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花落知多少》

机缘巧合(其实是百般无聊)的情况下,顶礼膜拜的读了郭敬明这小孙子的《梦里花落知多少》。

再阅读的过程中,时刻还在想着张怀旧的评价:郭敬明是先手淫后写作,因此作品中全是忧伤;韩寒是边手淫边写作,因此文字里充满了欢快的气氛。因此,其实我只是无聊的想知道郭敬明是怎么手淫的,才会去看这本没有任何思想意识,只是打着追求幸福的幌子的口水书。

当然,我也只是花了4个小时就看完了,速度之快让我惊奇,当然,遗忘的速度更让我惊奇,据说,这类的“好书”都容易让人“对号入座”后迅速遗忘,是啊,人还是不断摸索前进的,所以,郭敬明手淫的手段和效果,都落后啦,从他的书里可见一斑。

那我还是总结一下我的读后感觉吧:

1、这是一部颠覆阳刚之美的书:书中只有一个男人像是个男人,结果还死了。

2、这是一部宣扬女权暴力的书:书中有一大群出口粗俗,毫无任何女性自身特点的女人(女性最起码要温柔和大方得体吧),而这些女人见面后,无论是否开心,最喜欢干的事情都是互相抽嘴巴子。

3、这是一部代表郭敬明同志正是加入女人行列的书,原因我就不多说了,看过的人都知道,一个大老爷们儿用几张煽情照片,再用几段煽情文字,然后配合着自己宣扬的母性理想[……]

阅读全文

杂七杂八

工作上有点躁动,失去了以前的一些想象力,现在感觉很机械化。

不太明白某些构思,但表示支持。

应推广需要,做了个东西,感觉很漂亮,大家可以用手机访问:http://v.139.com/plat/reg?pid=1999303,保证不会坑人、强订。。。。

有种幸灾乐祸的感觉和冲动。

突然觉得自己像个资深的分析师和评论家。

喜欢“商业模式”这个词,并经常套用。

持续的听“歌剧院的幽灵”中的“think of me”,感觉很空灵。

在家看他妈的《说岳全传》。

和中国“恐韩”一样,英格兰竟然“恐瑞”,另外,欧文伤了,一个字:“该!”帅是要付出代价的。

突然想起《阿弥陀佛的四十八个大愿》中的三愿:“第二十二‘国无女人愿’,第二十三‘厌女转男愿’,第二十四‘莲华化生愿’”,它是这样解释的:“我作佛时。国无妇女。若有女人。闻我名字。得清净信。发菩提心。厌患女身。愿生我国。命终即化男子。来我刹土。十方世界诸众生类。生我国者。皆于七宝池莲华中化生。若不尔者。不取正觉。”

哎……日子真他妈操蛋!

[……]

阅读全文

笑傲江湖

看了几天的笑傲江湖,于是随便写点评说,总觉得意犹未尽,想到哪里写到哪里,竟然成此一篇,感慨良深……

一、江湖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这里说的不是告别,也不是淡漠,说得是洒脱。
远离纷争,并不意味着远离江湖。善恶对错都包容在这里,又如何能逃避开呢?
率性的接受,快意的领略,驾一叶扁舟,泛于江湖之上,入世也是江湖,出世也是江湖,岂不洒脱?

二、采茶
喜欢岳灵珊这个人物。因为她爱得真切。
从没有觉得岳灵珊爱过令狐冲。对于女人来说,爱与不爱,就像夜与昼那样清楚明白。令狐冲是很好很好的,可是,那个唱着福建山歌的小林子,才是刻在心里的人。
”姊妹,上山采茶去……”
爱的美丽在于它的本身,不在于爱上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如果来过,爱过,是不是就少了很多寂寞?
岳灵珊死的时候,脸上是笑着的。

三、恩仇
没有任我行的霸道,没有方证的慈悲。恩仇其实是世俗强加给自己的包袱,似乎也就成了对错。
纵横二十余载,好事做过无数,坏事也做过不少。结交无数,也树敌无数。那么我是如何快意恩仇的呢?
不是说没有对,只有错。我不愿恩仇成为世俗的包袱,那么,对的,就让它一直对下去吧,或者我做错了[……]

阅读全文

有人愿意赞助我出书,有人说我写不出“名著”

        雨夜心情阿姨说要赞助我出书,我始终觉得我这些小打小闹被很多人认为是“不成熟的体现”的文章,很难在入大众评论家的法眼,至于出书就更别提了。还是沿用我老妈的评价:“你的风格已经形成,就是让人看不懂。”的确,像这样的文章始终就那么回事儿,当然,这也跟看的人有关。无论如何,让我感到欣慰的是,我老妈说已经有一种风格了,同时雨夜心情阿姨独爱有加,甚至她被好几个博友称为我的“铁杆博迷”,更甚至还被某些精神分裂患者误认为她是对我有某种不现实的意思。我欣慰的是大家眼球都在飞速的转个不停,嘴巴也依旧喋喋不休,可是却拿不起一把像样的针去扎破我这个极度膨胀“幼稚”皮球。我得到了足够的认可,同时也得到了足够的非议,感慨万分啊,最起码文章不行,这些认可和非议之间的争论足可以拿出来出书了,现在人都爱看这个,否则就淡而无味。
我时常去想,是不是我写了什么东西令某些人不舒服了,感觉应该没有;那是不是我的嚣张已经足够驮起硕大的骂名呢?我想我还不至于。这或者真的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愚者见愚”的,可是,仁者如雨夜心情、燕子、曹桂锋,智者如我老妈还有侃儿哥,愚者如上周五下午一直怀疑我“是[……]

阅读全文

迷走——跳动

        爬起来的时候,看了夏雨的《独自等待》,边看边笑,早在《阳光灿烂的日子》的时候,就喜欢上了这种自述自伐式的简影,看似空虚,其实不空虚;看似无聊,其实意兴阑珊。题材永远是比当代晚一点儿,比现代早一点儿。人物个个都痞的可以,但是阴郁中充满了阳光。觉得像现在的我,毛孔粗大、皮肤干燥、头发凌乱、思维异常、吃方便面的时候会经常偷偷的笑……
昨天晚上,自己的思绪越走越远,yy到了极致,尤其可笑的是,和侃儿哥见了到小陆之后,两个人同时开始郁闷和嫉妒,觉得人家是在捡钱,我们则是在替人数钱。和侃儿哥的yy汇聚到了一个交点上,那就是我们的工作就好象一块大大的馅饼,他是隔着老远观望馅饼的人,我则是围着馅饼边缘一直绕圈奔跑,却一口也吃不上的那个人。所以,当我们“坐到”或者“做到”一起的时候,永远不乏“浪漫”的谈资,我们看起来都很纯洁了,尽管我们有很多恶俗的条件。思维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无尽的迷走了,无法去界定迷走范围的边缘……
小学生讲“五讲四美”,中学生说“四个现代化”,大学生谈“理想道德”,我们则yy,我们喜欢从音乐人的角度去谈歌曲,从gm的角度去弄游戏、从裁判员[……]

阅读全文

折线思维

        目前的思维就像是一条折线,且一波N折。
工作已经就那么回事儿了,每天所操心的是一些不知道是否具体的事情,不过比较庆幸的是我可以平视一些人和事物了。这虽然不能说明什么,但起码,我可以把我的思维继续折射下去,再漫无边际的寻找交点。渐渐的我突然觉得现在的工作越来越有意思了,我是认真地说这句话的,尽管我还是经常被工作强奸我的生活,不过我已经在这种强奸中找到了快感……
身边多了台设备,是比较道貌岸然的自消费设备,sp行业内的极品武器(目前为止),一块黑黑的铁家伙,带8个头,和8个信号发射端,重要的是他比普通的群发设备更加不要脸,同时还装出一种自以为正当的样子,就好像生活中的很多人。8个发射端从此以后就要在我身边不停歇的工作了,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觉得不幸,因为它的辐射迟早会让我颠倒过来看这个世界,也许我以后会有更多的幻觉,会有更多的迷幻思维……
侃儿哥要搬新家了,同时feel到了他有一个好女人,因为他的她会因为拥有了一台新洗衣机而感到满足,据说还是梦寐以求的那种。
家里的玻璃房子昨天已经搭好了架子,下星期会有[……]

阅读全文

plato—distance—love and sex—背道而驰和真实的幻觉

        我不浪漫。是怎么也浪漫不起来的那种,当然这也不代表我实在。
曾经坦然地追求过plato般精神上的刺激,崇尚Freud的偏执,于是自己逃避着认为是世俗上的东西,包括感情,当然,我现在也承认那是一种逃避而不是追求。
而现在越来越不能接受以前所崇尚的那个平行线原理了,这和意淫的道理是一样的,没有对象(交点),怎么YY啊。
也曾经觉得自己是个有思想的人,当然,现在也是,问题是思想这个东西很缥缈且非独立啊。
又谈到plato的distance,如果直线有交点而不平行了,那么可控的distance就出现了(数学上称之为两条相交直线的夹角问题),所以,我也很在意距离。也所以,plato的方式是一种悲剧。换句话说,不是喜剧。就好像单单是把美女艺术照片贴在男厕所的小便池上方,对于任何人–上厕所的男人–照片中的女人,都是一场侮辱感官的悲剧。当然,这话不是我说的,是同样厌恶或者是嫉妒这种distance的前辈们总结的,我只是个跟进者。
说点现实的吧,love and sex,就这一点而言,我,现代人[……]

阅读全文

中国历史上十大经典之死(转载)

        人都摆脱不了生与死,有的人生得伟大,有的人死得光荣。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生与死的状态。即使生得不怎么样,如果死得精彩也不算空来世间走上一遭。经典的死,都有着动人心魄的力量和美感。
一、屈原之死——高洁之死
信而见疑,忠而被谤。屈原只空负报国之心济世之志,却终因不能苟合于浊流而只能在江湖之远坐看国破家亡。对一个生不逢时的人来说,有什么是比死亡更好的解脱呢?屈原的死,是一个志士的死,是不屈的死,他以死来表明自己的志节与倔强。也因为这个带着不甘与愤恨的死,屈原成为文人倔强性格的象征,影响了此后无数不得志的文人。
二、关羽之死——悲壮之死
关羽的死,最经典地诠释了英雄末路的无奈,走麦城,也从此成为英雄落难的代名词。不管是正当得意之时的红人,还是不得志的才俊,还是从未显扬的小人物,都会被关羽的悲壮遭遇所打动。英雄无奈,从来都令人心折。成就关羽至高声名的,不只是他的那些英雄壮举,还有他的末路悲歌。 
三、诸葛亮之死——遗憾之死
诸葛孔明的死,与关羽之死,同样具有无可奈何的悲剧色彩,但诸葛亮的死,更令人泪落如倾。一生鞠躬尽瘁,穷心竭力,却在大功[……]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