一切的,特忘我的感觉。
暂时忘掉一切才能暂时忘我,这绝对是种境界,因为时间仿佛丢失了,很好,会觉得如果不需要睡眠,那该多好啊。
找回时间,多大的一个概念啊,还不如闭上眼睛享受那种空无的茫然无措呢,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其实最刺激,刺激得无法呼吸。
有时会觉得自己是在绝望,但我想不是。人们绝望的时候是不听歌的。人们绝望的时候通常什么都不做。
有时还会觉得自己在微笑,也很好,微笑会让人怀念,怀念会让人微笑。
听着听着, 《if the city never sleep》听完了。
发现,一切安好。[……]

阅读全文

又一次充满勇气

5284689

“那就干吧”。思考过后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

其实真的不需要什么太复杂的判断,快乐就好,我现在是这么觉得的。

前两天倒是挺挣扎的,歇斯底里的冲着人们咆哮,觉得仿佛人们都欠我什么似的,一副小市民的妒忌心态,后来想想,其实至于么?众多的Y和我这个Y到头来不都是个Y么。

那时候开始忘了自己最擅长什么,开始不记得自己的特点是什么,这绝对是刻意性失忆,故意强调自己其实记得的那些“不记得”的东西。然后自己把自己的信心毁得一塌糊涂,现在好了,心里畅快了。

于是又开始莫名其妙的偷了点勇气回来,订了一堆计划,心里仿佛定好了个模板,按部就班的丢失和偷窃勇气。

反正现在是百折不挠了,工作工作工作,电话电话电话,睡觉睡觉睡觉,该干啥就干啥干啥干啥……

久而久之,发现,成功其实挺简单的,那就是一种态度罢了。勇气其实也不复杂,那就是一种习惯罢了。

又于是,我在YY那种态度的时候养成了那种习惯……

[……]

阅读全文

游走

5289064

天津,2006年度我走访的最多的城市,每次都只在这里逗留5-6个小时,我不愿意去感受这个城市的所有,它的颓败和破碎的气息让我觉得厌恶,可是我经常来这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者只是为了让我在这里多消磨一下自己吧,感受这个东西是时间拼凑出来的,文字也只是其中一种表达形式。

工作的压力越来越大了,虽然大部分是自己给自己的,我一直都认为自己还算是个负责人的人,所以我视工作为每天最重要的一部分。但同时,我也知道我是个容易压抑的人,自己创造了一些感受,自己亲手埋藏,回头再自己亲手挖掘出来……接着,我就开始认为自己是个性情刚烈的人,压抑是一把双刃剑,但我却能让自己完好无缺……

其实每次,都可以坐下午4点的车回北京的,但是每次我都会熬到晚上19:20,并且只能购买一张无座的站票,我厌恶这里,可是令我更失措的是:回到北京我又能干什么呢?于是我尝试着不带着任何感情色彩的游走在这个城市的心脏,不为这里的任何事物滞留,走着,走着,也就习惯了。也愿意在街角去停留片刻,去发散着天性中快要被泯灭的错觉。我一直都觉得,一个男人嘛,无论他内心是多么的细腻,他也仅仅只能把所有的感觉搁置在blog这样的隐性人群出没的平台[……]

阅读全文

一个黑暗的角落

5282365

在我心里,有那么个黑暗的角落,它就像黑洞一样,默默地存在,悄然无息的吞噬着周围的东西,然后慢慢的膨胀着,逐渐将所有的东西慢慢的同化或者是慢慢的消磨……

有时候我会觉得因为心角的隐隐作痛而睡不着觉,我努力的不去想那个原因和判断那个结果,然后在悄然之间就失去了一个夜晚的睡眠。有时候我会不停的计算着某个时间,然后激励自己去疯狂的做着一些事情,忙碌是为了遗忘,那么遗忘又为了什么呢?还有时候我会突然灵台清明,预感着事情的发生然后在六合之中证实它,这个过程是很不科学的,但是这个过程是隐忍的。最后,我发现我其实充实了,只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

这个黑暗的角落还在长期的存在,我努力的缩小它和它的自我膨胀是斗争的焦点,此消彼长,所以我喜忧参半。我无法打败它,它也征服不了我,更有甚者我无法逃离,而它却是既定的,除了斗争,逃离了就是一无所有。与其说是斗争,在我看来是配合,是一场消耗战,是一个消耗着一切精力的配合。不想选择斗争,也不想选择屈服,结果矛盾之间也成了一种选择……

那就让它长期存在吧,因为我还是有那么一点精神寄托的,如果有一天,所有的一切都被这个黑洞的吞噬带走,我变得一无所有,那么我至少还有我最初的[……]

阅读全文

翅膀之歌

5284220c
翅膀之歌

路走的好累好长
去什么地方
已远离家乡
生命是皎洁月光
在漆黑夜晚
给寂寞铺了床
犯了什么错
让我的乡愁
满脸泪流
我不过是想回头
我不过是想拥有
这世界竟然没有
属於我偶尔自在的天空
你要我自由飞翔
我没有翅膀
怎么流浪都是牢房
越想逃亡越满身是伤……
你要我自由飞翔
我没有翅膀
思念的方向
都是迷惘
从未忘记你在我身上
刻下时光[……]

阅读全文

失落迷城

        闷热的日子,太多不幸的消息。
一对好朋友的情感又出现裂痕了,我不便多问,只是说:“有空儿找我喝酒。”或者“需要的时候就找我。”想起,庄子说的:“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前几天我还认为这是对理想爱情的隐喻,现在看来这里说的是悲壮且被赋予潇洒含义的告别,或者庄子所说的“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辨,以游无穷者,是为逍遥。”可能是一种变种的逍遥,是在痛苦背后的觉悟。
还是在狭小的空间中小心翼翼的生存着,每天头疼的不是该怎么创收和完善,头疼的是该怎么说话,该怎么做人,该怎么面对?我很嫩,但是我还算精明,还懂得进退。可是不能期望所有人都和我见地一致,有些人也许是真傻,或者更深一层的故作聪明,他们在伤害别人的同时还能真正的不知不觉,但是在某个历史时期中,又无法让他们看到,又无法保持平衡,那么我只有隐忍,用独到的方式,观察并且思考,然后修身养德,追忘养性……
还有周围朋友遭遇的生老病死,令人觉得生命的无常和无力,反复求证价值取向的重要和检索遭遇之中的变化。古人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原来应该是这样理解的。那么又如何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