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

在家里好几天了,实在是闷得慌,也不是没事儿做。

公司太远,所以有的时候真的是因为懒,在加上广州这个垃圾城市的垃圾交通状况,傻B才挤地铁呢!

于是每天三顿沙县小吃,看看电视,在电脑前回回邮件,在打电话喷几个人,晚上看看鹿鼎记的书,到处约人没人理,反正就这么过去了。

这两天重温《奋斗》,这个片子怎么这么腻人啊,可劲儿的说着自欺欺人的废话,可劲儿得幻想。看着看着,我就想,我怎么没这命,弄个千八百万的花花,到超市抓几瓶酒,甩下N帐百元钞就走,大家说说,我现在开个泰国餐厅,还能赚钱么?

在家好,在家好,反正我现在白白胖胖的,命啊!

[……]

阅读全文

如果云计算 IT将如何(转载)

转载自:http://server.chinabyte.com/456/8160956.shtml

“用户只需要640K的内存就足够了。”比尔·盖茨1989年在谈论“计算机科学的过去现在与未来时”时如是说。那时,所有的程序都很省很小,100MB的硬盘简直用不完。互联网还在实验室被开发着,超文本协议刚刚被提出。它们的广泛应用,将在6年之后开始。

今天,在提供装机服务的网站上可以检索到这样的信息,一个普通白领上班所需的电脑标配是:低端酷睿双核/1GB内存/100GB硬盘,很快,兆级的硬盘就将进入家庭机使用范围。

硬件配置飞速飚高的背后,是互联网上数据飞速的的增长——这简直在挑战人类想象力的极限,海量数据作为一个概念被提出时,单位以GB计。而现在这只是一个小网站的数据量单位。不尽畅想,如果有一天,互联网上可用的数据是现在的1000倍甚至更多时,我们的PC将变成什么样子?硬件会进化到怎样的形态?又或者,个人计算机根本就不必承受如此海量的数据计算?

云计算给出了另一种可能。

云计算是一个新兴的商业计算模型。利用高速互联网的传输能力,将数据的处理过程从个人计算机或服务器移到互联网上的计算机集群中。[……]

阅读全文

夜逍遥

        很久没有荡夜了,昨天下班实在无聊,不是因为心情不好,是因为根本没什么心情,于是约了MISO,开始荡夜!
        广百ZY的STARBUCKS,结果SKY和SOUL都不在,剩下的那个营业员,抱歉,实在不记得了,照旧喝了点惯用咖啡,开始大谈特谈,工作、创业、价值观、经历……什么都能拿来说一说,年轻人么,要么酷的不说话,要么话多的收不住,这都是常态。顶多心情郁闷的时候,说话的声音像示波器的波形那样,前沿会有些抖动。
        北京南,那家著名的生蚝铺子,吹啤酒,烤生蚝,吃起来还特优雅+小资,顿时就觉得,那些生活中的事情算什么阿,没什么能比得上这蚝来的美味和直接。
        后来坐在江湾桥上,继续ZERO COLA IN BLACK,车开过,钢筋的延展性得到体现,桥在上下振颤着,活生生的“股底按摩”,说起这个还聊了“扒股闻”,那个名噪一时的“代三个表”,现在也销声匿迹了,大家可能都有种被社会屈才的感觉,但凡具备一点互联网精神的人,现在都归隐了,剩下都就是些“老一辈脑袋内无产阶级的革命者”和年轻一点小朋友。我们还能干什么呢?我觉得这个问题特别不好回答,还不如问[……]

阅读全文

变革在继续,我们在成长(六)

        ——————————————————————————-
        大师:“先生为何无语?”
        我:“心思也。”
        大师:“心有何思?”
        我:“忽而思人,忽而思物。”
        大师:“人者,事也。物者,无也。先生心中惟事而已,不知何事?”
        我:“谢大师提醒,但我却难以回答,事无头绪,亦无名称,其乱如麻。”
        大师:“贫道认为,麻生于野,枝青叶翠,原本不乱。使其乱者,人也。伐枝去叶,又剥于取皮,浆之沤之,搅之缠之,安得不乱?”
        我:“大师欲教我返朴归真?”
        大师:“然也。”
        我:“却何以致用?”
        大师:“无用。”
        我:“致用则致乱,莫非必然?安得其法,使之用而不乱?”
        大师:“贫道不详其法。”
        我:“大师尚且不详,似我等人夫复奈何?”
     [……]

阅读全文

打球-KTV-生活?

带家富去认识新朋友,他比较欢。很少见他这么兴奋,可能是郁闷的太久了吧,让他认识些异性朋友,总比周末总和我无聊强!

打球,北交大南门,破烂不堪的球馆,和我的球技十分不合衬,家富作为对手,我实在得不到锻炼的价值,2小时的打球结束后,大家都因为满头大汗而喊热的时候,我却觉得冷,因为我真的没怎么动嘛!半年不打球,手感还在,我很庆幸,争取每周都能活动一下吧,当然,我更希望能有几个让我也跑起来的对手。再当然,如果是为了家富的#@#$!$%的事的话,又另当别论!

唱歌,眼镜蛇,效果还过得去,主要是近,省得到处跑,最近KTV去多了,嗓子有点累,家富依然是那个” 捂肚子” 型歌手,陶醉的不得了,当然,调依然还是拉不回来,不过学妹们唱得还不错。我的确是累了,声嘶力竭的为得是一种宣泄。

周末依旧很忙,开会,见这个见那个,安静在家无聊电视的时候竟然浑身发痒,剧情稍微感人点我就会反胃不已,看来我真的和现实生活脱节了,我定义为没找到生活的节奏,再找找看吧,现在感觉匮乏的东西太多了……

[……]

阅读全文

失落迷城

        闷热的日子,太多不幸的消息。
        一对好朋友的情感又出现裂痕了,我不便多问,只是说:“有空儿找我喝酒。”或者“需要的时候就找我。”想起,庄子说的:“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前几天我还认为这是对理想爱情的隐喻,现在看来这里说的是悲壮且被赋予潇洒含义的告别,或者庄子所说的“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辨,以游无穷者,是为逍遥。”可能是一种变种的逍遥,是在痛苦背后的觉悟。
        还是在狭小的空间中小心翼翼的生存着,每天头疼的不是该怎么创收和完善,头疼的是该怎么说话,该怎么做人,该怎么面对?我很嫩,但是我还算精明,还懂得进退。可是不能期望所有人都和我见地一致,有些人也许是真傻,或者更深一层的故作聪明,他们在伤害别人的同时还能真正的不知不觉,但是在某个历史时期中,又无法让他们看到,又无法保持平衡,那么我只有隐忍,用独到的方式,观察并且思考,然后修身养德,追忘养性……
        还有周围朋友遭遇的生老病死,令人觉得生命的无常和无力,反复求证价值取向的重要和检索遭遇之中的变化。古人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原来应该是这样理解的。那么又如何理[……]

阅读全文

最近

 最近似乎人人都很郁闷,对话中时不时地就流露出了各种各样的抱怨情绪,我也不例外。这年头,低着头做事,夹着尾巴做人,都还觉得事情郁闷,可想而知社会情况多么糟糕啊。
        2006年又郁闷了一大批应届毕业生,搜狐新闻上都打出了这样的标题“应届毕业生月薪近半低于1500元 读书无用论抬头”,读他妈的书有球用啊,结合自己现在的情况,似乎可以偷笑了,可是想想,干的活和当初读的书完全不挂钩,整天还听人教导我“大学锻炼的是思维”,靠,老子在高中的时候就能“大学思维”了!而且,最近踌躇满志的想要把大学所学到的技术引进到现在的工作中去,结果黄了,人微言轻,干个球啊!这年头,你就是有新的认知能力,还得具备你的头儿有同样的认知能力的先决条件!所以,没球意思!
        最近,还在思考价值规律的问题。价值规律的基本内容:
         ①商品生产要遵循商品的价值量由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商品的价值量由生产商品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
         ②商品交换要遵循等价交换原则——以价值量为基础,实行等价交换。
问题是价值规律在我们这里完全被反转了,同时不存在等价交换。一切的交换遵循的[……]

阅读全文

迷走——跳动

        爬起来的时候,看了夏雨的《独自等待》,边看边笑,早在《阳光灿烂的日子》的时候,就喜欢上了这种自述自伐式的简影,看似空虚,其实不空虚;看似无聊,其实意兴阑珊。题材永远是比当代晚一点儿,比现代早一点儿。人物个个都痞的可以,但是阴郁中充满了阳光。觉得像现在的我,毛孔粗大、皮肤干燥、头发凌乱、思维异常、吃方便面的时候会经常偷偷的笑……
        昨天晚上,自己的思绪越走越远,yy到了极致,尤其可笑的是,和侃儿哥见了到小陆之后,两个人同时开始郁闷和嫉妒,觉得人家是在捡钱,我们则是在替人数钱。和侃儿哥的yy汇聚到了一个交点上,那就是我们的工作就好象一块大大的馅饼,他是隔着老远观望馅饼的人,我则是围着馅饼边缘一直绕圈奔跑,却一口也吃不上的那个人。所以,当我们“坐到”或者“做到”一起的时候,永远不乏“浪漫”的谈资,我们看起来都很纯洁了,尽管我们有很多恶俗的条件。思维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无尽的迷走了,无法去界定迷走范围的边缘……
        小学生讲“五讲四美”,中学生说“四个现代化”,大学生谈“理想道德”,我们则yy,我们喜欢从音乐人的角度去谈歌曲,从gm的角度去弄游戏、从裁判员[……]

阅读全文

揣着明白装糊涂

        这是我最擅长的,也是大实话。
        吹嘘拍马我真的不擅长,但装傻我是一流的。现在这个世界上,傻的人的确有傻福,所以我不禁想冒充一下。不然,以后还怎么混啊?
        做事情可能就要这样,如果你对每件事都较真儿,那你肯定做不好;如果你对每个人的评价都刻意的在意,那无异于给自己找麻烦;如果你凡事都去追究个所以然,那更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而只有当你看似不明白其实明白的时候,你会有很多操作的空间,很多发挥的余地。就比如,在街上你要是和一个老太太吵架,你准不讨好,人家有杀手锏啊,大不了盘腿一坐,放声一哭,你就认傻吧,如果你还推搡一下,呵呵,除了医药费外,保健品就够你消受的。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就是如此,“老太太”和“小太太”都一样。但如果你斜着眼看着,歪着嘴笑着,点根烟冒着,30分钟就那么闷着,那老太太自讨个老大没趣儿,事儿就结了,不是么?
        做很多事情都离不开这个,想到那个当年鲁迅说的:门外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棵还是枣树。这就是典型的揣着明白装糊涂。多有味儿啊。当然除非你糊涂透了,像我们这儿那个“农民”新丁一样,非要去问“为什么两[……]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