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诚勿扰

冯小刚的确是神一般的人物,他的视角,他的观点,他的领会能力似乎已经超越了电影本身的范畴。

看着这部片子,不由自主地摸着相机包里的相机,心里想着,那么多漂亮地方我都没去过,D80跟着我真是可惜了……大量的后海的取景,那可是以前我们哥们儿聚会经常去的地方啊,还有杭州、云南、海南……我的记忆不断浮现出来,没算白活吧。

言归正传,这绝对是部喜剧,但是说实话,能看得懂的人绝对要具有非凡的阅历和理解能力。前面看着还好,到了后来,那些十足悲伤场面的幽默,我确实有点抗不住了。当然,这里所说的幽默绝对不是葛优妙语连珠的对白,也不是那些应征女的百态,我想是那些场面。

四姐妹酒馆的一幕,我始终觉得,人生就是个闹剧,不如意和意想不到的事情总是会发生,有多少人进了那酒馆后还能会留下来载歌载舞呢?那四姐妹,还能这样无忧无虑的在一起多久呢?在没有生意的雨天,在只有一个客人的灯光下,这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很多东西是一辈子的,但是很多东西是瞬间的,无论如何,留下来的是美好的。

还有教堂的一幕,一个人究竟能有多少的罪恶,可能很多。一个人究竟能有多少次赎罪的机会,可能很少。正巧碰上了的,又能有几次呢?西洋庙里遇上[……]

阅读全文

变革在继续,我们在成长(六)

        ——————————————————————————-
大师:“先生为何无语?”
我:“心思也。”
大师:“心有何思?”
我:“忽而思人,忽而思物。”
大师:“人者,事也。物者,无也。先生心中惟事而已,不知何事?”
我:“谢大师提醒,但我却难以回答,事无头绪,亦无名称,其乱如麻。”
大师:“贫道认为,麻生于野,枝青叶翠,原本不乱。使其乱者,人也。伐枝去叶,又剥于取皮,浆之沤之,搅之缠之,安得不乱?”
我:“大师欲教我返朴归真?”
大师:“然也。”
我:“却何以致用?”
大师:“无用。”
我:“致用则致乱,莫非必然?安得其法,使之用而不乱?”
大师:“贫道不详其法。”
我:“大师尚且不详,似我等人夫复奈何?”
[……]

阅读全文

真正的观察者会带着笑容离开

        反复思考侃儿哥上次提及的问题:“如果你是一个领导,你有一个自认为很正确的思路,你交代下去,但你的手下并没有完全按照你的思路去做,那么你会去干涉你的手下么?”其实就我个人而言,我不会去干涉的,如果他们没有按照我的思路去做,我很有可能在他们操作的同时,重新按照自己的想法做另外独立的一套,虽然这有点繁琐,有可能会失去下面人的支持或者引起更多的不适应,但是,我还是觉得,我说的,和我做的,以及我获得的,必须是一致的,否则,我会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当然,我还会参考手下做的那一套,和我自己做的那一套究竟哪个更好,我会承认我的过失,但是我不会改正过错,性格所致,无可厚非。
谈起现在的工作,我想我做的就是另外一套东西,当然,我不是什么领导,只不过在我的团体中有一个人正在做和我同样的事情,同时意见的确无法统一。她以她的年龄做为经验,我以我的阅历作为指导,我只能说我不会去尊重一个上了年纪的人的年龄。于是我另起炉灶,我并不是想把我做的付诸于实施,因为我不为她所做方面负责,我只是要一个比较,动机来源于我对自己的信任和对阻挡者的嗤之以鼻。
我的工作心情自始至终都[……]

阅读全文

爱国

        我很爱国,问心无愧!
尤其是在2005年这个多事之秋,我加入了抵制日货的行列。
有人说我的做法太偏激,有人说太盲目,可是,我别无他求,我只是做一个小市民能做到的东西,我不懂政治,不知道外交手腕,更不想去涉及两国之间那种纠缠不清的对话,我仅仅能去做的是,站在正确的那一边……
我参加过许多反日游行,有大学生组织的,有保钓协会组织的,还有新时代抗日联盟统一战线组织的,我想,这大抵就是中国人民的应激性。在这些活动中,我清楚地认识到,中国的民众是友善的,是礼貌的,尽管有偏激的一部分人。至少,所有人不是无缘无故的加入这个行列的。同时,也告诉了所有人,中国人不是甘于被欺负的。所以,当小泉一而再、再而三的参拜靖国神社的时候,当日本汽车广告令卢沟桥的石狮子敬礼的时候,当日本政府无视历史篡改教科书并投入学校的时候,当那个日本留学生在某电台宣布中国人是“支那人”并且只愿意与“大专以上学历的支那人”为伍的时候,当冲上钓鱼岛的中国公民牺牲的时候,当日本大学生在中国某大学上演闹剧的时候……中国人愤怒了,并不盲目,极度清醒!政治上和外交上已经无法再改变[……]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