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中断很久的YY

        早餐快结束的时候觉得和对面的朋友的对话开始变得越来越不疼不痒,解决办法,暂时不和这人说话.开始YY如何和周围的人进行一次别开生面的对话,用以调剂缺乏精神食粮的生活.
        要知道,最近很多朋友都是一下子就冒出来了,竟然还有我不认识的,还有人结婚的时候把我的名字牌放在主围上,令我感慨不已.当然,实在不知道这人是谁。
        2008年第一次上班的时候写BLOG,也是异常的兴奋,恨不得拿本辞海过来把所有文字都输入进去,够变态吧,当然,并不认为这种兴奋是什么好事儿,至少抱着辞海的我肯定意味着言语已经匮乏了。
        还有GOOGLE,听说GOOGLE周末就可以被运到广州了,希望一切顺利,妈妈对家庭卫生要求非常高,而未成年GOOGLE目前还是以破坏性的捣乱著称,这条哈士奇阿,有意思喽。
        北京区域出现了一些关于用户负面炒作的地事情,办公室一名尖嗓子女同事(声音就好像用金属来打磨金属一样),立刻以光速在办公室向许多同事叫嚣着安排了任务,并把此安排以邮件的形式恨不得抄送给了全人类,当然,显著位置还是标示了公司各大老总的,哈哈。心想,至于么?转[……]

继续阅读

WEI了

        生活越简单越好,因为工作的关系,现在几乎没有时间想别的事情,思想已经WEI了,精力也WEI了。
        我想我最近是开心的,生活在令我不断的获得,我手头有了那么多生存的种子,同时我也在不停的将它们播种下去,期待着来年的收获!
        想的事情越来越少了,习惯于那几条简单的路线,以及那几个熟悉的面孔,这样就不会有纷争。同时,我发现自己真的是对任何事情都保持着澎湃的热情,我想这应该是一件好事情吧!
        开始有些梦想了,不过还仅仅是在雏形之中,等我弄明白再说吧!
        WEI了,加班!睡觉![……]

继续阅读

采风

        好久没有出去采风了,相机估计发霉了
        这两天一定要出去一趟!

        我要带回些色彩来渲染我的日子
        我要带回些味道来熏陶我的岁月
        我要抛弃些琐事来简化我的生活
        我要抛弃些烦恼来整理我的时光[……]

继续阅读

上帝的即时信息[转载]

 

 

原文地址:Instant Message from God
译文地址:上帝的即时信息
翻译:        wuxuanalsk
转载地址:BLOG中文翻译

 

 

 

================以下是转载内容================

上帝:你好,你是不是呼叫我?

我:呼叫你?没有啊,你是谁?

上帝:我是上帝。我听到你的祷告,你希望我们能聊一下。

我:是啊,我确实在祷告——这能让我心情舒服一点。但我现在确实很忙,我正在处理某件事情。

上帝:你究竟在忙些什么?蚂蚁也跟你一样忙碌。

我: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忙什么?我就是找不到一点空闲时间。生活变得如此匆忙,每一分每一秒都显得那么急促。

上帝:是的。做事情只能让你变得忙碌,效率才能让你获得结果。做事情花费时间,而效率却能帮你节省时间。

我:这我都懂,可我就是摸不着头绪。顺便提一下,我并不希望你用即时信息不断地干扰我的工作。

上帝:我觉得有必要向你阐明一些事情以帮助你摆脱跟时间无休止的斗争。在这个网络时代,我选择了让你觉得舒适的沟通方式来跟你交流。

我:好吧。那你能告诉我么,为什么[……]

继续阅读

苍白的理想

        如果理想白得像卫生纸
        我就拿它擦鞋

        如果理想白得像牛奶
        我就把它放酸

        如果理想白得像袜子
        我就把它穿臭

         如果理想白的像JY
         那我一定把它射出去——原来挥霍理想真的那么爽……[……]

继续阅读

无题

午夜的机场高速依旧灯火通明,车里飘扬着陈亦迅的爱情转移,心随着悠扬的歌声企图忘却忙碌纷扰的世界。可是熙来攘往的车辆的急速奔驰,又似乎告诉着我,这个世界还在高速的运转着,人们从一个地方飞奔到另一个地方,结束或者开始着一件又一件的事情。

夜里穿梭的人们就像一具具行尸走肉,其实我知道他们并不想这样,但是现实使得他们并没有任何自己的时间、空间甚至信仰。各种各样的东西驱使着他们耗尽所有力气去投入或者换取。然后他们失去自己,失去人格,失去信仰,失去简单的判断和行动能力。这样的生命其实就只剩下躯体,灵魂已经被出卖或者贩卖了,精神是一种虚构出来的感官职能……这个时候,往往讨论的“当梦想照进现实”都变成了“当梦想欺骗现实”,人们麻木的认为现实的状况其实就和梦想中的一样。但其实仅仅是“梦想”利用了人们最原始的脆弱的抗性,给现实加了件外衣,然后兜售了人们的灵魂……

这一切都从人们对于这个世界逐渐的失去反抗能力开始。毕竟人们生于这个物质世界而并不是人们始创了这个物质世界,对于世界的物质性来说,我们的地位是和任何生灵都平等的,只不过人们的能力和投入性都超越了其他生灵,因此可以享受的更多。当然,这个世界基本上还是[……]

继续阅读

plato—distance—love and sex—背道而驰和真实的幻觉

        我不浪漫。是怎么也浪漫不起来的那种,当然这也不代表我实在。
        曾经坦然地追求过plato般精神上的刺激,崇尚Freud的偏执,于是自己逃避着认为是世俗上的东西,包括感情,当然,我现在也承认那是一种逃避而不是追求。
        而现在越来越不能接受以前所崇尚的那个平行线原理了,这和意淫的道理是一样的,没有对象(交点),怎么YY啊。
        也曾经觉得自己是个有思想的人,当然,现在也是,问题是思想这个东西很缥缈且非独立啊。
        又谈到plato的distance,如果直线有交点而不平行了,那么可控的distance就出现了(数学上称之为两条相交直线的夹角问题),所以,我也很在意距离。也所以,plato的方式是一种悲剧。换句话说,不是喜剧。就好像单单是把美女艺术照片贴在男厕所的小便池上方,对于任何人–上厕所的男人–照片中的女人,都是一场侮辱感官的悲剧。当然,这话不是我说的,是同样厌恶或者是嫉妒这种distance的前辈们总结的,我只是个跟进者。
        说点现实的吧,love and sex,就这一点而言,我,现代人[……]

继续阅读

地铁--夜行

        末班、地铁、零散的人们、吉他手、还有我……
        当世界都睡去了,末班的地铁还延伸在另一个昏暗的空间中。喜欢地铁,其实只是喜欢看来往的人潮,人们像流窜的鱼群,清醒而盲目……这只是一个时代的产物,代表的其实是只一种渴望简单的需求。无论是上下车的人流,无论是铁轨上的电极或是大厅里毫无目的的流窜的风,亦或是一闪一闪千姿百态的广告海报,都带有着浓厚的时代气息。在地上是喧闹得车来车往,灯火通明,在地下,即便是暗无天日,一切也在默默地流动着。人们的选择也被地铁的灵性锁定。或许是方向的问题,在地面上,人们可以选择四面八方,因为他们时刻都在自己行程的中心,而在地铁站里,方向只有两个:”前进”、或者”后退”。选择也只有两个:”走”或者”等”。至于停在哪儿、头顶上是哪儿,只有站牌知道,眼睛却看不到。从某种意义上讲,地铁让人们避免了繁琐和喧嚣。
        车厢里的人们表情的确很僵硬,似乎大家都在思考着这个问题:“我们为什么要穿梭在夜里?”然而他们只能穿梭在夜里,所有的光明就只有在车厢里得到,从黑暗的一端走向另一端,他们靠地铁来维系,同时也失去了语言的必要,除了列车轰鸣,没有声[……]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