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

google就睡在旁边,打着小呼噜
很踏实,很安心的样子
我在电脑前东看看西看看
搜寻着各种各样的人和事物的气息
窥探着发生在周围的所有宿命

看那些深埋已久的他人的日志
听歌
或者大口的吸烟
相信每个人最终都有自己的路以及选择
那些过往的人啊事啊
记忆深刻
却不得不在生活的蜕变中亲手将它擦去
或者干点别的事情来淡化那些过往的:
失落、被骗、放纵……的感觉

我倒希望我说的都不是我
或者不再是以前的那个我
因为我可以轻易的融入到任何一种真实当中
然后麻木自己的感觉
可以让疼不再是疼……

但至少我现在觉得是重生了
或者是一种新的真实吧
我贪婪的感恩着
然后回过头看看旁边的google

很踏实很安心的睡着,打着小呼噜……[……]

继续阅读

其实什么都没变

其实什么都没有变,一切还都是照旧的那个样子。

我还是那个我,梦想着各种虚幻的辉煌,然后每天兢兢业业地做着本职的事情。到处走走、到处看看、工作、失眠、早上喝可乐、挤车、赶地铁,然后发现感觉又失去感觉,偶尔会去旅游,会去拍些照片,或者去喝一杯,反正再多的也做不了什么。

其实挺好的,平凡的生活就是这样,压力存在的同时,仍旧有不少的轻松的时候,失落的同时,回头去想,还是有很多喜悦的事情,只不过往往不好的事情印象容易深刻一些罢了。区别在于,知道这些之后你面对它的方式是什么。

年轻容易气盛,但懂得了之后自然就淡然了,现在逼死我,我也考不上哈佛,那为什么总拿那个就要上哈佛的孩子跟我说事儿呢?这种比较本身就不是在同一个水平线上的,看来人与人的理解能力是不同的。我的理解是,我能做到让我自己觉得幸福就行了。

周末去了很多地方,塞满了冰箱,去买了营养土,种了小花,吃了那家“大头虾”的越南菜,半夜继续失眠,聊天,看英超,喝水的时候洒得满床都是,收拾起了冬天的衣服并在衣柜挂上了夏天,还去了美术馆,看摄影,看油画,喝新出的ZERO COLA IN BLACK,泡茶,喂乌龟,趴在床上东想西想……谈不上充实,但是觉[……]

继续阅读

我很想念TOMMY

Tommy是以前在成都时候养的一条可卡狗,应该是一条纯种的英卡。我记得那是在2002年10月29日的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在春熙路步行街口的天桥上买下它的,那时候,它还没有我的一只鞋子大……

直到它死之前,它一步都没有离开过我的身边,这是让我最感慨的。

我记得那时候我一个人住在学校附近租的一间公寓中,44平米的空间我和它相依为命,它在那个小区有很多很多朋友,威龙、Tiger、公主、朱浩然(它的主人姓朱,因此……)、Marry、阿呜……而我,秉承一贯的独行侠风格,在学校、公寓、成都大街小巷之间来往穿梭。当然,大多数时间都是它牵着我(它太活跃了,与其说是我溜它,不如说是它溜我)。每天早上6:30,它就开始刨门(要知道在那些日子里我通常5点才睡下),然后我睡眼惺忪的给它开个门缝,它自己跑下四楼方便一下,顺便去那些“狗友”家吃个早餐,然后回来接着卧在我身边……它很聪明,这是我不得不说的。

每天就是玩啊玩啊,我记得那是买了辆自行车,在后座侧面装个小框,带着它去郊游,日子就是这么的简单,的确,人与人的关系太复杂了,我们两个却过着踏踏实实地简单生活。威龙也常来我们那里做客(威龙是只大金毛),那些日子中[……]

继续阅读

失落迷城

        闷热的日子,太多不幸的消息。
        一对好朋友的情感又出现裂痕了,我不便多问,只是说:“有空儿找我喝酒。”或者“需要的时候就找我。”想起,庄子说的:“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前几天我还认为这是对理想爱情的隐喻,现在看来这里说的是悲壮且被赋予潇洒含义的告别,或者庄子所说的“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辨,以游无穷者,是为逍遥。”可能是一种变种的逍遥,是在痛苦背后的觉悟。
        还是在狭小的空间中小心翼翼的生存着,每天头疼的不是该怎么创收和完善,头疼的是该怎么说话,该怎么做人,该怎么面对?我很嫩,但是我还算精明,还懂得进退。可是不能期望所有人都和我见地一致,有些人也许是真傻,或者更深一层的故作聪明,他们在伤害别人的同时还能真正的不知不觉,但是在某个历史时期中,又无法让他们看到,又无法保持平衡,那么我只有隐忍,用独到的方式,观察并且思考,然后修身养德,追忘养性……
        还有周围朋友遭遇的生老病死,令人觉得生命的无常和无力,反复求证价值取向的重要和检索遭遇之中的变化。古人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原来应该是这样理解的。那么又如何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