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心情

说实话,这个题目本不算是个题目,因为确实没有雨夜,不过倒有不少心情。

今天,正好出差长沙,和认识很多年博友的雨夜心情阿姨一起吃了一顿晚餐。

认识确实很多年了,我记得我第一次写BLOG是在歪酷,第一篇是在2006年情人节写的,没想到第一个回复的就是雨夜心情阿姨,后来来来往往,通过BLOG,一下子就三年了,不过一直都没有机会见一面。很自然,没有一点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扭捏,阿姨是个很随和的人,因此我们的话题就好像BLOG评论一样,并不缺乏,也不空泛。http://withamy.blog.sohu.com/

我们是在一个做菜蛮有特色的馆子吃饭的,感觉还不错,因此一点没有“初见网友”不自然,很好。

阿姨说话还是挺逗的,啥她都知道,乐得我呀,呵呵

时间紧,连照片都没拍,下次来长沙,再约去火宫殿逛逛,想着都爽~~~

雨夜心情BLOG

[……]

阅读全文

这B

行业内又涌现出了一个B
不知道在哪里,这B找到了我的blog,然后这B跑到qq上跟我说:“我厉害吧,你看,这么隐蔽都被我找到了!”简直就像他妈的农民在路边看到5毛钱硬币一样,以为他妈的找到宝了。不知道这B所说的“隐蔽”是指什么?也不知道这B为什么会他妈的这么兴奋!
(中间插一段,一般和朋友调侃,或者说起某个看不惯的人,我会用“丫”这个字,但是遇到鄙视对象的时候,那么他们一定就是“B”了)
更他妈不要脸的是,这B很快就跑去把“宝”公开了,以为她自己是他妈什么东西似的。我呢,先是好心的奉劝,接着是严厉的不带有任何脏字的唾弃,进而演变到对这B粗俗的骂。没想到这B还真他妈不开窍,还继续“装after A”,于是对白就变成这样了:
我:“赵洁,是吧?”
B:“怎么了?”
我:“亿友网络的,是吧?”
B:“对阿,怎么了?”(似乎还不明白我要干什么,真是个B)
我:“公司在安贞,地址是XXXXXXX,对吧?”
B:“你什么意思,你要干什么?”(似乎察觉到什么了,于是流露出B样儿)
我:“哦,家在六里桥阿”
B:“你要怎么样!!”(我仿佛感觉到B的声音在网络那边颤抖,瞳孔在屏幕前恐惧的放大……)
我:[……]

阅读全文

有人愿意赞助我出书,有人说我写不出“名著”

        雨夜心情阿姨说要赞助我出书,我始终觉得我这些小打小闹被很多人认为是“不成熟的体现”的文章,很难在入大众评论家的法眼,至于出书就更别提了。还是沿用我老妈的评价:“你的风格已经形成,就是让人看不懂。”的确,像这样的文章始终就那么回事儿,当然,这也跟看的人有关。无论如何,让我感到欣慰的是,我老妈说已经有一种风格了,同时雨夜心情阿姨独爱有加,甚至她被好几个博友称为我的“铁杆博迷”,更甚至还被某些精神分裂患者误认为她是对我有某种不现实的意思。我欣慰的是大家眼球都在飞速的转个不停,嘴巴也依旧喋喋不休,可是却拿不起一把像样的针去扎破我这个极度膨胀“幼稚”皮球。我得到了足够的认可,同时也得到了足够的非议,感慨万分啊,最起码文章不行,这些认可和非议之间的争论足可以拿出来出书了,现在人都爱看这个,否则就淡而无味。
        我时常去想,是不是我写了什么东西令某些人不舒服了,感觉应该没有;那是不是我的嚣张已经足够驮起硕大的骂名呢?我想我还不至于。这或者真的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愚者见愚”的,可是,仁者如雨夜心情、燕子、曹桂锋,智者如我老妈还有侃儿哥,愚者如上周五下午一直怀疑我“是[……]

阅读全文

真的很慌,要沦陷的感觉。

仿佛所有东西都失去了真实性,莫名的紧张。是我考虑的太多么?焦虑的情绪不等于对混乱的那种归属感。隐瞒饥饿的内在,决心比勇气总是慢了半拍。所以有时连后悔都来不及,冷漠都泛滥成了灾害。可能是力所不及的缘故,可能是身边到来的和将要到来的太多的变故,可能是自己感觉的无辜。

强盗横行的世界里,我还在兜售着自己的幻觉。想把事情做的完美已经成了对错误的回避,最终搁浅在怪石嶙峋的沉舟侧畔。给侃儿哥传简历的那一瞬间,我突然就有了以上的感觉,其实“在哪儿”、“做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干嘛要这么做”和“我已经这么做了”,希望是一件好事情吧,也许是期待的兴奋,但期待那不是我兜售窑尽的幻觉。

昨天、前天和ada聊了很多事,越聊越觉得慌乱,她在我面前仿佛是一个长者,温和慈祥的轻敲着我很少去抚慰的伤疤。然后我感谢了她,她让我觉得我必须制止这些不安的慌乱,否则,我难以遣怀。也正如此,过程是残忍的,结论是理想的,期待是隐忍的,幻觉是真实的,慌乱是徒劳的……

雨夜心情的blog今天也关闭了若干时间,究其原因之后,感叹世事的无常和人力的渺小,更加慌乱了。

回家,一个必然的念头,惴惴不[……]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