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午夜的机场高速依旧灯火通明,车里飘扬着陈亦迅的爱情转移,心随着悠扬的歌声企图忘却忙碌纷扰的世界。可是熙来攘往的车辆的急速奔驰,又似乎告诉着我,这个世界还在高速的运转着,人们从一个地方飞奔到另一个地方,结束或者开始着一件又一件的事情。

夜里穿梭的人们就像一具具行尸走肉,其实我知道他们并不想这样,但是现实使得他们并没有任何自己的时间、空间甚至信仰。各种各样的东西驱使着他们耗尽所有力气去投入或者换取。然后他们失去自己,失去人格,失去信仰,失去简单的判断和行动能力。这样的生命其实就只剩下躯体,灵魂已经被出卖或者贩卖了,精神是一种虚构出来的感官职能……这个时候,往往讨论的“当梦想照进现实”都变成了“当梦想欺骗现实”,人们麻木的认为现实的状况其实就和梦想中的一样。但其实仅仅是“梦想”利用了人们最原始的脆弱的抗性,给现实加了件外衣,然后兜售了人们的灵魂……

这一切都从人们对于这个世界逐渐的失去反抗能力开始。毕竟人们生于这个物质世界而并不是人们始创了这个物质世界,对于世界的物质性来说,我们的地位是和任何生灵都平等的,只不过人们的能力和投入性都超越了其他生灵,因此可以享受的更多。当然,这个世界基本上还是[……]

阅读全文

变革在继续,我们在成长(六)

        ——————————————————————————-
大师:“先生为何无语?”
我:“心思也。”
大师:“心有何思?”
我:“忽而思人,忽而思物。”
大师:“人者,事也。物者,无也。先生心中惟事而已,不知何事?”
我:“谢大师提醒,但我却难以回答,事无头绪,亦无名称,其乱如麻。”
大师:“贫道认为,麻生于野,枝青叶翠,原本不乱。使其乱者,人也。伐枝去叶,又剥于取皮,浆之沤之,搅之缠之,安得不乱?”
我:“大师欲教我返朴归真?”
大师:“然也。”
我:“却何以致用?”
大师:“无用。”
我:“致用则致乱,莫非必然?安得其法,使之用而不乱?”
大师:“贫道不详其法。”
我:“大师尚且不详,似我等人夫复奈何?”
[……]

阅读全文

变革在继续,我们在成长(四)

是该考虑自己的方向的时候了,如果要完成个人的转型,那么现在是个合适的时机,否则,自己就只能坐吃山空了。
如何转呢?其实也就两种选择,要么追求利益最大化,要么追求强悍的生存技能。前者比较诱人,因为可以看见很美丽的金钱数字,而后者令我犹豫不决,如何培养,令自己的能力更为强悍呢?
其实我也不知道什么样的能力才算是能力?记得前几年有个相声,里面所说的综合能力大概是(我的台词记得不太清楚了): 在相声界,小品演的最好,在小品界,编剧干的最牛,在编剧届导演做的最棒,在导演届相声说的最溜……   不可否认,这的确是一种能力的体现,同时也能够让人左右逢源门门吃香。那么,传统的精湛能力也会因此而被颠覆和没落,将不会再有人去专一的浸淫在某一项技能或者技术当中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判断,因为我理解的综合能力是指各个方面都能后独当一面,只有这样才算是真正的游刃有余。而我现在该做何选择呢?这可能就是道家的一和众的问题了,到家揭示了一个众之间的相互转换的条件,却没有得出一个众之间哪个更具备社会适应性的结论,在此我也就不难为古人和我的阅读神经了。
我想得很简单,还是[……]

阅读全文

变革在继续,我们在成长(一)

前言:面对最近的情况,我很想能够把自己的心情和感受用栏目专题记录下来,于是想到了这个BLOG,在现实生活中,无论我是怎么一个人,在BLOG里的我却发生了变化,虽然BLOG离不开生活,但这里终究要比生活轻松许多,感谢BLOG给世人提供了一个这样的平台,在这里,连接我们内心的,只有网线……

        动荡着,这里依旧动荡着,能够存活下来的,是幸运的,也是坚强的。
变革其实不是战争,当然也不是什么喜事儿,它其实就是制造一个动荡的环境,然后让大家看清各个人的嘴脸,也就是说,简单的将被卷入变革中的人先筛选,再分类。这个过程是很滑稽的。我昨晚做梦的时候,突然梦到了古人说的“拍马赶上”,心里觉得好笑,其实“迎头赶上”这个词是可以被广泛应用的,而更多的时候人们更愿意说“拍马赶上”,前者可能更积极更实力派吧,而后者,“赶上”的办法就是“拍马”。后来和几个朋友聊了一下这个问题,我们的结论还比较中肯,至少我们肯定了“拍马赶上”者的能力和心理素质,无论如何,如果我们逆向思维的话,这种能力是完全值得被肯定,也是完全有利于局势的发展的,换句话说,将复杂问题简单化了,简化了筛选的过程、简化了分类的过程,那么[……]

阅读全文

我的精神家园

        这年头,奢望是一种YY,精神是一种隔几年转变一次的轮回!
在文化、道德、情感这些框框条条的挤压下,慢慢磨合了我现在的思想,其实是慢慢的混乱了我的思想精神!
文化:
这个亘古不变的枷锁,如今让人有种错乱的感觉,我曾经认为自己对于文化的信仰来源于古人久远的心态,但如今看来,古人的处境在现实中只能称之为卑微,而我的信仰则被定义成了盲从。毕竟,复古的情绪是永远不可能像耐克古装系列那么畅销的。那么长久以来,我究竟在受什么教育?看什么书?接受什么的洗礼呢?也可能是现实世界运转的太快了,我这类人渐渐的和时代脱节。我觉得快得局促,在如今,就算是名人之间的谩骂也成了文化,据说还是为了满足老百姓的“个性化”。在不耻于如今的这些个嘴脸的为伍的过程中,我渐渐的和时代掉队了,然后,我就变成了文化的唾弃者,然后我丢失了思想的方向;主要是逐渐的开始不理解“文化”这个词的具体指向,难道要演变为下面的对白:A:“你的想法很独特!” B:“恩,我是一个大学生”  这样就太悲哀了!反正我是越来越不懂了,文化究竟现在是什么?籍以YY的温床?
然后[……]

阅读全文

失落迷城

        闷热的日子,太多不幸的消息。
一对好朋友的情感又出现裂痕了,我不便多问,只是说:“有空儿找我喝酒。”或者“需要的时候就找我。”想起,庄子说的:“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前几天我还认为这是对理想爱情的隐喻,现在看来这里说的是悲壮且被赋予潇洒含义的告别,或者庄子所说的“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辨,以游无穷者,是为逍遥。”可能是一种变种的逍遥,是在痛苦背后的觉悟。
还是在狭小的空间中小心翼翼的生存着,每天头疼的不是该怎么创收和完善,头疼的是该怎么说话,该怎么做人,该怎么面对?我很嫩,但是我还算精明,还懂得进退。可是不能期望所有人都和我见地一致,有些人也许是真傻,或者更深一层的故作聪明,他们在伤害别人的同时还能真正的不知不觉,但是在某个历史时期中,又无法让他们看到,又无法保持平衡,那么我只有隐忍,用独到的方式,观察并且思考,然后修身养德,追忘养性……
还有周围朋友遭遇的生老病死,令人觉得生命的无常和无力,反复求证价值取向的重要和检索遭遇之中的变化。古人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原来应该是这样理解的。那么又如何理[……]

阅读全文

尘埃

尘埃是时光的痕迹,而且只有在阳光从缝隙中穿透黑暗的空间时,你才能看到它们是怎样的漂移着,时间走远了,尘埃就堆积起来……

偶尔打扫家里,那是在早上起来,一切还没有迎来光明的时候,感觉到了尘埃的味道,或者就是时光的味道,有一点涩,刺激着视觉和嗅觉,有种催人泪下的感觉,但肯定不是感动和感慨。可能是担心遗忘,就好像忘却了上一次打扫的时间,这之间的空白就是我遗失的记忆,现在只剩下尘埃。急急的去家里寻找记忆,翻相册,看日记,甚至恢复电脑硬盘表面,希望在某个被尘埃落定的角落上能够寻找到过去残留的点点滴滴,却突然领悟,看得越多,原来自己失去的越多,我想哭,但没有泪水,想笑,也没有了心情。

尘埃有时候会让你记忆起些什么,就好像人们能够从树的年轮中联想过去的风雨一样。在工业化逐渐消解着农耕文明的诗意的今天,这种记忆太宝贵了。我们可以一无所有,但我们的记忆却令我们自始至终保存着最基本的统一性和自足性。然而回眸的时候,声音嘎然而止,思想的理性被埋没已久的黑夜顿时涨破————因为我回眸的时候,看到的就只有这些凌乱的尘埃了。于是,打扫心灵的尘埃就成了很痛苦的一件事情,特别是当你发现尘埃下面掩盖着的伤口的时候,你会[……]

阅读全文

古人的逻辑

发工资了,越看自己越穷。

难道真应了古人说的:“君子固穷。”我现在也只能用古人的话来安慰自己:“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虚伪的相信天下人的钱都来路不明而只有清高的自己把持着应有的那一部分,哈哈,骗自己骗到这个地步,震古烁今啊。

钱对我的意义本不大,不过我一直认为那是我能力和劳动量的一种数值体现,所以我把工资分化为两个部分。能力值,和劳动量值。

能力值+劳动量值=工资-个人所得税-其它(其它包括乱七八糟的保险,我从来没弄懂过)

而我把自己的能力值定义在一个提升余地很小的范围内,毕竟能力的提高是有过程的。而个税和其它都是按照一定比例提升或者下降的,那么影响我所得的就只有劳动量值了。

不过,我抱怨并惊奇的发现,我的劳动量是很多人的1.5倍,但劳动量值是许多人的1/3或者1/5。

或者有人卖的是年龄,有人卖的是身体,有人卖的是嘴,有人卖的是……无怪乎侃儿哥常说:“你们公司,人才济济。”

其实不管人卖的是什么,反正我卖的是命,我年轻,没身体,嘴也不怎么老实……

突然觉得古人的逻辑学其实很严谨的,只不过我这个笨蛋今天才发现罢了。

他们的逻辑是这样的:“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所以“君子固穷”!v

[……]

阅读全文

无形的争斗

初露锋芒,便遭人嫉妒暗算,是明哲保身还是逆流而上呢?

职场、官场、名利场……自古就如同战场,要做到进可显贵退可保身实在不容易。不禁想起枫林先生朱升,每每当他觉得自己站在足够高的位置时候他总是悄无声息的匿迹于山林之中,当形势需要的时候他又站出来号令八方独当一面……我又能否做到呢?

刚来半年,我飞速的成就着自己的价值,虽然每天工作时间为常人的1.5倍,但有些人往往看到的只是我爬升的速度与年龄之间的非正常比,于是这些人便开始大作文章,想要拉我下马。说我:“锋芒太露”,说我:“不识时务”,说我:“与某某领导走的太近”,说我:“会因为年轻而拨乱全局”……其实我连“马”都还没有呢,又何来“下马”之说呢?真的是缘于嫉妒和他们对自己能力的不信任吧。我反而觉得,在我的小办公室里,人人只要稍微尽点责任心,那自然会成就无限价值的。

现在做事已经开始畏首畏脚了。

十分想念古人,古人常说:“君子坦荡荡”,但古人还说:“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古人甚至还说了:“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我该遵循先哲的哪一条名理呢?是大刀阔斧的披荆斩棘?还是谋定而后动般的多番顾虑?抑或是泛一叶扁舟,悄然隐没于乱世中卑微的湖光山色之间呢[……]

阅读全文

香山-收获-赠给清澈的朋友

        相机、几个清澈的朋友,在北京深秋的最后带来了比香山红叶更透情的温暖,其实香 山已经没有红叶了,只剩下光秃秃的石头、枯老的虬枝,但在走完崎岖的山路之后,也听到了和感受到了每个人崎岖的故事。
决定去香山,是因为不想独自面对周末,收获则是一份心情。尽管浓浓的寒意在峰顶时遍历了每个人的全身,但是别忘了那里能够最直接的感受阳光,真的挺好。尤其是在看到朋友们身上的事情和经历后,觉得不枉此行。
一些细微的动作,深重的言语和几张充满色彩的写真式人物照片,发现其实快乐和幸福就是这么简单。生活中的许多不快乐的事情就像是布满棱角的石头,尽管曾经用锋利的边角磨蚀着我们的心灵,但最后都被我们放逐在崎岖的山路上了。我们都是这样,曾经是一块满是棱角的石头,在生活的追寻中,在失意的朔风的寒蚀中,在疑问与释疑的碰撞中,已经变成了一块圆滑的鹅卵石。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没有了棱角,但厚重坚硬无比——这就是一份成熟,建筑在关爱和信任以及友谊上的成熟。我看到了很多细微的东西,领略了古人一叶知秋的多情,发现了幸福正颤巍巍的倚在我们身边,只要伸手,我们就能抓住……
我希[……]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