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眠

又是一个没有睡眠的夜晚。

测试、EXCEL、PPT、改图……

邮件收到年度优秀员工评选安排,心里嘀咕着:关我什么事儿。是啊,在这里,制度仅仅是一种洗脑得工具,并不是什么可执行的政策或者规范。否则我又何以仍然忙碌着做这些无谓的事情呢?

生存?我早就不担心生存的问题了。

生活?这样的生活,有还不如没有。

追求?呵呵,更滑稽。

知识能力经验的积累?我想我锻炼的仅仅是打字速度罢了,如果一定要文文绉的带个帽子的话,我想我锻炼的仅仅就是耐力罢了。

又或者是责任?

我觉得是自己定位的问题,一开始就错了,后来又错了,结果更错了。

劳动强度永远说明不了什么问题,估计天下间的管理者都这么认为。劳动能力也永远没有什么客观标准,下流的主观能动性才决定了实质存在的那些肮脏的定义。何必呢?

当然,我依然相信那些人现在仅仅是暂时的瞎了眼睛或者猪油蒙了心,我是个自我安慰型的坯子,可惜,他们是自我陶醉型的……

[……]

阅读全文

彻底累垮了

2006年的最后一天,有一种彻底累垮了的感觉,这种感觉以前从来没有过,因为自从有记忆开始,我就没有过疲惫如此的感觉,从内心到身体,并且已经产生了惧怕的幻觉。

都是因为工作,近一个月来对着那台发射出无限辐射的机器,那曾经是兼职人员干的活,但是我现在也要兼顾起来,平素的邮件已经让我忙于应付,大大小小的杂事儿令我焦头烂额,有时候我心里有那么些对于业务的新思路,同时我认为是能够立竿见影的带来收益的,可是我几乎没有思考的时间和空间了,我觉得我是在消耗着生命资源,而并不是在享受着工作的乐趣,我惯有的创造性也渐渐的被冰封了,而别人呢?走过众人的电脑前,星级争霸、魔兽、拖拉机……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网络或者单机游戏沾满了他们的整个电脑屏幕和他们的面孔,可有什么办法呢?因为我不是别人,我必须对得起我的工资,而不是假装对得起自己和父母……

下雪了,播音员嘴里的“一毫米的雪量”竟变成了满天的鹅毛,可我的心情似乎和去年一样,我记得去年也是12月底的时候,我写过一篇文章,我贴出来吧,不想再重复写作了,因为心情却是和去年是一样的……

原文如下:

2005的最后一场雪

8点,走在去公司的路上,天上飘起了[……]

阅读全文

打球-KTV-生活?

带家富去认识新朋友,他比较欢。很少见他这么兴奋,可能是郁闷的太久了吧,让他认识些异性朋友,总比周末总和我无聊强!

打球,北交大南门,破烂不堪的球馆,和我的球技十分不合衬,家富作为对手,我实在得不到锻炼的价值,2小时的打球结束后,大家都因为满头大汗而喊热的时候,我却觉得冷,因为我真的没怎么动嘛!半年不打球,手感还在,我很庆幸,争取每周都能活动一下吧,当然,我更希望能有几个让我也跑起来的对手。再当然,如果是为了家富的#@#$!$%的事的话,又另当别论!

唱歌,眼镜蛇,效果还过得去,主要是近,省得到处跑,最近KTV去多了,嗓子有点累,家富依然是那个” 捂肚子” 型歌手,陶醉的不得了,当然,调依然还是拉不回来,不过学妹们唱得还不错。我的确是累了,声嘶力竭的为得是一种宣泄。

周末依旧很忙,开会,见这个见那个,安静在家无聊电视的时候竟然浑身发痒,剧情稍微感人点我就会反胃不已,看来我真的和现实生活脱节了,我定义为没找到生活的节奏,再找找看吧,现在感觉匮乏的东西太多了……

[……]

阅读全文

以坑蒙为本

我是怀着沉重的负罪感写这篇日志的,夸张乎,不夸张也。

因为我刚才做完了广东联通推广方案,矛盾么?

标致的自我公司介绍,完美的映射存在的和不在的技术手段,铺天盖地的描述缥缈的推广手段,近乎裸露的给出了业务实际的面貌……

此外,配以抠人眼球的图片,强大的不知所云的数据分析和品貌结合阴沟里使坏的承诺作为强援支持……

就方案本身,看来大家都很满意。赞美之言近乎强奸我的听觉神经。

而只有我和同行知道这些方案实施的时候的#¥%*—@!@︿&*

回馈给我的还有成就感,比较自我陶醉自己的语言天赋,尤其是在写方案时那种边写边笑得场景令我飘飘欲仙。没想到自己可以这样的忽悠人,忽悠普通人也就罢了,竟然可以忽悠同事;忽悠同事也就罢了,竟然也忽悠了同行;忽悠同行也就罢了,竟然还可以忽悠运营商……自我领悟了两种开脱模式:1、忽悠不犯法。2、都是老总教我干的……

千万别说给别人听。

负罪感是在我估计到方案实施后的效果之后才产生的,关系型sp的方案其实就是一个拉拢关系的幌子,越是谈论亲如兄弟的合作就越是在残忍的分割着被分割者的肢体,只是分割的刀法和分割所得比例不同罢了。我同情被分割者,但我更同情自己,易地而处,大家其[……]

阅读全文

2005的最后一场雪

        8点,走在去公司的路上,天上飘起了飞絮,这是2005的最后一场雪。
浪漫,是我这个不知道浪漫为何物的最初的感觉。弥漫、视线模糊、血将雪融化……
或许,这纯洁的圣灵之物在这个时刻的到来,是为了荡涤这一年来所有的尘垢,体表的、内心的、看得见的、看不见的……
可能、它们也在无奈的飘飞着,无法上升、无法降落,也不清楚,它究竟是带走了世间的暖意,还是给浪漫陶醉的心里注入喜悦的暖流……
最后,它还是要消逝在物欲横流的世界中。
然而、2005年的最后一场雪,我想的太多了,想到了千古百年,想到了衣食住行、想到了悲天悯人、想到了先哲圣贤、最后想到了自己总得不到完整的生活。
其实、这场雪,可能也记录了整个2005年中我飞絮般的琐事,求职、离开学校、在人群中穿梭、在工作岗位上力不从心,还有在路边看报纸时被人扔给2个壹圆硬币的一幕。
虽然、这些碎片可以渗透到每一个细微的角落,但我总觉得似乎还是少了点什么,不用抬头我也知道,浪漫是2个人的。而我只能在窗边看着许许多多的雪和许许多多的两个[……]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