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心情

说实话,这个题目本不算是个题目,因为确实没有雨夜,不过倒有不少心情。

今天,正好出差长沙,和认识很多年博友的雨夜心情阿姨一起吃了一顿晚餐。

认识确实很多年了,我记得我第一次写BLOG是在歪酷,第一篇是在2006年情人节写的,没想到第一个回复的就是雨夜心情阿姨,后来来来往往,通过BLOG,一下子就三年了,不过一直都没有机会见一面。很自然,没有一点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扭捏,阿姨是个很随和的人,因此我们的话题就好像BLOG评论一样,并不缺乏,也不空泛。http://withamy.blog.sohu.com/

我们是在一个做菜蛮有特色的馆子吃饭的,感觉还不错,因此一点没有“初见网友”不自然,很好。

阿姨说话还是挺逗的,啥她都知道,乐得我呀,呵呵

时间紧,连照片都没拍,下次来长沙,再约去火宫殿逛逛,想着都爽~~~

雨夜心情BLOG

[……]

继续阅读

夜访吸血鬼

吸血鬼总是一个永恒的主题,那些故事是那么的神秘、迷人、惊艳……邪恶中透着贵族气质。

94年的《夜访吸血鬼》(《The Vampire Chronicles》),那时候汤姆.克鲁斯(Tom Cruise)和布拉德.皮特(Brad Pitt)还是那么的年轻,克尔斯滕·邓斯特(Kirsten Dunst)还只是个小女孩……故事中他们组成了奇特的家庭,三个人分别扮演着朋友、父女、情人、仇敌……这些角色,可以说,种种交织在一起的性情的演绎,表达了极富人文精神的吸血鬼世界,是的,他们也有他们的规则,比如谋害同类就是他们世界里唯一的罪孽。因此,小女孩死了,她谋害了给了她“生命”的那个人,然后,“族规”让她在阳光下化为灰烬……

很喜欢里面的一些对白“邪恶,仅仅是观点不同”,是啊,任何一个世界里面,邪恶都是对立面的表达,在人类的世界中,杀害别人就是中邪恶,在吸血鬼世界中,那只是生存的行为而已。这确实告诉我们,每个体制,其实都是在按照自己的规则来运作的,也因此,这种一代一代被继承下来的规则,让大家都嗅到了宿命的味道,都说命中注定,可是有时命运的走向往往取决于转念之间。如同自己,现在的命运是自己所选,而[……]

继续阅读

云中漫步——迎接云计算时代的到来

转载自:Google黑板报 链接:http://www.googlechinablog.com/2008/05/blog-post_09.html

原文作者:谷歌全球副总裁大中华区总裁 李开复 原文发表于:2008年5月9日 下午 06:32:00

随着技术的发展,普通网民使用网络的方式也在悄悄地发生变革。如果你正要打开电脑,在一个文字处理软件中写下未来一周的旅行计划,那么你不妨试一试这样一种全新的文档编辑方式:打开浏览器,进入 Google Docs 页面,新建文档,编辑内容,然后,直接将文档的 URL 分享给你的朋友——没错,整个旅行计划现在被浓缩成了一个 URL ,无论你的朋友在哪里,他都可以直接打开浏览器访问 URL 。无论你分享给多少朋友,他们都可以与你同时编辑、修订那份诱人的旅行计划……如果你喜欢上了这种新颖的编辑体验,那么恭喜你,你正在拥抱一个美丽的网络应用模式——云计算。

很难用一句话说清楚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云计算。单单是“云计算”这个名字就已经足够新潮,足够浪漫了。其实,我们可以简单地把整个互联网看成是一片美丽的云彩,现在,连接到这片云彩的网民在全世界已经有 12 亿之多。网民们需要在“云”中方便地连接任何设备,访问任何信息,需要自由地创建内容,与朋友分享。当然,这一切都要在一个安全、快速、便捷的前提下完成。所谓“云计算”,就是要以公开的标准和服务为基础,以互联网为中心,提供安全、快速、便捷的数据存储和网络计算服务,让互联网这片“云”成为每一个网民的数据中心和计算中心。[……]

继续阅读

转载自:Google黑板报 链接:http://www.googlechinablog.com/2008/05/blog-post_09.html

原文作者:谷歌全球副总裁大中华区总裁 李开复 原文发表于:2008年5月9日 下午 06:32:00

随着技术的发展,普通网民使用网络的方式也在悄悄地发生变革。如果你正要打开电脑,在一个文字处理软件中写下未来一周的旅行计划,那么你不妨试一试这样一种全新的文档编辑方式:打开浏览器,进入 Google Docs 页面,新建文档,编辑内容,然后,直接将文档的 URL 分享给你的朋友——没错,整个旅行计划现在被浓缩成了一个 URL ,无论你的朋友在哪里,他都可以直接打开浏览器访问 URL 。无论你分享给多少朋友,他们都可以与你同时编辑、修订那份诱人的旅行计划……如果你喜欢上了这种新颖的编辑体验,那么恭喜你,你正在拥抱一个美丽的网络应用模式——云计算。

很难用一句话说清楚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云计算。单单是“云计算”这个名字就已经足够新潮,足够浪漫了。其实,我们可以简单地把整个互联网看成是一片美丽的云彩,现在,连接到这片云彩的网民在全世界已经有 12 亿之多。网民们需要在“云”中方便地连接任何设备,访问任何信息,需要自由地创建内容,与朋友分享。当然,这一切都要在一个安全、快速、便捷的前提下完成。所谓“云计算”,就是要以公开的标准和服务为基础,以互联网为中心,提供安全、快速、便捷的数据存储和网络计算服务,让互联网这片“云”成为每一个网民的数据中心和计算中心。[……]

继续阅读

无题

发觉自己真的有点脑残了
可能是思维能力退化

一遍一遍的看自己收藏的电影
也只是为了寻找那些似曾相识的感觉
用以化解空虚的白天和漫长的黑夜

经常被幸福灼伤,疼得忘乎所以
北极圈内的阳光绝对不会达到这个温度
只是暖暖的,让人陷入匮乏的状态之中

做了很多具体的事情
也萌生了很多荒诞的念头
总是这么极端
只有极端了才刺激
不过刺激的东西一般都不踏实

话又又又又说回来
为什么要踏实呢?
我这辈子为了踏实不知道说了多少谎!
迟早要还的!

还是回到那种幸福的灼热的温度中吧
感觉确实不错
因为我突然觉得以前自己真的错了
想错了

现实远比我曾经想象中的美好
以至于现在真的很忘乎所以
忙着享受,都已不可开交……[……]

继续阅读

夜逍遥

        很久没有荡夜了,昨天下班实在无聊,不是因为心情不好,是因为根本没什么心情,于是约了MISO,开始荡夜!
        广百ZY的STARBUCKS,结果SKY和SOUL都不在,剩下的那个营业员,抱歉,实在不记得了,照旧喝了点惯用咖啡,开始大谈特谈,工作、创业、价值观、经历……什么都能拿来说一说,年轻人么,要么酷的不说话,要么话多的收不住,这都是常态。顶多心情郁闷的时候,说话的声音像示波器的波形那样,前沿会有些抖动。
        北京南,那家著名的生蚝铺子,吹啤酒,烤生蚝,吃起来还特优雅+小资,顿时就觉得,那些生活中的事情算什么阿,没什么能比得上这蚝来的美味和直接。
        后来坐在江湾桥上,继续ZERO COLA IN BLACK,车开过,钢筋的延展性得到体现,桥在上下振颤着,活生生的“股底按摩”,说起这个还聊了“扒股闻”,那个名噪一时的“代三个表”,现在也销声匿迹了,大家可能都有种被社会屈才的感觉,但凡具备一点互联网精神的人,现在都归隐了,剩下都就是些“老一辈脑袋内无产阶级的革命者”和年轻一点小朋友。我们还能干什么呢?我觉得这个问题特别不好回答,还不如问[……]

继续阅读

其实什么都没变

其实什么都没有变,一切还都是照旧的那个样子。

我还是那个我,梦想着各种虚幻的辉煌,然后每天兢兢业业地做着本职的事情。到处走走、到处看看、工作、失眠、早上喝可乐、挤车、赶地铁,然后发现感觉又失去感觉,偶尔会去旅游,会去拍些照片,或者去喝一杯,反正再多的也做不了什么。

其实挺好的,平凡的生活就是这样,压力存在的同时,仍旧有不少的轻松的时候,失落的同时,回头去想,还是有很多喜悦的事情,只不过往往不好的事情印象容易深刻一些罢了。区别在于,知道这些之后你面对它的方式是什么。

年轻容易气盛,但懂得了之后自然就淡然了,现在逼死我,我也考不上哈佛,那为什么总拿那个就要上哈佛的孩子跟我说事儿呢?这种比较本身就不是在同一个水平线上的,看来人与人的理解能力是不同的。我的理解是,我能做到让我自己觉得幸福就行了。

周末去了很多地方,塞满了冰箱,去买了营养土,种了小花,吃了那家“大头虾”的越南菜,半夜继续失眠,聊天,看英超,喝水的时候洒得满床都是,收拾起了冬天的衣服并在衣柜挂上了夏天,还去了美术馆,看摄影,看油画,喝新出的ZERO COLA IN BLACK,泡茶,喂乌龟,趴在床上东想西想……谈不上充实,但是觉[……]

继续阅读

我很想念TOMMY

Tommy是以前在成都时候养的一条可卡狗,应该是一条纯种的英卡。我记得那是在2002年10月29日的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在春熙路步行街口的天桥上买下它的,那时候,它还没有我的一只鞋子大……

直到它死之前,它一步都没有离开过我的身边,这是让我最感慨的。

我记得那时候我一个人住在学校附近租的一间公寓中,44平米的空间我和它相依为命,它在那个小区有很多很多朋友,威龙、Tiger、公主、朱浩然(它的主人姓朱,因此……)、Marry、阿呜……而我,秉承一贯的独行侠风格,在学校、公寓、成都大街小巷之间来往穿梭。当然,大多数时间都是它牵着我(它太活跃了,与其说是我溜它,不如说是它溜我)。每天早上6:30,它就开始刨门(要知道在那些日子里我通常5点才睡下),然后我睡眼惺忪的给它开个门缝,它自己跑下四楼方便一下,顺便去那些“狗友”家吃个早餐,然后回来接着卧在我身边……它很聪明,这是我不得不说的。

每天就是玩啊玩啊,我记得那是买了辆自行车,在后座侧面装个小框,带着它去郊游,日子就是这么的简单,的确,人与人的关系太复杂了,我们两个却过着踏踏实实地简单生活。威龙也常来我们那里做客(威龙是只大金毛),那些日子中[……]

继续阅读

无眠

又是一个没有睡眠的夜晚。

测试、EXCEL、PPT、改图……

邮件收到年度优秀员工评选安排,心里嘀咕着:关我什么事儿。是啊,在这里,制度仅仅是一种洗脑得工具,并不是什么可执行的政策或者规范。否则我又何以仍然忙碌着做这些无谓的事情呢?

生存?我早就不担心生存的问题了。

生活?这样的生活,有还不如没有。

追求?呵呵,更滑稽。

知识能力经验的积累?我想我锻炼的仅仅是打字速度罢了,如果一定要文文绉的带个帽子的话,我想我锻炼的仅仅就是耐力罢了。

又或者是责任?

我觉得是自己定位的问题,一开始就错了,后来又错了,结果更错了。

劳动强度永远说明不了什么问题,估计天下间的管理者都这么认为。劳动能力也永远没有什么客观标准,下流的主观能动性才决定了实质存在的那些肮脏的定义。何必呢?

当然,我依然相信那些人现在仅仅是暂时的瞎了眼睛或者猪油蒙了心,我是个自我安慰型的坯子,可惜,他们是自我陶醉型的……

[……]

继续阅读

能量殆尽

口袋里还剩下10块5毛钱,当然,CCNP的钱留下了。真没想到自己能穷成这样了。乘坐着能把人挤饿的地铁三号线,再晃悠一会儿263,终于回到家里。

心情很不好,的确是因为一些事情自己没能力去摆平。放任它,却担心它。

现在只想好好洗个澡,好好让自己睡一觉,最近太敏感了,听旋律奔放的音乐都会感到伤感。有人说是因为孤单,我觉得不是,可能是因为看不起自己吧。这辈子第二次有这种感觉,第一次是高三的时候,第二次是今天。

但我相信日子本来就是好好的,因为人们都过的好好的,只不过是我觉得不好罢了,安慰自己的方式其实有很多,也包括对自己和周围冷漠,对么?

能量开始殆尽,夜晚依旧空虚,经常半夜醒来却不知道自己在哪儿。直到深深的恐慌再也抵不过沉沉的睡意,才能踏实下来。然后做奇怪的梦,早上醒来依然不知道自己在哪儿,很费劲儿才能弄明白……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我还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以及还能做什么,可能这就够了……

[……]

继续阅读

无题

午夜的机场高速依旧灯火通明,车里飘扬着陈亦迅的爱情转移,心随着悠扬的歌声企图忘却忙碌纷扰的世界。可是熙来攘往的车辆的急速奔驰,又似乎告诉着我,这个世界还在高速的运转着,人们从一个地方飞奔到另一个地方,结束或者开始着一件又一件的事情。

夜里穿梭的人们就像一具具行尸走肉,其实我知道他们并不想这样,但是现实使得他们并没有任何自己的时间、空间甚至信仰。各种各样的东西驱使着他们耗尽所有力气去投入或者换取。然后他们失去自己,失去人格,失去信仰,失去简单的判断和行动能力。这样的生命其实就只剩下躯体,灵魂已经被出卖或者贩卖了,精神是一种虚构出来的感官职能……这个时候,往往讨论的“当梦想照进现实”都变成了“当梦想欺骗现实”,人们麻木的认为现实的状况其实就和梦想中的一样。但其实仅仅是“梦想”利用了人们最原始的脆弱的抗性,给现实加了件外衣,然后兜售了人们的灵魂……

这一切都从人们对于这个世界逐渐的失去反抗能力开始。毕竟人们生于这个物质世界而并不是人们始创了这个物质世界,对于世界的物质性来说,我们的地位是和任何生灵都平等的,只不过人们的能力和投入性都超越了其他生灵,因此可以享受的更多。当然,这个世界基本上还是[……]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