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走

5289064

天津,2006年度我走访的最多的城市,每次都只在这里逗留5-6个小时,我不愿意去感受这个城市的所有,它的颓败和破碎的气息让我觉得厌恶,可是我经常来这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者只是为了让我在这里多消磨一下自己吧,感受这个东西是时间拼凑出来的,文字也只是其中一种表达形式。

工作的压力越来越大了,虽然大部分是自己给自己的,我一直都认为自己还算是个负责人的人,所以我视工作为每天最重要的一部分。但同时,我也知道我是个容易压抑的人,自己创造了一些感受,自己亲手埋藏,回头再自己亲手挖掘出来……接着,我就开始认为自己是个性情刚烈的人,压抑是一把双刃剑,但我却能让自己完好无缺……

其实每次,都可以坐下午4点的车回北京的,但是每次我都会熬到晚上19:20,并且只能购买一张无座的站票,我厌恶这里,可是令我更失措的是:回到北京我又能干什么呢?于是我尝试着不带着任何感情色彩的游走在这个城市的心脏,不为这里的任何事物滞留,走着,走着,也就习惯了。也愿意在街角去停留片刻,去发散着天性中快要被泯灭的错觉。我一直都觉得,一个男人嘛,无论他内心是多么的细腻,他也仅仅只能把所有的感觉搁置在blog这样的隐性人群出没的平台[……]

阅读全文

又是周末

从天津回来,在办公室折腾了一天,就这样,又到了周末,明天做什么呢?先说说昨天吧

其实昨天我只记下了一件事情,就是在爱天津的一个小破巷子里吃“阿里巴巴”(新疆人是不是都长得像阿里巴巴?)的烤肉,和一个“阿里巴巴”聊天,他很困难才能听懂我说的话,所以我要讲的很慢很慢,他也很困难才能说好普通话,所以他也讲的很慢很慢,就这样,他依旧的告诉我,并且指着对面面色昏暗的另外的几个“阿里巴巴”说:“他们。。不好”。同时用手在自己的裤腿上比划着,告诉我,他们的裤腿里都藏着刀,是用来抢劫的。他是个孩子,说起这些的时候令我真的觉得爱憎分明,后来他又说,那些人曾经抢了一个手机,并且把手机挂饰送给了他,说着还拿出那个维尼熊挂饰很开心的玩弄着。多么单纯的一个“阿里巴巴”啊,一个不知道世事的孩子,一个挂饰就可以征服的孩子……

妈的,又是天津!

明天?去给小舅子买PSP,本来今天侃儿哥说要吃饭的,结果他放了我飞机……只好明天中关村见了。

然后明天我还干什么呢?

妈的,又是周末!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