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革在继续,我们在成长(六)

        ——————————————————————————-
大师:“先生为何无语?”
我:“心思也。”
大师:“心有何思?”
我:“忽而思人,忽而思物。”
大师:“人者,事也。物者,无也。先生心中惟事而已,不知何事?”
我:“谢大师提醒,但我却难以回答,事无头绪,亦无名称,其乱如麻。”
大师:“贫道认为,麻生于野,枝青叶翠,原本不乱。使其乱者,人也。伐枝去叶,又剥于取皮,浆之沤之,搅之缠之,安得不乱?”
我:“大师欲教我返朴归真?”
大师:“然也。”
我:“却何以致用?”
大师:“无用。”
我:“致用则致乱,莫非必然?安得其法,使之用而不乱?”
大师:“贫道不详其法。”
我:“大师尚且不详,似我等人夫复奈何?”
大师:“贫道不详,亦不惑,先生何惑之有?”
我:“正要请大师指点。”
大师:“事存于心则惑。”
我:“安得心中无事?”
大师:“无思则无事。”
我:“安得无思?”
大师:“是谓静。”
我:“安得其静?”
大师:“动也。”
———————————————————————————-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可能这次真的要准备离职了,变革的初始是因为一个傻子的冲动和武断,而变革的结局则是这个傻子的引火自焚。然后本以为神圣的变革,本以为是两个极端的结局,竟然变成了一场闹剧。而我们就在这场闹剧中扮演一些跳梁小丑,手舞足蹈着,冒名奇妙着。。。。
有人说,这就是一种成长的经历,没什么好郁闷的。我想,可能他误会了我的情感了。我并不郁闷。读圣贤书所谓何事?无非是学以致用。但结果,致用真的致乱,因此我想我的情感是不甘心。前两天,看了一篇论坛的帖子,题目是《SP五岁而知天命》。感慨良深,古人说: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顺,七十则随心所欲不逾矩。那么SP这个行业方才5岁就已经“知天命”了,这是多么可怕的讽刺啊。行业如此,局势如此,能不叫人心寒么?当年被定义为阳光产业,聚集了无数天使投资者、VC、创业者,笼络了各行各业千奇百怪的人才,攻克了一项有一项足以推动生产力的技术。。。。可是为什么五岁就看到了夭折呢?在为自己不甘心的同时,不免感叹时局。如果说在这段不甘心的背后有所获得话,我想那就是认清了那一个个逐利的嘴脸,他们是最大的泡沫制造者,是最大的粮食放大器。然后他们像只操作短线涨停股的操盘手那样,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卷着包袱游击,然后丢下一个个烂摊子,让这个刚刚出生的孩子百毒缠身……同时,他们引领了一个只会在这个行业存在的畸形潮流:跳槽=升职,分成=加薪,底薪=傻子的追求……然后你还会惊奇的发现,真才实学在这里也只是一个衡量你底薪多少的尺度。不能不感叹那些逐利的高手们啊。不过自古如此,清高的才子和猥琐的奸佞,然后两者无法权衡却都生生不息的达到了这种畸形的平衡。
努力的提升自己吧,除此之外也没什么好折腾的。人常说:“一动不如一静”,但如今这个身不由己的局面,是“一静不如一动,晚动不如早动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