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的在小屋中思考

或许是给了我一个停止躁动的机会,我被派往南京,未来的一个月,将会安安静静的呆在合作伙伴安排的小屋里,或者往来于他们公司和江苏电信之间。

我确实很安静的服从着分配,从上个星期开始,从最大的头儿询问我开始。据说除了我,没人能说的清楚这次合作的事情,这也算是理由么?我安静的上飞机,安静的坐在机舱里并消磨着晚点造成的时间空白。然后在其他旅客对航空公司的抱怨声中安静的睡去。醒来的时候最后一个走出机舱,然后安静的上出租车,看着外面熙来攘往的下班人群。最后走进这个小屋。

我只是在超市买了大量的水,就算是住下了。头天晚上,诧异的觉得少了点什么,可就是想不起来,直到第二天早上,别人给我配了一张189的EVDO卡,我才回过神儿来,原来我已经近20个小时没有上过网了。

我还记得,那个不安的晚上,我一直在看《微软的梦工厂》,看着那些XX博士,XX硕士,XXX士 ,煽情的说着自己在微软中国研究院的事迹。貌似他们都想写的很平淡,但结果都是在歌功颂德,有的赞老板,有的赞自己选择了正确的路,甚至有的说微软中国研究院的成立,是Bill Gates这辈子二个最重要决策之一。这帮所谓的XX士,看来最终还是逃不过世俗的[……]

阅读全文

Google – 产品和服务

Google搜索引擎

        公司产品Google是全世界最受欢迎的搜索引擎,使用一种自创的称为PageRank™(网页级别)技术来索引网页,索引是由程序“Googlebot”执行的,它会定期地请求访问已知的网页新拷贝。页面更新愈快,Googlebot访问的也愈多。再通过在这些已知网页上的链接来发现新页面,并加入到数据库。索引数据库和网页缓存大小是以兆兆字节(terabyte)来衡量的。A culture has grown around the very popular search engine and the word to google has come to mean, “to search for something on Google.”

        由于Google已经成为最流行的搜索引擎之一,很多网站管理员十分热衷于跟踪他们网站的排名,并试图解释他们排名变化的原因。因此,现在已有不少网站提供服务,意图在一些高流量的讨论区内刻意加入商业网站的链接,从而使该网站在Google的排名提高。这种“发明”虽然的确有一定成效,但这种收取客户金钱,在第三者的讨论区[……]

阅读全文

回归潭柘寺

1

4

6

怀着宁静的心情,又回到了潭柘寺
一切依旧
山水之间透着那份佛道入的空灵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在潭柘寺拍照片了
但是每次来这里都会有不俗的作品
很感恩很知足很透情……
忘掉一切烦扰吧,那些揪心的撕心的烦心的闹心的担心的忧心……
又成了一种境界![……]

阅读全文

If The City Never Sleep

12061246281

好像不用睡觉了,过了那个劲儿,再也睡不着了。
继续混迹songtaste,一遍一遍的听那些各种各样的,宗教的、诗人的、一切一切的,特忘我的感觉。
暂时忘掉一切才能暂时忘我,这绝对是种境界,因为时间仿佛丢失了,很好,会觉得如果不需要睡眠,那该多好啊。
找回时间,多大的一个概念啊,还不如闭上眼睛享受那种空无的茫然无措呢,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其实最刺激,刺激得无法呼吸。
有时会觉得自己是在绝望,但我想不是。人们绝望的时候是不听歌的。人们绝望的时候通常什么都不做。
有时还会觉得自己在微笑,也很好,微笑会让人怀念,怀念会让人微笑。
听着听着, 《if the city never sleep》听完了。
发现,一切安好。[……]

阅读全文

其实什么都没变

其实什么都没有变,一切还都是照旧的那个样子。

我还是那个我,梦想着各种虚幻的辉煌,然后每天兢兢业业地做着本职的事情。到处走走、到处看看、工作、失眠、早上喝可乐、挤车、赶地铁,然后发现感觉又失去感觉,偶尔会去旅游,会去拍些照片,或者去喝一杯,反正再多的也做不了什么。

其实挺好的,平凡的生活就是这样,压力存在的同时,仍旧有不少的轻松的时候,失落的同时,回头去想,还是有很多喜悦的事情,只不过往往不好的事情印象容易深刻一些罢了。区别在于,知道这些之后你面对它的方式是什么。

年轻容易气盛,但懂得了之后自然就淡然了,现在逼死我,我也考不上哈佛,那为什么总拿那个就要上哈佛的孩子跟我说事儿呢?这种比较本身就不是在同一个水平线上的,看来人与人的理解能力是不同的。我的理解是,我能做到让我自己觉得幸福就行了。

周末去了很多地方,塞满了冰箱,去买了营养土,种了小花,吃了那家“大头虾”的越南菜,半夜继续失眠,聊天,看英超,喝水的时候洒得满床都是,收拾起了冬天的衣服并在衣柜挂上了夏天,还去了美术馆,看摄影,看油画,喝新出的ZERO COLA IN BLACK,泡茶,喂乌龟,趴在床上东想西想……谈不上充实,但是觉[……]

阅读全文

又一次充满勇气

5284689

“那就干吧”。思考过后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

其实真的不需要什么太复杂的判断,快乐就好,我现在是这么觉得的。

前两天倒是挺挣扎的,歇斯底里的冲着人们咆哮,觉得仿佛人们都欠我什么似的,一副小市民的妒忌心态,后来想想,其实至于么?众多的Y和我这个Y到头来不都是个Y么。

那时候开始忘了自己最擅长什么,开始不记得自己的特点是什么,这绝对是刻意性失忆,故意强调自己其实记得的那些“不记得”的东西。然后自己把自己的信心毁得一塌糊涂,现在好了,心里畅快了。

于是又开始莫名其妙的偷了点勇气回来,订了一堆计划,心里仿佛定好了个模板,按部就班的丢失和偷窃勇气。

反正现在是百折不挠了,工作工作工作,电话电话电话,睡觉睡觉睡觉,该干啥就干啥干啥干啥……

久而久之,发现,成功其实挺简单的,那就是一种态度罢了。勇气其实也不复杂,那就是一种习惯罢了。

又于是,我在YY那种态度的时候养成了那种习惯……

[……]

阅读全文

无题

午夜的机场高速依旧灯火通明,车里飘扬着陈亦迅的爱情转移,心随着悠扬的歌声企图忘却忙碌纷扰的世界。可是熙来攘往的车辆的急速奔驰,又似乎告诉着我,这个世界还在高速的运转着,人们从一个地方飞奔到另一个地方,结束或者开始着一件又一件的事情。

夜里穿梭的人们就像一具具行尸走肉,其实我知道他们并不想这样,但是现实使得他们并没有任何自己的时间、空间甚至信仰。各种各样的东西驱使着他们耗尽所有力气去投入或者换取。然后他们失去自己,失去人格,失去信仰,失去简单的判断和行动能力。这样的生命其实就只剩下躯体,灵魂已经被出卖或者贩卖了,精神是一种虚构出来的感官职能……这个时候,往往讨论的“当梦想照进现实”都变成了“当梦想欺骗现实”,人们麻木的认为现实的状况其实就和梦想中的一样。但其实仅仅是“梦想”利用了人们最原始的脆弱的抗性,给现实加了件外衣,然后兜售了人们的灵魂……

这一切都从人们对于这个世界逐渐的失去反抗能力开始。毕竟人们生于这个物质世界而并不是人们始创了这个物质世界,对于世界的物质性来说,我们的地位是和任何生灵都平等的,只不过人们的能力和投入性都超越了其他生灵,因此可以享受的更多。当然,这个世界基本上还是[……]

阅读全文

失去主题的写作是我这个BLOG的沉淀物,没有思考过想怎样去做这个BLOG的专题,其根本原因是自己已经没有了灵感,那么,没有灵感的原因,想必就是慌了。

刚才还反复的思考,究竟是该写“荒”还是“慌”,后来想想,其实不是都一样么?因为荒芜而慌张,因为慌张,所以感到内心荒芜,的确就是这样。

阳历的2006年已经远去了,但是阴历的狗年还没有结束,我还在本命年的“狗尾巴”上荒渡着我惊恐的时光,这一年,无论是2006还是狗年,都充满了挫败感,我总不能把所有的失败或者慌张都归咎于运气不好吧。2个小时前在写年度总结,还包括未来的展望,我突然发现,这个时候,自己的词汇是如此的匮乏,甚至就想写一个“略”字,还能写什么呢?原来虚度光阴的定义就是如此,可是,这并不是我能够控制的。算了,挫败就挫败吧,但,为何我此时又如此的慌呢?

已经不愿意去想07年会发生什么了。现在的心态就是人们常说的破罐子破摔,当然,这一切仍旧和信心无关。07年想多出去走走,目标应该是各类寺庙吧,的确那里会让人充分的宁静和稳定,那里没有慌,也不必隐藏饥饿的内在,也不用像要面临审判一样感到无助……那里是治疗慌乱的最好去处,虽然冷漠无比,虽然神鬼[……]

阅读全文

看书的乐趣

其实我是因为睡不着,也就是间歇性失眠,才会去看书的,但是书带给我的并不只是时间上的消磨,也可能是因为我精神不集中的缘故,在看内容的时候,会联想很多旁逸斜出的东西,渐渐的,我发现我是有获得的,同时培育了我的理性思考。

每次看书,尤其是重新翻阅以前看过的书籍,我总能有新的获得或者新的发现,不仅仅是文字直观的带来的,还有从我自己思维中随着阅历的深化而衍生的,貌似这就是小学语文老师所说的“和作者默默地交流”,呵呵,没想到到了大学毕业甚至工作了,我才领悟到这个境界。

最近喜欢看互联网周刊,其实也是因为和自己工作或者兴趣爱好比较切口的缘故吧,上面讲的都是成功人物对行业形势的高瞻远瞩,经常让我跟不上他们的思路,但是这些东西都会转化成为我理解的形势,以及交流时的谈资,当然我的理解能力是有限的,所以还没能做到站在同龄人或者同性质人当中指点江山的那种威风,看书如果是为了威风,这不是我的初衷,可是却培养了这样的性格、人格、和出格……

当然,我还是喜欢看中国古代通俗演义小说,很喜欢里面跟美国大片里的救世主完全不同的东方腼腆版英雄主义,喜欢将领,喜欢谋士,喜欢他们的决策,喜欢他们自杀前的盖叹,也喜欢昏庸帝王身边[……]

阅读全文

当这个世界上的人都变成哲学家

最近很不自然的发现,这个世界上哲学家越来越多了,尤其是生活上的哲学思维还在不断涌现着,我稍微分析了一下,原来是无知的人们对现状进行的“要面子的”判断罢了。一意孤行或者坚持自我都只不过是故作清高的告诉别人,那个东西我不想要,其实心里想的要命。

还好我可以接受这些伪哲学家存在在我的身旁,如今似乎心理医生都算是哲学家了。今天,某种观点触碰了心灵,那么这种观点将会是近期的哲学,有一天,另一种观点出现了,那么人又可以摇身一变去信仰另一种哲学。就好象佛教哲学一样,什么事情说到最后还是佛比较有道理,佛经上不乏自相矛盾的东西,问题就在于,这些哲学到最后就变成了“关于‘无所谓’的讨论”,呵呵,真的无所谓么?

身边的哲学家门也是如此,但是真正能坚持的有几个呢?纯粹的哲学家又有几个呢?生活哲学,本身就不需要什么哲学……
很反感关于任何一个问题的纠缠不清的谈话,对我来说,立刻表明立场或者干脆不说话,是最直接的,往往花费在谈论本身的时间就已经超过了这个所谓的问题的哲学的生命周期,尤其是当这些谈话沦为无结果无价值的泛泛之谈的时候,他们又回到了问题未发生的前一刻,大家还是自己的观点,谁也没有说服说,问题依然没有被解[……]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