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误解柏拉图

        有一天,柏拉图问苏格拉底:“什么是爱情?”
苏格拉底微笑着说:“你去麦田里摘一株最大最好的麦穗回来,在这过程当中,只允许摘一次,并且只能往前走,不能回头。”
柏拉图按照苏格拉底的话去做,很久才回来。   
苏格拉底问他摘到没有?   
柏拉图摇摇头说:“开始我觉得很容易,充满信心地出去,但是最后空手而归!”   
苏格拉底继续问道:“什么原因呢?”   
柏拉图叹了口起气说:“很难得看见一株不错的,却不知道是不是最好的,因为只可以摘一株,无奈只好放弃;于是,再往前走,看看有没有更好的,可是我越往前走,越发觉不如以前见到的好,所以我没有摘;当已经走到尽头时,才发觉原来最大的最饱满的麦穗早已错过了,只好空手而归咯!”   
这个时候,苏格拉底意味深长地说:“这就是‘爱情’。”

        人们常认为柏拉图的爱情观是理想式的爱情观 (比喻极为浪漫或根本无法实现的爱情观) ,也常认为是纯精神的而非肉体的爱情,但其实这真的是种简单的误解,[……]

阅读全文

plato—distance—love and sex—背道而驰和真实的幻觉

        我不浪漫。是怎么也浪漫不起来的那种,当然这也不代表我实在。
曾经坦然地追求过plato般精神上的刺激,崇尚Freud的偏执,于是自己逃避着认为是世俗上的东西,包括感情,当然,我现在也承认那是一种逃避而不是追求。
而现在越来越不能接受以前所崇尚的那个平行线原理了,这和意淫的道理是一样的,没有对象(交点),怎么YY啊。
也曾经觉得自己是个有思想的人,当然,现在也是,问题是思想这个东西很缥缈且非独立啊。
又谈到plato的distance,如果直线有交点而不平行了,那么可控的distance就出现了(数学上称之为两条相交直线的夹角问题),所以,我也很在意距离。也所以,plato的方式是一种悲剧。换句话说,不是喜剧。就好像单单是把美女艺术照片贴在男厕所的小便池上方,对于任何人–上厕所的男人–照片中的女人,都是一场侮辱感官的悲剧。当然,这话不是我说的,是同样厌恶或者是嫉妒这种distance的前辈们总结的,我只是个跟进者。
说点现实的吧,love and sex,就这一点而言,我,现代人[……]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