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愿意赞助我出书,有人说我写不出“名著”

        雨夜心情阿姨说要赞助我出书,我始终觉得我这些小打小闹被很多人认为是“不成熟的体现”的文章,很难在入大众评论家的法眼,至于出书就更别提了。还是沿用我老妈的评价:“你的风格已经形成,就是让人看不懂。”的确,像这样的文章始终就那么回事儿,当然,这也跟看的人有关。无论如何,让我感到欣慰的是,我老妈说已经有一种风格了,同时雨夜心情阿姨独爱有加,甚至她被好几个博友称为我的“铁杆博迷”,更甚至还被某些精神分裂患者误认为她是对我有某种不现实的意思。我欣慰的是大家眼球都在飞速的转个不停,嘴巴也依旧喋喋不休,可是却拿不起一把像样的针去扎破我这个极度膨胀“幼稚”皮球。我得到了足够的认可,同时也得到了足够的非议,感慨万分啊,最起码文章不行,这些认可和非议之间的争论足可以拿出来出书了,现在人都爱看这个,否则就淡而无味。
我时常去想,是不是我写了什么东西令某些人不舒服了,感觉应该没有;那是不是我的嚣张已经足够驮起硕大的骂名呢?我想我还不至于。这或者真的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愚者见愚”的,可是,仁者如雨夜心情、燕子、曹桂锋,智者如我老妈还有侃儿哥,愚者如上周五下午一直怀疑我“是不是某几个人的合体”的农村偏颇型妇女,这些亲朋,孰多?孰真?孰直?或者我很想问问,我究竟有多幼稚?多不理智?多文不副名,名不副实?善意的恶意的,我都愿意吸纳进来,争论的越火爆,这里就越热闹,雨夜心情阿姨的赞助费就越不会白出……
至于“名著”,我的确写不出来,也从来没有这种欲望和能力,其实我的模仿能力很差,沽名钓誉的本钱也不足,更加上我很难想点不恶俗的东西去写。所以,那位农村偏颇型妇女的评价的确是很中肯的,并且就算我是她口中那“若干个人的合体”,我也写不出来。人们的口味变了,现代名著越来越少了,或者流传许久之后能够挤入名著的殿堂,但现在我们还得去看精神压抑的王小波,还要得看恶俗的王朔,还得去冒充“金粉”去谈武侠,或者还得加入“白粉”的行列,去看白烨与“90后”的代表韩寒的互骂。我甚至还得觉得,如果《水浒传》不是早前的名著,如果施耐庵不怎么牛逼,如果他的著作是在今时今日写的,会不会成为一本名为《105个男人和3个女人》的时下畅销书?那么其实综上所述,我确实写不出什么“名著”了。了不起能提供一点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看来这个农村偏颇型妇女的眼光还是蛮准的),这么说其实我真对不起现在热于出书的朋友们,不过我相信这些人绝对不是为了“书出名”而出书,可能都还是为了“人出名”吧,呵呵,说到这儿,估计又有不少人恨不得拿个歪七扭八的针来扎我呢……
至于我的幼稚、不成熟、不理智,可能和我与生俱来的混乱有关,不过,人都长成一模一样了还有什么意思呢?过惯了“冒尖儿要挨打,沉底儿要挨骂”的日子,那么我站出来给大家娱乐一下,把智商拿出来给大家指责一下,把信仰拿出来给大家挑剔一下,又何乐而不为呢?
君子眼中,世人皆是君子。小人眼中,天下全是小人。古之人诚不余欺也。而在我眼中,肯定混乱了,因为我肯定时而是君子,时而是小人……至于我是君子还是小人,估计还得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愚者见愚,那么请大家对号入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