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很慌,要沦陷的感觉。

仿佛所有东西都失去了真实性,莫名的紧张。是我考虑的太多么?焦虑的情绪不等于对混乱的那种归属感。隐瞒饥饿的内在,决心比勇气总是慢了半拍。所以有时连后悔都来不及,冷漠都泛滥成了灾害。可能是力所不及的缘故,可能是身边到来的和将要到来的太多的变故,可能是自己感觉的无辜。

强盗横行的世界里,我还在兜售着自己的幻觉。想把事情做的完美已经成了对错误的回避,最终搁浅在怪石嶙峋的沉舟侧畔。给侃儿哥传简历的那一瞬间,我突然就有了以上的感觉,其实“在哪儿”、“做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干嘛要这么做”和“我已经这么做了”,希望是一件好事情吧,也许是期待的兴奋,但期待那不是我兜售窑尽的幻觉。

昨天、前天和ada聊了很多事,越聊越觉得慌乱,她在我面前仿佛是一个长者,温和慈祥的轻敲着我很少去抚慰的伤疤。然后我感谢了她,她让我觉得我必须制止这些不安的慌乱,否则,我难以遣怀。也正如此,过程是残忍的,结论是理想的,期待是隐忍的,幻觉是真实的,慌乱是徒劳的……

雨夜心情的blog今天也关闭了若干时间,究其原因之后,感叹世事的无常和人力的渺小,更加慌乱了。

回家,一个必然的念头,惴惴不[……]

阅读全文

快意卤煮

        吃过北京卤煮火烧的人都应该知道卤煮是什么,反正就是把某动物内脏用浓汤煮好泡饼,要怎么乱就怎么乱,在乱撒点香菜……
今天中午特地去感受了一下(出于什么动机,我现在还在给自己找答案),大妈端上来的时候,我不禁浮想联翩……
好一大碗“撕心裂肺、肝肠寸断”啊,还伴随着切块的火烧(就是烧饼),味道也是一个“乱”字。快意的吃完之后,开始了漫长的自我思想放逐,简称“YY”。
最近的生活(其实应该写成“一直以来”)就好像这一大碗卤煮,什么都有,快意的吃完之后,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一股子膻味。有时候还有点回味,但那肯定是幻觉。想想也是,生活其实就是这个滋味。
最近心神有点荡漾,主要在工作上,想走,想留,难有权衡之计。虽然现在的公司里一片混乱,人们都惶惶不可终日一般,可是毕竟也有我的一份物质和精神积累在沉淀啊。虽然这里的人们见不得你不好,也见不得你好,虽然小人得志可怕小人不得志更可怕,但我毕竟没有被淘汰下来,仍然是一种理念和某种固定模式的吃螃蟹者。或者只是自己的良好感觉或者良好幻觉,但有时候想想,“人挪活,树挪死”也不无道理。[……]

阅读全文

折线思维

        目前的思维就像是一条折线,且一波N折。
工作已经就那么回事儿了,每天所操心的是一些不知道是否具体的事情,不过比较庆幸的是我可以平视一些人和事物了。这虽然不能说明什么,但起码,我可以把我的思维继续折射下去,再漫无边际的寻找交点。渐渐的我突然觉得现在的工作越来越有意思了,我是认真地说这句话的,尽管我还是经常被工作强奸我的生活,不过我已经在这种强奸中找到了快感……
身边多了台设备,是比较道貌岸然的自消费设备,sp行业内的极品武器(目前为止),一块黑黑的铁家伙,带8个头,和8个信号发射端,重要的是他比普通的群发设备更加不要脸,同时还装出一种自以为正当的样子,就好像生活中的很多人。8个发射端从此以后就要在我身边不停歇的工作了,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觉得不幸,因为它的辐射迟早会让我颠倒过来看这个世界,也许我以后会有更多的幻觉,会有更多的迷幻思维……
侃儿哥要搬新家了,同时feel到了他有一个好女人,因为他的她会因为拥有了一台新洗衣机而感到满足,据说还是梦寐以求的那种。
家里的玻璃房子昨天已经搭好了架子,下星期会有[……]

阅读全文

plato—distance—love and sex—背道而驰和真实的幻觉

        我不浪漫。是怎么也浪漫不起来的那种,当然这也不代表我实在。
曾经坦然地追求过plato般精神上的刺激,崇尚Freud的偏执,于是自己逃避着认为是世俗上的东西,包括感情,当然,我现在也承认那是一种逃避而不是追求。
而现在越来越不能接受以前所崇尚的那个平行线原理了,这和意淫的道理是一样的,没有对象(交点),怎么YY啊。
也曾经觉得自己是个有思想的人,当然,现在也是,问题是思想这个东西很缥缈且非独立啊。
又谈到plato的distance,如果直线有交点而不平行了,那么可控的distance就出现了(数学上称之为两条相交直线的夹角问题),所以,我也很在意距离。也所以,plato的方式是一种悲剧。换句话说,不是喜剧。就好像单单是把美女艺术照片贴在男厕所的小便池上方,对于任何人–上厕所的男人–照片中的女人,都是一场侮辱感官的悲剧。当然,这话不是我说的,是同样厌恶或者是嫉妒这种distance的前辈们总结的,我只是个跟进者。
说点现实的吧,love and sex,就这一点而言,我,现代人[……]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