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无聊

        最近的确没什么事情可做,每天晃到办公室,在狭窄的走廊中转悠一下,似乎在告诉大家(其实也就两三个人):“我今天来过。”然后悄悄地就回家睡觉去了。
游戏、PS、电视、烹饪……伴随着我最近的生活,游戏玩得无聊了就PS,PS累了就看电视,看电视饿了就烹饪,吃饱了就继续游戏,如此恶性循环,体重倒是减了不少,意志倒是消沉了不少,钱倒是省了不少……
不然我还能做什么?问完这个问题,收到了无数的鄙视。
或许只有我自己清楚我真的需要什么吧,尤其是在这个阶段,也只有我自己清楚自己该做什么,尤其是在这个时刻。
继续装呗……[……]

阅读全文

夜逍遥

        很久没有荡夜了,昨天下班实在无聊,不是因为心情不好,是因为根本没什么心情,于是约了MISO,开始荡夜!
广百ZY的STARBUCKS,结果SKY和SOUL都不在,剩下的那个营业员,抱歉,实在不记得了,照旧喝了点惯用咖啡,开始大谈特谈,工作、创业、价值观、经历……什么都能拿来说一说,年轻人么,要么酷的不说话,要么话多的收不住,这都是常态。顶多心情郁闷的时候,说话的声音像示波器的波形那样,前沿会有些抖动。
北京南,那家著名的生蚝铺子,吹啤酒,烤生蚝,吃起来还特优雅+小资,顿时就觉得,那些生活中的事情算什么阿,没什么能比得上这蚝来的美味和直接。
后来坐在江湾桥上,继续ZERO COLA IN BLACK,车开过,钢筋的延展性得到体现,桥在上下振颤着,活生生的“股底按摩”,说起这个还聊了“扒股闻”,那个名噪一时的“代三个表”,现在也销声匿迹了,大家可能都有种被社会屈才的感觉,但凡具备一点互联网精神的人,现在都归隐了,剩下都就是些“老一辈脑袋内无产阶级的革命者”和年轻一点小朋友。我们还能干什么呢?我觉得这个问题特别不好回答,还不如问[……]

阅读全文

继续中断很久的YY

        早餐快结束的时候觉得和对面的朋友的对话开始变得越来越不疼不痒,解决办法,暂时不和这人说话.开始YY如何和周围的人进行一次别开生面的对话,用以调剂缺乏精神食粮的生活.
要知道,最近很多朋友都是一下子就冒出来了,竟然还有我不认识的,还有人结婚的时候把我的名字牌放在主围上,令我感慨不已.当然,实在不知道这人是谁。
2008年第一次上班的时候写BLOG,也是异常的兴奋,恨不得拿本辞海过来把所有文字都输入进去,够变态吧,当然,并不认为这种兴奋是什么好事儿,至少抱着辞海的我肯定意味着言语已经匮乏了。
还有GOOGLE,听说GOOGLE周末就可以被运到广州了,希望一切顺利,妈妈对家庭卫生要求非常高,而未成年GOOGLE目前还是以破坏性的捣乱著称,这条哈士奇阿,有意思喽。
北京区域出现了一些关于用户负面炒作的地事情,办公室一名尖嗓子女同事(声音就好像用金属来打磨金属一样),立刻以光速在办公室向许多同事叫嚣着安排了任务,并把此安排以邮件的形式恨不得抄送给了全人类,当然,显著位置还是标示了公司各大老总的,哈哈。心想,至于么?转[……]

阅读全文

其实什么都没变

其实什么都没有变,一切还都是照旧的那个样子。

我还是那个我,梦想着各种虚幻的辉煌,然后每天兢兢业业地做着本职的事情。到处走走、到处看看、工作、失眠、早上喝可乐、挤车、赶地铁,然后发现感觉又失去感觉,偶尔会去旅游,会去拍些照片,或者去喝一杯,反正再多的也做不了什么。

其实挺好的,平凡的生活就是这样,压力存在的同时,仍旧有不少的轻松的时候,失落的同时,回头去想,还是有很多喜悦的事情,只不过往往不好的事情印象容易深刻一些罢了。区别在于,知道这些之后你面对它的方式是什么。

年轻容易气盛,但懂得了之后自然就淡然了,现在逼死我,我也考不上哈佛,那为什么总拿那个就要上哈佛的孩子跟我说事儿呢?这种比较本身就不是在同一个水平线上的,看来人与人的理解能力是不同的。我的理解是,我能做到让我自己觉得幸福就行了。

周末去了很多地方,塞满了冰箱,去买了营养土,种了小花,吃了那家“大头虾”的越南菜,半夜继续失眠,聊天,看英超,喝水的时候洒得满床都是,收拾起了冬天的衣服并在衣柜挂上了夏天,还去了美术馆,看摄影,看油画,喝新出的ZERO COLA IN BLACK,泡茶,喂乌龟,趴在床上东想西想……谈不上充实,但是觉[……]

阅读全文

我很想念TOMMY

Tommy是以前在成都时候养的一条可卡狗,应该是一条纯种的英卡。我记得那是在2002年10月29日的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在春熙路步行街口的天桥上买下它的,那时候,它还没有我的一只鞋子大……

直到它死之前,它一步都没有离开过我的身边,这是让我最感慨的。

我记得那时候我一个人住在学校附近租的一间公寓中,44平米的空间我和它相依为命,它在那个小区有很多很多朋友,威龙、Tiger、公主、朱浩然(它的主人姓朱,因此……)、Marry、阿呜……而我,秉承一贯的独行侠风格,在学校、公寓、成都大街小巷之间来往穿梭。当然,大多数时间都是它牵着我(它太活跃了,与其说是我溜它,不如说是它溜我)。每天早上6:30,它就开始刨门(要知道在那些日子里我通常5点才睡下),然后我睡眼惺忪的给它开个门缝,它自己跑下四楼方便一下,顺便去那些“狗友”家吃个早餐,然后回来接着卧在我身边……它很聪明,这是我不得不说的。

每天就是玩啊玩啊,我记得那是买了辆自行车,在后座侧面装个小框,带着它去郊游,日子就是这么的简单,的确,人与人的关系太复杂了,我们两个却过着踏踏实实地简单生活。威龙也常来我们那里做客(威龙是只大金毛),那些日子中[……]

阅读全文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幸福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幸福。

那天和侃儿哥无意中说起了这个话题,想了很久,一直想记录下来写什么,却一直都没有想好该如何描述自己的心态。

的确,每个人都会拥有属于自己的小幸福的,一份偏爱的饮料,一本杂志,一次电影院热播的片子,或者一个动作,一个习惯都会极其内心幸福的感觉,人人都是,无论他们是单身的还是结伴的,无论他们是贫穷的还是富足的,更无论他们是感情充沛的还是麻木不仁的。

我的小幸福也许就是一些习惯和一个理想,以及那些急切地想要做好的事情。没那么具体,但也不空泛。

渐渐的,生活中很多本该抱怨的东西已经不那么看重了,相反地是开始给自己越来越多的要求和压力,现在的我高强度的工作以及高强度的接受新观点新技能,就是一种幸福,目前我没有好的方法去把所有的事情理顺,我只能将所有的东西入库,等时机成熟了再去做排列组合和优化的操作,这并不奇怪,至少我不想整天都被孤单的感觉所缠绕,因为其实说到底,我并不孤单阿。

虽说依旧没有非常非常具体的目标,会有的吧,我想。

最好的理想是最小的理想,最好的计划是最能操作的计划。最幸福的就是现在的幸福吧。

[……]

阅读全文

无眠

又是一个没有睡眠的夜晚。

测试、EXCEL、PPT、改图……

邮件收到年度优秀员工评选安排,心里嘀咕着:关我什么事儿。是啊,在这里,制度仅仅是一种洗脑得工具,并不是什么可执行的政策或者规范。否则我又何以仍然忙碌着做这些无谓的事情呢?

生存?我早就不担心生存的问题了。

生活?这样的生活,有还不如没有。

追求?呵呵,更滑稽。

知识能力经验的积累?我想我锻炼的仅仅是打字速度罢了,如果一定要文文绉的带个帽子的话,我想我锻炼的仅仅就是耐力罢了。

又或者是责任?

我觉得是自己定位的问题,一开始就错了,后来又错了,结果更错了。

劳动强度永远说明不了什么问题,估计天下间的管理者都这么认为。劳动能力也永远没有什么客观标准,下流的主观能动性才决定了实质存在的那些肮脏的定义。何必呢?

当然,我依然相信那些人现在仅仅是暂时的瞎了眼睛或者猪油蒙了心,我是个自我安慰型的坯子,可惜,他们是自我陶醉型的……

[……]

阅读全文

那些朋友

2007最后日子里,我见到了远方的那些朋友,远方这个词稍微有些夸张,但尽管如此,我仍坚信着他们就在我的身边。

森森、蕴文、安、霍洁莹、还有enya。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走进每个人的现在和过去,除了友谊,其他似乎都变得虚无缥缈。从他们的身上,我看到了很多自己曾经的影子,也看到了很多自己的向往,人们的确都是奇怪的感性的动物,无论我关心的或多还是或少。

看到他们纵情的时候,一种畅快的感觉。好久没有这么纵自己了,很怀念以前和森森的“尽兴”,我们都年轻,但这个年代的我们身上都不知不觉地背负了许多本不该属于我们的东西,于是我们都在不同程度的压抑着自己,缺少的就是这种稍显意犹未尽的尽兴。

也看到了一些悲戚,没办法,生活就是这样的。一帆风顺反而成了悲哀。我不相信命运,强悍的绝对是信念和勤奋的努力。当然,我明白那种感觉,那就是:人人都是需要安慰和照顾的。我自己也不例外。

忽然就来到了2008,我感到措手不及,没有任何的准备,也没来得及期望什么。长大了之后觉得日子越过越快,越来越赶不上了。

总之祝所有人都安好吧,呵呵,过了这么久,连祝福都不会了。

当然,所有人最后还是会幸福的。

[……]

阅读全文

感受消失

我觉得自己已经消失了,消失在网上,消失在人群中,消失在别人的记忆里。

妈妈包的饺子,15天了,还冻在冰箱里,也被我彻底给忘了……

生活过于忙碌,我不停的抱怨,可是自己又努力的在拒绝平庸,结果导致了自己的消失。

顿时觉得自己的方法用错了,我本应该感受生活中更多的东西,可是那些时尚的,炫目的,流行的……我却已经难以融入进去,最后连捡起来的力气都没了。

消失吧,都消失吧,都乱七八糟的。

[……]

阅读全文

能量殆尽

口袋里还剩下10块5毛钱,当然,CCNP的钱留下了。真没想到自己能穷成这样了。乘坐着能把人挤饿的地铁三号线,再晃悠一会儿263,终于回到家里。

心情很不好,的确是因为一些事情自己没能力去摆平。放任它,却担心它。

现在只想好好洗个澡,好好让自己睡一觉,最近太敏感了,听旋律奔放的音乐都会感到伤感。有人说是因为孤单,我觉得不是,可能是因为看不起自己吧。这辈子第二次有这种感觉,第一次是高三的时候,第二次是今天。

但我相信日子本来就是好好的,因为人们都过的好好的,只不过是我觉得不好罢了,安慰自己的方式其实有很多,也包括对自己和周围冷漠,对么?

能量开始殆尽,夜晚依旧空虚,经常半夜醒来却不知道自己在哪儿。直到深深的恐慌再也抵不过沉沉的睡意,才能踏实下来。然后做奇怪的梦,早上醒来依然不知道自己在哪儿,很费劲儿才能弄明白……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我还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以及还能做什么,可能这就够了……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