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心情

说实话,这个题目本不算是个题目,因为确实没有雨夜,不过倒有不少心情。

今天,正好出差长沙,和认识很多年博友的雨夜心情阿姨一起吃了一顿晚餐。

认识确实很多年了,我记得我第一次写BLOG是在歪酷,第一篇是在2006年情人节写的,没想到第一个回复的就是雨夜心情阿姨,后来来来往往,通过BLOG,一下子就三年了,不过一直都没有机会见一面。很自然,没有一点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扭捏,阿姨是个很随和的人,因此我们的话题就好像BLOG评论一样,并不缺乏,也不空泛。http://withamy.blog.sohu.com/

我们是在一个做菜蛮有特色的馆子吃饭的,感觉还不错,因此一点没有“初见网友”不自然,很好。

阿姨说话还是挺逗的,啥她都知道,乐得我呀,呵呵

时间紧,连照片都没拍,下次来长沙,再约去火宫殿逛逛,想着都爽~~~

雨夜心情BLOG

[……]

阅读全文

夜逍遥

        很久没有荡夜了,昨天下班实在无聊,不是因为心情不好,是因为根本没什么心情,于是约了MISO,开始荡夜!
广百ZY的STARBUCKS,结果SKY和SOUL都不在,剩下的那个营业员,抱歉,实在不记得了,照旧喝了点惯用咖啡,开始大谈特谈,工作、创业、价值观、经历……什么都能拿来说一说,年轻人么,要么酷的不说话,要么话多的收不住,这都是常态。顶多心情郁闷的时候,说话的声音像示波器的波形那样,前沿会有些抖动。
北京南,那家著名的生蚝铺子,吹啤酒,烤生蚝,吃起来还特优雅+小资,顿时就觉得,那些生活中的事情算什么阿,没什么能比得上这蚝来的美味和直接。
后来坐在江湾桥上,继续ZERO COLA IN BLACK,车开过,钢筋的延展性得到体现,桥在上下振颤着,活生生的“股底按摩”,说起这个还聊了“扒股闻”,那个名噪一时的“代三个表”,现在也销声匿迹了,大家可能都有种被社会屈才的感觉,但凡具备一点互联网精神的人,现在都归隐了,剩下都就是些“老一辈脑袋内无产阶级的革命者”和年轻一点小朋友。我们还能干什么呢?我觉得这个问题特别不好回答,还不如问[……]

阅读全文

我很想念TOMMY

Tommy是以前在成都时候养的一条可卡狗,应该是一条纯种的英卡。我记得那是在2002年10月29日的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在春熙路步行街口的天桥上买下它的,那时候,它还没有我的一只鞋子大……

直到它死之前,它一步都没有离开过我的身边,这是让我最感慨的。

我记得那时候我一个人住在学校附近租的一间公寓中,44平米的空间我和它相依为命,它在那个小区有很多很多朋友,威龙、Tiger、公主、朱浩然(它的主人姓朱,因此……)、Marry、阿呜……而我,秉承一贯的独行侠风格,在学校、公寓、成都大街小巷之间来往穿梭。当然,大多数时间都是它牵着我(它太活跃了,与其说是我溜它,不如说是它溜我)。每天早上6:30,它就开始刨门(要知道在那些日子里我通常5点才睡下),然后我睡眼惺忪的给它开个门缝,它自己跑下四楼方便一下,顺便去那些“狗友”家吃个早餐,然后回来接着卧在我身边……它很聪明,这是我不得不说的。

每天就是玩啊玩啊,我记得那是买了辆自行车,在后座侧面装个小框,带着它去郊游,日子就是这么的简单,的确,人与人的关系太复杂了,我们两个却过着踏踏实实地简单生活。威龙也常来我们那里做客(威龙是只大金毛),那些日子中[……]

阅读全文

又一次充满勇气

5284689

“那就干吧”。思考过后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

其实真的不需要什么太复杂的判断,快乐就好,我现在是这么觉得的。

前两天倒是挺挣扎的,歇斯底里的冲着人们咆哮,觉得仿佛人们都欠我什么似的,一副小市民的妒忌心态,后来想想,其实至于么?众多的Y和我这个Y到头来不都是个Y么。

那时候开始忘了自己最擅长什么,开始不记得自己的特点是什么,这绝对是刻意性失忆,故意强调自己其实记得的那些“不记得”的东西。然后自己把自己的信心毁得一塌糊涂,现在好了,心里畅快了。

于是又开始莫名其妙的偷了点勇气回来,订了一堆计划,心里仿佛定好了个模板,按部就班的丢失和偷窃勇气。

反正现在是百折不挠了,工作工作工作,电话电话电话,睡觉睡觉睡觉,该干啥就干啥干啥干啥……

久而久之,发现,成功其实挺简单的,那就是一种态度罢了。勇气其实也不复杂,那就是一种习惯罢了。

又于是,我在YY那种态度的时候养成了那种习惯……

[……]

阅读全文

变革在继续,我们在成长(四)

是该考虑自己的方向的时候了,如果要完成个人的转型,那么现在是个合适的时机,否则,自己就只能坐吃山空了。
如何转呢?其实也就两种选择,要么追求利益最大化,要么追求强悍的生存技能。前者比较诱人,因为可以看见很美丽的金钱数字,而后者令我犹豫不决,如何培养,令自己的能力更为强悍呢?
其实我也不知道什么样的能力才算是能力?记得前几年有个相声,里面所说的综合能力大概是(我的台词记得不太清楚了): 在相声界,小品演的最好,在小品界,编剧干的最牛,在编剧届导演做的最棒,在导演届相声说的最溜……   不可否认,这的确是一种能力的体现,同时也能够让人左右逢源门门吃香。那么,传统的精湛能力也会因此而被颠覆和没落,将不会再有人去专一的浸淫在某一项技能或者技术当中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判断,因为我理解的综合能力是指各个方面都能后独当一面,只有这样才算是真正的游刃有余。而我现在该做何选择呢?这可能就是道家的一和众的问题了,到家揭示了一个众之间的相互转换的条件,却没有得出一个众之间哪个更具备社会适应性的结论,在此我也就不难为古人和我的阅读神经了。
我想得很简单,还是[……]

阅读全文

变革在继续,我们在成长(三)

 风风火火干了一星期了,我感到了危机四伏。似乎所有人都将这个变革定义为跳板,拼命的做着弹跳的动作。也要不少朋友提醒我,如果此时不提高一个层次,那以后可就没有机会了。
发生过几次小冲突,原因是某些人想要渗透我的领域,无论我晓以大义还是借故卖乖,都很难防备那些人的借尸还魂。不过结果还好,我保留了自己的果实和控制范围。突然觉得,在这样的情况下,人不自私都不行。这时候的压力是最大的,我充分的感受到了。换作以前,我可能一笑置之,谁不乐得清闲阿。可是现在真的不行了。
前天严重的感冒了,烧得厉害,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座在办公室,还要面对那么多的数据和表单,每30分钟都要开一次小型会议……我很想请假,可是在这个时候,病倒绝对不是一个好的事情。也许当我回来,我已经没有位置没有队伍了。我发现,人在发烧的时候,思路总是异常的清晰,记得那几次会议上,我甚至都不敢相信很多话竟然是出自我口。不过发烧绝对不是一件好的事情,到现在,我的尿中还有青霉素的味道。
然而,尽管如此,我要面对的事情还有很多。从今天起,我就要正式的对收入负责了;从今天起,那些繁冗的流程都要正[……]

阅读全文

失去主题的写作是我这个BLOG的沉淀物,没有思考过想怎样去做这个BLOG的专题,其根本原因是自己已经没有了灵感,那么,没有灵感的原因,想必就是慌了。

刚才还反复的思考,究竟是该写“荒”还是“慌”,后来想想,其实不是都一样么?因为荒芜而慌张,因为慌张,所以感到内心荒芜,的确就是这样。

阳历的2006年已经远去了,但是阴历的狗年还没有结束,我还在本命年的“狗尾巴”上荒渡着我惊恐的时光,这一年,无论是2006还是狗年,都充满了挫败感,我总不能把所有的失败或者慌张都归咎于运气不好吧。2个小时前在写年度总结,还包括未来的展望,我突然发现,这个时候,自己的词汇是如此的匮乏,甚至就想写一个“略”字,还能写什么呢?原来虚度光阴的定义就是如此,可是,这并不是我能够控制的。算了,挫败就挫败吧,但,为何我此时又如此的慌呢?

已经不愿意去想07年会发生什么了。现在的心态就是人们常说的破罐子破摔,当然,这一切仍旧和信心无关。07年想多出去走走,目标应该是各类寺庙吧,的确那里会让人充分的宁静和稳定,那里没有慌,也不必隐藏饥饿的内在,也不用像要面临审判一样感到无助……那里是治疗慌乱的最好去处,虽然冷漠无比,虽然神鬼[……]

阅读全文

彻底累垮了

2006年的最后一天,有一种彻底累垮了的感觉,这种感觉以前从来没有过,因为自从有记忆开始,我就没有过疲惫如此的感觉,从内心到身体,并且已经产生了惧怕的幻觉。

都是因为工作,近一个月来对着那台发射出无限辐射的机器,那曾经是兼职人员干的活,但是我现在也要兼顾起来,平素的邮件已经让我忙于应付,大大小小的杂事儿令我焦头烂额,有时候我心里有那么些对于业务的新思路,同时我认为是能够立竿见影的带来收益的,可是我几乎没有思考的时间和空间了,我觉得我是在消耗着生命资源,而并不是在享受着工作的乐趣,我惯有的创造性也渐渐的被冰封了,而别人呢?走过众人的电脑前,星级争霸、魔兽、拖拉机……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网络或者单机游戏沾满了他们的整个电脑屏幕和他们的面孔,可有什么办法呢?因为我不是别人,我必须对得起我的工资,而不是假装对得起自己和父母……

下雪了,播音员嘴里的“一毫米的雪量”竟变成了满天的鹅毛,可我的心情似乎和去年一样,我记得去年也是12月底的时候,我写过一篇文章,我贴出来吧,不想再重复写作了,因为心情却是和去年是一样的……

原文如下:

2005的最后一场雪

8点,走在去公司的路上,天上飘起了[……]

阅读全文

是狂妄还是自信

不狂妄就不是我了!我必须一直狂妄下去。

sp行内有句行话,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后悔死犹豫不决的,的确就是这样。

所有事情做和不做就取决于恢宏的气度和胆识,这就是狂妄的一种。什么胆大心细,那都是在事成之后近乎阿谀奉承的评价,有人胆敢在作成一件事情之前说自己胆大心细么?

昨天老总问我最近有没有什么新的运营思路,我略带粘滞的微笑着说:“思路已经足够多了,咱们就闭着眼睛做事,争着眼睛算账吧!”老总也略带粘滞的微笑了好一阵,其实就是这样,现实中,我们因为犹豫,因为害怕狂妄,已经浪费了无数的机会,不幸的是,批评我的人们还在阻碍着我,令我浪费着更多的机会。没有他们,我会做出更多更大的他们认为几乎是不可能的成绩,因为他们在意的不是“事情做了没做”,而我在意的不是“事情怎么做!”

设想一下,在毕业典礼的时候,坐在你左边和右边的同学,你向左看看,你向右看看,然后对他们说,十年之后你们都是失败者,我看不到你们的未来,你敢这么说么?我的确这样做了,我清楚地记得,当时做在我左边的学生是全年级学习成绩第二名的一个保研生,可悲的是,他的毕业设计是我给他做的,所以他可以坐在这里参加毕业典礼了。于是在我眼里所有的成[……]

阅读全文

空城

诺大个北京,于我看来就像一座空城。
因为我和这里的一切,不,应该说这里的一切于我毫不相干。
这种感觉蔓延了很久了……
一个人游荡在街上,不想坐车回家,想走一走,让自己的心情沉淀一下,然后让自己知道,自己其实并不属于这里。尽管这里有不尽的繁华;尽管这里有浓重的文化色彩;尽管这里的小吃风味依旧;尽管这里的街市灯红酒绿意兴阑珊。可是,这与我无关。我一贯常说,呆在人群里无话好说,要比一个人呆着更寂寞,现在就是这种感觉。
常常没有什么事情做,常常觉得自己缺少陪伴,常常觉得自己只有游荡的时候才能清醒。看着街上的路人,我会觉得眼热,会羡慕他们,会跟着他们,去看看他们都要做什么。毕竟他们是有目的和意识的,我则没有。习惯了一个人在办公室呆到最后,习惯了晚上在路边随便打发一下饥饿,习惯了怀揣着幸福的错觉,习惯了让黑夜充塞我的思想、让寒冷胀破我的躯体,习惯了不去区分是好习惯还是坏习惯……
喜欢边走边听歌,喜欢听歌的时候把音量开到最大,想要自己远离一切喧嚣,远离一切看得到的东西,在我看来,看不见似乎更好,因为浮华不属于我,至少这里[……]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