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我的“唯一”

         我又成了唯一,世事难料,但也合情合理。
昨天开例会,心情在两极之间摇摆了一回,从冰火的斗争中逐渐坦然起来,没错,就当我是一傻子,或者是一智者,虽然名分不同,但结局,殊途同归,要想游刃有余的穿梭于这两者之间,那么,坦然,就是唯一的坦然。
据说是因为组织分工的问题,我是这样安慰自己的。做内容的,理所应当的获得,做技术的,理所应当的获得,做收入的,却隔离在外,以至于有人问我是否和上层出现了矛盾,否则连“照顾”二字都没有和我对应的映射关系。我知道,其实在那时的小分队里只有我一个人,也因此,再此时,唯一的还是我一个人。以上的话语没有一点言不由衷,我失望,我接受,我坦然。
今天还是很好的开始了,虽然在会议室里,莫名其妙的被训斥了一通,但是我理解换位思考的道理和“莫名”的本质,这没什么,价值观会主导人们的行为,就比如如今黄金昂贵且稀少,如果有一天人们的价值观发生了转变开始了对水泥的热爱,那么人们就会住上黄金的房子,戴上水泥的戒指和项链……
哦,对了,和侃儿哥约定的歌词的事情我已经开展了,写了前半段,还没有构思好高潮,大致如下:

《80’s后——咆哮》
轻易的给出诺言
失落着放弃缠绵
冰火两极
摇摆不停
快乐的悼念
游离在繁华边缘
信仰却遭到轮奸

黯然的勇往直前
恐慌着偏离原点
背叛梦想
逃离阳光
挥霍着明天
怒吼着寻找底线
咆哮着撕碎时间

*…………………………………………
(以下应该是高潮部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