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眠

又是一个没有睡眠的夜晚。

测试、EXCEL、PPT、改图……

邮件收到年度优秀员工评选安排,心里嘀咕着:关我什么事儿。是啊,在这里,制度仅仅是一种洗脑得工具,并不是什么可执行的政策或者规范。否则我又何以仍然忙碌着做这些无谓的事情呢?

生存?我早就不担心生存的问题了。

生活?这样的生活,有还不如没有。

追求?呵呵,更滑稽。

知识能力经验的积累?我想我锻炼的仅仅是打字速度罢了,如果一定要文文绉的带个帽子的话,我想我锻炼的仅仅就是耐力罢了。

又或者是责任?

我觉得是自己定位的问题,一开始就错了,后来又错了,结果更错了。

劳动强度永远说明不了什么问题,估计天下间的管理者都这么认为。劳动能力也永远没有什么客观标准,下流的主观能动性才决定了实质存在的那些肮脏的定义。何必呢?

当然,我依然相信那些人现在仅仅是暂时的瞎了眼睛或者猪油蒙了心,我是个自我安慰型的坯子,可惜,他们是自我陶醉型的……

[……]

阅读全文

WEI了

        生活越简单越好,因为工作的关系,现在几乎没有时间想别的事情,思想已经WEI了,精力也WEI了。
我想我最近是开心的,生活在令我不断的获得,我手头有了那么多生存的种子,同时我也在不停的将它们播种下去,期待着来年的收获!
想的事情越来越少了,习惯于那几条简单的路线,以及那几个熟悉的面孔,这样就不会有纷争。同时,我发现自己真的是对任何事情都保持着澎湃的热情,我想这应该是一件好事情吧!
开始有些梦想了,不过还仅仅是在雏形之中,等我弄明白再说吧!
WEI了,加班!睡觉![……]

阅读全文

变革在继续,我们在成长(四)

是该考虑自己的方向的时候了,如果要完成个人的转型,那么现在是个合适的时机,否则,自己就只能坐吃山空了。
如何转呢?其实也就两种选择,要么追求利益最大化,要么追求强悍的生存技能。前者比较诱人,因为可以看见很美丽的金钱数字,而后者令我犹豫不决,如何培养,令自己的能力更为强悍呢?
其实我也不知道什么样的能力才算是能力?记得前几年有个相声,里面所说的综合能力大概是(我的台词记得不太清楚了): 在相声界,小品演的最好,在小品界,编剧干的最牛,在编剧届导演做的最棒,在导演届相声说的最溜……   不可否认,这的确是一种能力的体现,同时也能够让人左右逢源门门吃香。那么,传统的精湛能力也会因此而被颠覆和没落,将不会再有人去专一的浸淫在某一项技能或者技术当中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判断,因为我理解的综合能力是指各个方面都能后独当一面,只有这样才算是真正的游刃有余。而我现在该做何选择呢?这可能就是道家的一和众的问题了,到家揭示了一个众之间的相互转换的条件,却没有得出一个众之间哪个更具备社会适应性的结论,在此我也就不难为古人和我的阅读神经了。
我想得很简单,还是[……]

阅读全文

变革在继续,我们在成长(一)

前言:面对最近的情况,我很想能够把自己的心情和感受用栏目专题记录下来,于是想到了这个BLOG,在现实生活中,无论我是怎么一个人,在BLOG里的我却发生了变化,虽然BLOG离不开生活,但这里终究要比生活轻松许多,感谢BLOG给世人提供了一个这样的平台,在这里,连接我们内心的,只有网线……

        动荡着,这里依旧动荡着,能够存活下来的,是幸运的,也是坚强的。
变革其实不是战争,当然也不是什么喜事儿,它其实就是制造一个动荡的环境,然后让大家看清各个人的嘴脸,也就是说,简单的将被卷入变革中的人先筛选,再分类。这个过程是很滑稽的。我昨晚做梦的时候,突然梦到了古人说的“拍马赶上”,心里觉得好笑,其实“迎头赶上”这个词是可以被广泛应用的,而更多的时候人们更愿意说“拍马赶上”,前者可能更积极更实力派吧,而后者,“赶上”的办法就是“拍马”。后来和几个朋友聊了一下这个问题,我们的结论还比较中肯,至少我们肯定了“拍马赶上”者的能力和心理素质,无论如何,如果我们逆向思维的话,这种能力是完全值得被肯定,也是完全有利于局势的发展的,换句话说,将复杂问题简单化了,简化了筛选的过程、简化了分类的过程,那么[……]

阅读全文

生存的缝隙

生存在缝隙之中,我们张望着外界的光明,在黑暗中呆久了,一点光芒都会感到刺眼,浑身都会有被灼伤的感觉,于是伸出去的躯体又缩回到缝隙中,继续焦灼的等待着,内心此刻充满着矛盾,向往着光明,却被光明所斥退,就好像医生拯救生命时被感染一样,善念就这样被伤害和恐惧所降伏……

貌似要出大事儿了,长久以来,互相交错断裂而形成的罅隙将要被新的力量挤压而合拢,我们感到了突入袭来的拥挤和尖锐的刺痛,我们尝试着用肢体去抗衡这股外加的不友善的力量,可是发现事态越来越不受我们的控制,或者从来没有被我们所控制过,于是我们又尝试着妥协,结果又发现,这股力量并不希望我们的尸体腐烂或者仍然生存在这些缝隙之中,那我们该何去何从呢?

外面是灼伤躯体的阳光,周围是蛮横的不友善的力量,我们只好选择游走,接着寻找着生存的缝隙,我们因为无所谓所以无所畏惧,对于我们来说,抗拒和妥协的目的都只有一个,那就是生存下去,我们没有谈过任何条件,可能也是因为无所谓所以无欲无求,而此时此刻,我们只要一个缝隙,一个能够藏身的地方,仅此而已……

以上内容,写于悄然而来的变革之前,另外,和感情无关!

[……]

阅读全文

看看这些泡沫

        ITDB.cn通过对新生网站盈利模式、流量以及业务前景等诸多因素的分析,得出了中国互联网景气指数排行,而其中死亡机率最大的十大网站则是:

一、博客网

上榜理由:
1、管理混乱,CEO决策失误,团队走散;  
2、相较于比较成功的老牌互联网企业而言没有持续性、规模化的赢利方式;  
3、内容繁杂,没有独到之处,缺乏粘性,留不住访问者。  
4、新浪、搜狐等大型门户网站也蜂涌而上开始办博客,挤压了大量生存空间。

二、大旗

上榜理由:  
1、模式没有意义。属于资本骗局;  
2、功能比较单一,虽然有发展其它形式的可能,但需要资金做后援,而这些恰是大旗的难点;  
3、定位产生分歧,转型之路到底能否走下去,前途难料;

三、56.com

上榜理由:  
1、靠擦边球和病毒营销而渐成气候,口碑太差; 
2、盈利问题未解决。除却口号似的宣言,缺少发展的原始动力;  
3、广电总局关于视频新政,是网站发展的一大壁垒。
4、CEO决策层不务实。

四、中搜

上榜理由:  
1、网络猪在品牌塑造上失败,贪大贪全。市场推广兼具实惠和名气两大重任,中搜总是游[……]

阅读全文

关于未来的思考

      和一个很要好的哥们儿在周末的时候聚了几天,喝酒吃肉,唱歌打球,很欢畅,同时陪同他老人家畅想了一下未来,引发了一些讨论。
其实很简单,他现在的茫然和我半年前一样,年轻人嘛,尤其是涉世不深,理想都很不现实。会觉得自己有不甘心,会担心自己什么都不会,会有“投机”的心理……其实归根到底,就是自己缺乏一个“目标”,加之“底气不足”罢了。
貌似这个也不是几次讨论就可以解决的问题,但是缺乏生活和生存的目标,这个就比较残忍了。先有生存才有生活,那么对于我们这些还在为生存奔波的人们,理想化的生活和一切的不甘心是多么不现实啊,可是,我同样也问了那个哥儿们:“现实就一定好么?”[……]

阅读全文

失落迷城

        闷热的日子,太多不幸的消息。
一对好朋友的情感又出现裂痕了,我不便多问,只是说:“有空儿找我喝酒。”或者“需要的时候就找我。”想起,庄子说的:“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前几天我还认为这是对理想爱情的隐喻,现在看来这里说的是悲壮且被赋予潇洒含义的告别,或者庄子所说的“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辨,以游无穷者,是为逍遥。”可能是一种变种的逍遥,是在痛苦背后的觉悟。
还是在狭小的空间中小心翼翼的生存着,每天头疼的不是该怎么创收和完善,头疼的是该怎么说话,该怎么做人,该怎么面对?我很嫩,但是我还算精明,还懂得进退。可是不能期望所有人都和我见地一致,有些人也许是真傻,或者更深一层的故作聪明,他们在伤害别人的同时还能真正的不知不觉,但是在某个历史时期中,又无法让他们看到,又无法保持平衡,那么我只有隐忍,用独到的方式,观察并且思考,然后修身养德,追忘养性……
还有周围朋友遭遇的生老病死,令人觉得生命的无常和无力,反复求证价值取向的重要和检索遭遇之中的变化。古人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原来应该是这样理解的。那么又如何理[……]

阅读全文

移动“11条” 酝酿梦网6年最大风暴

来源:《财经时报》】 【作者:李言川

        整顿SP,不论是“挥泪斩马谡”还是“壮士断腕”,对于中移动来说都是要以牺牲行业发展为代价的,但短暂的痛,胜过于整个行业因为民怨太深而彻底灭亡 一场阴霾的小雨,却可能带来移动梦网6年最大的暴风雨。
5月20日,北京一个并非阳光的周末。如果中国移动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移动)数据部这一天在北京某宾馆制定的“11条”意见,最终得到了中国移动集团高管的签字确认,那么“520”将成为移动增值行业最具有意义的一天。
这所谓的“11条”意见,全部是关于移动梦网今后发展和管理的框架政策,《财经时报》从可靠渠道证实,中移动将针对SP行业出台一系列管理新策。此次力度之大,尺度之严,打击面之广,有可能创下SP诞生6年来之最。

移动不惜牺牲梦网       
5月21日,一位接近中移动的人士向《财经时报》透露:5月20日,为了应对梦网SP违约情况带来的用户投诉,中移动在北京召开了一次关于业务规范性的内部讨论会,各省针对目前的违约重点现象进行了讨论,并初步达成11条框架性政策。
“这11条内容可以说条条是[……]

阅读全文

离开-那些嘴脸

看够了众生相,看够了那些嘴脸,紧闭双眼,不想再被污染。
神秀:“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六祖慧能:“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
我想要做到那至“无”的空灵,可是天意使然,不得不又去面对那些嘴脸。没有一天,那些嘴脸
是平静的。其实,不在乎嚣张与否,不在乎高傲与否,但是在他们看来,毫不在乎似乎也是一种罪过
。我没有争强好胜之心,也没有一己私念,但是却被拉进这失意角逐的漩涡之中。真的有点弄不明白
,那些嘴脸为何时而可爱,又时而可憎。
有时,他们向我灌注着风马牛不相及的大道理,有时,他们向我榨取着无上的口角利益,还有时
他们撕破嘴脸有一些可笑的把戏来骗取他们认为是他们应有的自尊……他们伪装的很好,可是我不情
愿的成了唯一的清醒者,要是笑里藏刀都可以用于自保的话,我还有什么做不出来呢?只不过是一个
是否迎合的问题。儒家说中庸,道家讲空无,法家摒弃礼制,佛家最后说起破灭与浑圆,似乎没有一
种能够迎合这些嘴脸的欲望和所求,于是我觉得很累,同时也很混乱,这种混乱不是空穴来风的,就
好象李善长盖相府要刘伯温算风水一样,双方都在警[……]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