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厘岛归来

        先上张做作的图片,阳光、海滩、P的很意识流的颜色:
       
来到巴厘岛,企图放松自己紧张的心情,工作的压力一直都很大,尤其是在新的环境下,所有的力不从心都暴露无遗,当然,我想我是能够顶得住的,谁让我天生爱折腾呢?而旅途是够折腾的,巴厘岛在南半球,和中国无时差,但从深圳走要从香港转机,到了香港后,还要再飞五个小时,住到酒店已经半夜了。
说实话,我并没有太多玩的心情,主要还是想能够通过旅行思考一些事情。或者是不去想一些事情。前一阵子太操劳了,辗转于北美和中国,了结着各种各样的事情,对于新开始,我的确缺乏规划。从飞机上,到酒店,到了各个景点,脑子里盘旋着仍然是各种各样的打算,似乎越是祈求安定,心越是不能安定。
话又说回来,导游和地陪安排的行程确实不是很满意,天气也不算特别的好,只能说要感受异国他乡,就别那么挑剔吧。也对,出来玩嘛,就是这样的。海滩、乌布皇宫和市集、库塔、海神庙、咖啡工厂、海龟岛,这些是我此行记忆最深刻的几个地方。巴厘岛的原住民很穷,但也很纯朴,这也是我得出的一个小小结论。渐渐地,我的心情却好了起来[……]

阅读全文

夜逍遥

        很久没有荡夜了,昨天下班实在无聊,不是因为心情不好,是因为根本没什么心情,于是约了MISO,开始荡夜!
广百ZY的STARBUCKS,结果SKY和SOUL都不在,剩下的那个营业员,抱歉,实在不记得了,照旧喝了点惯用咖啡,开始大谈特谈,工作、创业、价值观、经历……什么都能拿来说一说,年轻人么,要么酷的不说话,要么话多的收不住,这都是常态。顶多心情郁闷的时候,说话的声音像示波器的波形那样,前沿会有些抖动。
北京南,那家著名的生蚝铺子,吹啤酒,烤生蚝,吃起来还特优雅+小资,顿时就觉得,那些生活中的事情算什么阿,没什么能比得上这蚝来的美味和直接。
后来坐在江湾桥上,继续ZERO COLA IN BLACK,车开过,钢筋的延展性得到体现,桥在上下振颤着,活生生的“股底按摩”,说起这个还聊了“扒股闻”,那个名噪一时的“代三个表”,现在也销声匿迹了,大家可能都有种被社会屈才的感觉,但凡具备一点互联网精神的人,现在都归隐了,剩下都就是些“老一辈脑袋内无产阶级的革命者”和年轻一点小朋友。我们还能干什么呢?我觉得这个问题特别不好回答,还不如问[……]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