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心情

说实话,这个题目本不算是个题目,因为确实没有雨夜,不过倒有不少心情。

今天,正好出差长沙,和认识很多年博友的雨夜心情阿姨一起吃了一顿晚餐。

认识确实很多年了,我记得我第一次写BLOG是在歪酷,第一篇是在2006年情人节写的,没想到第一个回复的就是雨夜心情阿姨,后来来来往往,通过BLOG,一下子就三年了,不过一直都没有机会见一面。很自然,没有一点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扭捏,阿姨是个很随和的人,因此我们的话题就好像BLOG评论一样,并不缺乏,也不空泛。http://withamy.blog.sohu.com/

我们是在一个做菜蛮有特色的馆子吃饭的,感觉还不错,因此一点没有“初见网友”不自然,很好。

阿姨说话还是挺逗的,啥她都知道,乐得我呀,呵呵

时间紧,连照片都没拍,下次来长沙,再约去火宫殿逛逛,想着都爽~~~

雨夜心情BLOG

[……]

阅读全文

[转载]Google的云计算,你真的安全吗?

[原文链接:http://soft.ccw.com.cn/news/htm2009/20090322_606178.shtml]

Google文档在3月7日发生了大批用户文件外泄事件。美国隐私保护组织就此提请政府对Google采取措施,使其加强云计算产品的安全性。
yjs

云计算可以让用户在全球任何一个角落更新文档,并与他人共享。如果你是Google文档的用户,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你的许多文件突然出现在别人的账户里,别人可以随便查看,这时,你会有什么感受?这不是一个假想。3月7日,全球众多的Google文档用户就十分错愕地发现别人的文档居然“不期而至”。这些用户打开账户后,发现了不少陌生的文件。事实上,这些陌生文件的主人此时可能还不知道,自己的文件已经“共享”给了别人。当天,Google发现了这个问题并迅速进行了处理。此后,用户再打开账户时,一切恢复正常,只是多了一封Google的致歉信。

不过,专注于隐私保护的组织这次没有放过Google。3月17日,美国的电子隐私信息中心(Electronic Privacy Information Center,下称EPIC)向监管机构申诉,Google[……]

阅读全文

Google – 产品和服务

Google搜索引擎

        公司产品Google是全世界最受欢迎的搜索引擎,使用一种自创的称为PageRank™(网页级别)技术来索引网页,索引是由程序“Googlebot”执行的,它会定期地请求访问已知的网页新拷贝。页面更新愈快,Googlebot访问的也愈多。再通过在这些已知网页上的链接来发现新页面,并加入到数据库。索引数据库和网页缓存大小是以兆兆字节(terabyte)来衡量的。A culture has grown around the very popular search engine and the word to google has come to mean, “to search for something on Google.”

        由于Google已经成为最流行的搜索引擎之一,很多网站管理员十分热衷于跟踪他们网站的排名,并试图解释他们排名变化的原因。因此,现在已有不少网站提供服务,意图在一些高流量的讨论区内刻意加入商业网站的链接,从而使该网站在Google的排名提高。这种“发明”虽然的确有一定成效,但这种收取客户金钱,在第三者的讨论区[……]

阅读全文

一年

在歪酷的第一篇帖子,就写于2006年的2月14日,冥冥中似乎有意安排了这样的一个日子,浪漫的日子,浪漫的写这不浪漫的BLOG。

这一年来都发生了什么呢?似乎轨迹不算很复杂,今天特意回味了以前的帖子,才知道自己的2006是那么的混乱和不堪,希望2007会好起来吧。

其实这一年真的都发生了些什么呢?

斗争:无休止的斗争,和这个,和那个,被迫的被卷入,然后被垫在脚底……

失望:自己的自信已经越来越少了,我渐渐的觉得自己能力有限,以至于别人几乎都看不上我,甚至连替补席都不让我座,看着那些机会擦肩而过,我伸长了脖子张望,伸出双手迎接,然后扑空,在看到一张张面孔的远去……

奋斗:别胡闹了,我这也叫奋斗?

世无争:没什么好争得,也争不过,没什么好埋怨的,完全改变不了现状,是金子原来不一定会发光的,比如浸泡在硫酸瓶中,即使能够完整保存,谁又敢伸手去拿出来呢?所以,金子发不发光,和环境有关……

喜悦:无。

还是那句话,希望2007年会好一点吧。

写于2007年2月14日,籍以纪念我的2006。

[……]

阅读全文

失去主题的写作是我这个BLOG的沉淀物,没有思考过想怎样去做这个BLOG的专题,其根本原因是自己已经没有了灵感,那么,没有灵感的原因,想必就是慌了。

刚才还反复的思考,究竟是该写“荒”还是“慌”,后来想想,其实不是都一样么?因为荒芜而慌张,因为慌张,所以感到内心荒芜,的确就是这样。

阳历的2006年已经远去了,但是阴历的狗年还没有结束,我还在本命年的“狗尾巴”上荒渡着我惊恐的时光,这一年,无论是2006还是狗年,都充满了挫败感,我总不能把所有的失败或者慌张都归咎于运气不好吧。2个小时前在写年度总结,还包括未来的展望,我突然发现,这个时候,自己的词汇是如此的匮乏,甚至就想写一个“略”字,还能写什么呢?原来虚度光阴的定义就是如此,可是,这并不是我能够控制的。算了,挫败就挫败吧,但,为何我此时又如此的慌呢?

已经不愿意去想07年会发生什么了。现在的心态就是人们常说的破罐子破摔,当然,这一切仍旧和信心无关。07年想多出去走走,目标应该是各类寺庙吧,的确那里会让人充分的宁静和稳定,那里没有慌,也不必隐藏饥饿的内在,也不用像要面临审判一样感到无助……那里是治疗慌乱的最好去处,虽然冷漠无比,虽然神鬼[……]

阅读全文

彻底累垮了

2006年的最后一天,有一种彻底累垮了的感觉,这种感觉以前从来没有过,因为自从有记忆开始,我就没有过疲惫如此的感觉,从内心到身体,并且已经产生了惧怕的幻觉。

都是因为工作,近一个月来对着那台发射出无限辐射的机器,那曾经是兼职人员干的活,但是我现在也要兼顾起来,平素的邮件已经让我忙于应付,大大小小的杂事儿令我焦头烂额,有时候我心里有那么些对于业务的新思路,同时我认为是能够立竿见影的带来收益的,可是我几乎没有思考的时间和空间了,我觉得我是在消耗着生命资源,而并不是在享受着工作的乐趣,我惯有的创造性也渐渐的被冰封了,而别人呢?走过众人的电脑前,星级争霸、魔兽、拖拉机……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网络或者单机游戏沾满了他们的整个电脑屏幕和他们的面孔,可有什么办法呢?因为我不是别人,我必须对得起我的工资,而不是假装对得起自己和父母……

下雪了,播音员嘴里的“一毫米的雪量”竟变成了满天的鹅毛,可我的心情似乎和去年一样,我记得去年也是12月底的时候,我写过一篇文章,我贴出来吧,不想再重复写作了,因为心情却是和去年是一样的……

原文如下:

2005的最后一场雪

8点,走在去公司的路上,天上飘起了[……]

阅读全文

最近挺平静

海底电缆断了,MSN也上不去了,正好乐得清静,我时坚决不用代理服务器上MSN的,在那上边放一个小小的客户端,就可以得到所有用这个代理的用户的MSN聊天信息……

晚上回家也没什么事情干,看书,玩游戏,看碟,喝酸奶,逗猫……

天气很冷,但仍然不想穿很多,和朋友的聚会也少了,大家可能都不想出来……

至于工作,每天对着那16个口的设备,蹲在辐射的包围圈中,享受着思维被颠倒扰乱的乐趣……

一直就这么平静的度过2006吧,说实话,真的不太想想东西,2006年比较累,比较落魄,比较犹豫,也比较不知所谓……

[……]

阅读全文

游走

5289064

天津,2006年度我走访的最多的城市,每次都只在这里逗留5-6个小时,我不愿意去感受这个城市的所有,它的颓败和破碎的气息让我觉得厌恶,可是我经常来这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者只是为了让我在这里多消磨一下自己吧,感受这个东西是时间拼凑出来的,文字也只是其中一种表达形式。

工作的压力越来越大了,虽然大部分是自己给自己的,我一直都认为自己还算是个负责人的人,所以我视工作为每天最重要的一部分。但同时,我也知道我是个容易压抑的人,自己创造了一些感受,自己亲手埋藏,回头再自己亲手挖掘出来……接着,我就开始认为自己是个性情刚烈的人,压抑是一把双刃剑,但我却能让自己完好无缺……

其实每次,都可以坐下午4点的车回北京的,但是每次我都会熬到晚上19:20,并且只能购买一张无座的站票,我厌恶这里,可是令我更失措的是:回到北京我又能干什么呢?于是我尝试着不带着任何感情色彩的游走在这个城市的心脏,不为这里的任何事物滞留,走着,走着,也就习惯了。也愿意在街角去停留片刻,去发散着天性中快要被泯灭的错觉。我一直都觉得,一个男人嘛,无论他内心是多么的细腻,他也仅仅只能把所有的感觉搁置在blog这样的隐性人群出没的平台[……]

阅读全文

实在很喜欢这样的对话,所以扒过来

———————————-
侃儿哥BLOG的新帖子:

2006/9/8
李彦宏果然是个土鳖
最近关于baidu的负面消息不断,我早就说过,李彦宏果然是个土鳖,不也许他还陪不上这个可爱的称呼。用严重的小农意识形容这个斯坦福毕业的土鳖海龟才更为恰当。

如果你不知道baidu最近有什么负面新闻,那么请在google搜索以下关键字(请不要在baidu搜索,否则会有屏蔽):
【1】baidu 裁员 对应baidu恶意裁员
【2】baidu 女员工 会议室 对应baidu逃避员工在公司内部被杀责任
【3】baidu 天空 流量 对应baidu无耻的抢夺其他网站流量

可以想象么?这居然是一个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高科技概念股;
可以想象么?这居然是一个占有中国30%搜索市场份额的公司;
可以想象么?这居然是一个被经常拿来和google对比,标榜着“我知道”,每每抄袭google各种服务的公司。

如果去掉baidu的名字,我一定会认为这是成千上万个乡镇企业中的一个。我从来没有用否认的目光对待过国产[……]

阅读全文

移动“11条” 酝酿梦网6年最大风暴

来源:《财经时报》】 【作者:李言川

        整顿SP,不论是“挥泪斩马谡”还是“壮士断腕”,对于中移动来说都是要以牺牲行业发展为代价的,但短暂的痛,胜过于整个行业因为民怨太深而彻底灭亡 一场阴霾的小雨,却可能带来移动梦网6年最大的暴风雨。
5月20日,北京一个并非阳光的周末。如果中国移动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移动)数据部这一天在北京某宾馆制定的“11条”意见,最终得到了中国移动集团高管的签字确认,那么“520”将成为移动增值行业最具有意义的一天。
这所谓的“11条”意见,全部是关于移动梦网今后发展和管理的框架政策,《财经时报》从可靠渠道证实,中移动将针对SP行业出台一系列管理新策。此次力度之大,尺度之严,打击面之广,有可能创下SP诞生6年来之最。

移动不惜牺牲梦网       
5月21日,一位接近中移动的人士向《财经时报》透露:5月20日,为了应对梦网SP违约情况带来的用户投诉,中移动在北京召开了一次关于业务规范性的内部讨论会,各省针对目前的违约重点现象进行了讨论,并初步达成11条框架性政策。
“这11条内容可以说条条是[……]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