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产品和服务

Google搜索引擎

        公司产品Google是全世界最受欢迎的搜索引擎,使用一种自创的称为PageRank™(网页级别)技术来索引网页,索引是由程序“Googlebot”执行的,它会定期地请求访问已知的网页新拷贝。页面更新愈快,Googlebot访问的也愈多。再通过在这些已知网页上的链接来发现新页面,并加入到数据库。索引数据库和网页缓存大小是以兆兆字节(terabyte)来衡量的。A culture has grown around the very popular search engine and the word to google has come to mean, “to search for something on Google.”

        由于Google已经成为最流行的搜索引擎之一,很多网站管理员十分热衷于跟踪他们网站的排名,并试图解释他们排名变化的原因。因此,现在已有不少网站提供服务,意图在一些高流量的讨论区内刻意加入商业网站的链接,从而使该网站在Google的排名提高。这种“发明”虽然的确有一定成效,但这种收取客户金钱,在第三者的讨论区[……]

阅读全文

如果云计算 IT将如何(转载)

转载自:http://server.chinabyte.com/456/8160956.shtml

“用户只需要640K的内存就足够了。”比尔·盖茨1989年在谈论“计算机科学的过去现在与未来时”时如是说。那时,所有的程序都很省很小,100MB的硬盘简直用不完。互联网还在实验室被开发着,超文本协议刚刚被提出。它们的广泛应用,将在6年之后开始。

今天,在提供装机服务的网站上可以检索到这样的信息,一个普通白领上班所需的电脑标配是:低端酷睿双核/1GB内存/100GB硬盘,很快,兆级的硬盘就将进入家庭机使用范围。

硬件配置飞速飚高的背后,是互联网上数据飞速的的增长——这简直在挑战人类想象力的极限,海量数据作为一个概念被提出时,单位以GB计。而现在这只是一个小网站的数据量单位。不尽畅想,如果有一天,互联网上可用的数据是现在的1000倍甚至更多时,我们的PC将变成什么样子?硬件会进化到怎样的形态?又或者,个人计算机根本就不必承受如此海量的数据计算?

云计算给出了另一种可能。

云计算是一个新兴的商业计算模型。利用高速互联网的传输能力,将数据的处理过程从个人计算机或服务器移到互联网上的计算机集群中。[……]

阅读全文

我需要但我不乞求

这是一个生活态度的问题,所以很多时候会直接影响结果,而结果就是“满足”或者“不满足”,同时也会影响生活的质量,当然,这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仍然是态度的问题,恶性循环,但是保证了心情舒畅。
因此,很多事情我只能独自去完成,包括很多生活上的事情。
我们可以把生活上的事情分为可购买的和不可购买的这两种,抛开道德不谈的话,我的生活态度就是购买一切可购买的,独自完成一切不可购买的。但是我不能这么做,毕竟我还是个有素质的痞子。我们也可以把生活上的事情分为可乞求得和不可乞求的,那么我的生活态度就是完成一切不可乞求得,放弃一切可乞求的。在我看来这不仅仅是个面子的问题,这是跟导火索,你点燃了,便不知道该如何扑灭,更不知道何时会跳起火星,因此,我宁愿无欲无求,也不愿去求那些自己能力和金钱不殆的事情。
因此我提高生活质量的周期会很长,也因此我对流行事物会缺乏敏感,同时我会被人无比鄙视,但是我是安全的。心情舒畅!
有人能看懂么?[……]

阅读全文

我的精神家园

        这年头,奢望是一种YY,精神是一种隔几年转变一次的轮回!
在文化、道德、情感这些框框条条的挤压下,慢慢磨合了我现在的思想,其实是慢慢的混乱了我的思想精神!
文化:
这个亘古不变的枷锁,如今让人有种错乱的感觉,我曾经认为自己对于文化的信仰来源于古人久远的心态,但如今看来,古人的处境在现实中只能称之为卑微,而我的信仰则被定义成了盲从。毕竟,复古的情绪是永远不可能像耐克古装系列那么畅销的。那么长久以来,我究竟在受什么教育?看什么书?接受什么的洗礼呢?也可能是现实世界运转的太快了,我这类人渐渐的和时代脱节。我觉得快得局促,在如今,就算是名人之间的谩骂也成了文化,据说还是为了满足老百姓的“个性化”。在不耻于如今的这些个嘴脸的为伍的过程中,我渐渐的和时代掉队了,然后,我就变成了文化的唾弃者,然后我丢失了思想的方向;主要是逐渐的开始不理解“文化”这个词的具体指向,难道要演变为下面的对白:A:“你的想法很独特!” B:“恩,我是一个大学生”  这样就太悲哀了!反正我是越来越不懂了,文化究竟现在是什么?籍以YY的温床?
然后[……]

阅读全文

离开-那些嘴脸

看够了众生相,看够了那些嘴脸,紧闭双眼,不想再被污染。
神秀:“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六祖慧能:“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
我想要做到那至“无”的空灵,可是天意使然,不得不又去面对那些嘴脸。没有一天,那些嘴脸
是平静的。其实,不在乎嚣张与否,不在乎高傲与否,但是在他们看来,毫不在乎似乎也是一种罪过
。我没有争强好胜之心,也没有一己私念,但是却被拉进这失意角逐的漩涡之中。真的有点弄不明白
,那些嘴脸为何时而可爱,又时而可憎。
有时,他们向我灌注着风马牛不相及的大道理,有时,他们向我榨取着无上的口角利益,还有时
他们撕破嘴脸有一些可笑的把戏来骗取他们认为是他们应有的自尊……他们伪装的很好,可是我不情
愿的成了唯一的清醒者,要是笑里藏刀都可以用于自保的话,我还有什么做不出来呢?只不过是一个
是否迎合的问题。儒家说中庸,道家讲空无,法家摒弃礼制,佛家最后说起破灭与浑圆,似乎没有一
种能够迎合这些嘴脸的欲望和所求,于是我觉得很累,同时也很混乱,这种混乱不是空穴来风的,就
好象李善长盖相府要刘伯温算风水一样,双方都在警[……]

阅读全文

也谈三教九流

首先,恶俗为本,滥搞是真,大实话是铺垫,扯淡是乐趣……

三教:
儒:充满酸性的一个词,麻醉思想的根源,得势时不饶人,不得势时不屈人,最难搞,最难舍弃。
释:念经的时候才什么都无所谓,在生活中约束很多。不现实。
道:与“释”正好相反。生活中什么都无所谓,念经的时候想法很多。也不现实。

九流:
上九流
帝王:和普通人没什么特别,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站在某个极端看东西,这种情况的另一个极端就是瞎子。
圣贤:虚伪的幌子,但自成一派的严谨,无法一语论述。把信仰提升到某一个高度,让所有人顶礼膜拜,最后自己也糊里糊涂了。
隐士:什么都做不了又什么都不甘心的那种人,生活颓废,故意享受破旧,回归现实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行动比思想慢好几拍。
童仙:传说中的神童一类,用三国时的陈某人的话说:“少时聪明,长大就未必……”孔融因此认为陈某人少时就很聪明了,孔融中年莫名其妙的就夭折了。
文人:酸,最酸的东西。赶不尽,杀不绝,麻烦。但是团体组织及其严格,成名的不成名的都怕文人,中国还好,文人始终不强势,言论缺乏自由的缘故,否则还了得?
武士:张飞为代表,愚忠为表现,贡献非凡,践踏非凡,爱恨的最初载体,生得其所也死[……]

阅读全文

迷走——跳动

        爬起来的时候,看了夏雨的《独自等待》,边看边笑,早在《阳光灿烂的日子》的时候,就喜欢上了这种自述自伐式的简影,看似空虚,其实不空虚;看似无聊,其实意兴阑珊。题材永远是比当代晚一点儿,比现代早一点儿。人物个个都痞的可以,但是阴郁中充满了阳光。觉得像现在的我,毛孔粗大、皮肤干燥、头发凌乱、思维异常、吃方便面的时候会经常偷偷的笑……
昨天晚上,自己的思绪越走越远,yy到了极致,尤其可笑的是,和侃儿哥见了到小陆之后,两个人同时开始郁闷和嫉妒,觉得人家是在捡钱,我们则是在替人数钱。和侃儿哥的yy汇聚到了一个交点上,那就是我们的工作就好象一块大大的馅饼,他是隔着老远观望馅饼的人,我则是围着馅饼边缘一直绕圈奔跑,却一口也吃不上的那个人。所以,当我们“坐到”或者“做到”一起的时候,永远不乏“浪漫”的谈资,我们看起来都很纯洁了,尽管我们有很多恶俗的条件。思维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无尽的迷走了,无法去界定迷走范围的边缘……
小学生讲“五讲四美”,中学生说“四个现代化”,大学生谈“理想道德”,我们则yy,我们喜欢从音乐人的角度去谈歌曲,从gm的角度去弄游戏、从裁判员[……]

阅读全文

揣着明白装糊涂

        这是我最擅长的,也是大实话。
吹嘘拍马我真的不擅长,但装傻我是一流的。现在这个世界上,傻的人的确有傻福,所以我不禁想冒充一下。不然,以后还怎么混啊?
做事情可能就要这样,如果你对每件事都较真儿,那你肯定做不好;如果你对每个人的评价都刻意的在意,那无异于给自己找麻烦;如果你凡事都去追究个所以然,那更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而只有当你看似不明白其实明白的时候,你会有很多操作的空间,很多发挥的余地。就比如,在街上你要是和一个老太太吵架,你准不讨好,人家有杀手锏啊,大不了盘腿一坐,放声一哭,你就认傻吧,如果你还推搡一下,呵呵,除了医药费外,保健品就够你消受的。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就是如此,“老太太”和“小太太”都一样。但如果你斜着眼看着,歪着嘴笑着,点根烟冒着,30分钟就那么闷着,那老太太自讨个老大没趣儿,事儿就结了,不是么?
做很多事情都离不开这个,想到那个当年鲁迅说的:门外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棵还是枣树。这就是典型的揣着明白装糊涂。多有味儿啊。当然除非你糊涂透了,像我们这儿那个“农民”新丁一样,非要去问“为什么两[……]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