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

 最近似乎人人都很郁闷,对话中时不时地就流露出了各种各样的抱怨情绪,我也不例外。这年头,低着头做事,夹着尾巴做人,都还觉得事情郁闷,可想而知社会情况多么糟糕啊。
2006年又郁闷了一大批应届毕业生,搜狐新闻上都打出了这样的标题“应届毕业生月薪近半低于1500元 读书无用论抬头”,读他妈的书有球用啊,结合自己现在的情况,似乎可以偷笑了,可是想想,干的活和当初读的书完全不挂钩,整天还听人教导我“大学锻炼的是思维”,靠,老子在高中的时候就能“大学思维”了!而且,最近踌躇满志的想要把大学所学到的技术引进到现在的工作中去,结果黄了,人微言轻,干个球啊!这年头,你就是有新的认知能力,还得具备你的头儿有同样的认知能力的先决条件!所以,没球意思!
最近,还在思考价值规律的问题。价值规律的基本内容:
①商品生产要遵循商品的价值量由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商品的价值量由生产商品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
②商品交换要遵循等价交换原则——以价值量为基础,实行等价交换。
问题是价值规律在我们这里完全被反转了,同时不存在等价交换。一切的交换遵循的不再是围绕价值量浮动。可能这就是资本主义必将被社会主义取代的征兆吧,但是我们竟然是民营企业……还是很郁闷,不过也抱怨不了那么多,把自己的事情都做好就好了,其他的,爱谁谁……
最郁闷的是我还是要立志做一个边缘人物,不是说不想做核心,只是在这里做核心是在太没意思了,在关系网的层叠交错中,以我现在的状态还不适合做一个只说话不做事情的人,这个和中国人民的传统以及SB们对这些传统的狗屎理解有关。人们喜欢尊老爱幼,可是大多数人尊重的仅仅是年龄罢了,经验这个东西,这年头人们懂个屁!因此就有了遍布整个社会的“倚老卖老”或者“小人精”的现象。所以啊,为了遵循这个社会规律,我这个年龄略显尴尬的人还是一边歇歇吧。说起这个,想到“返老还童”,从老到小,在从小到老,按照“尊老爱幼”的原则,这帮人永远都是强势啊。
先这么着吧,冒尖儿要挨打,沉底儿要挨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