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这就是生活

反正开心不起来,也不知道怎么了
每天早上五点半就醒来,晚上一般要到两点才可以舒服的睡下。
无所事事充斥着我本该睡眠的时间
我觉得我总在思考着什么问题
可问题是我就是不知道自己在思考什么
好像在等待什么
自己也不知道在等待什么

几乎一直在网上闲逛,但拒绝打开IM,因为实在不知道需要跟朋友们表达什么
朋友们肯定会理解我的,也不是第一天这样了

会觉得自己其实是在一个荒芜人烟的地方幸存着
会觉得也许生活本就该这样吧
躺在床上
YY
然后
继续YY
然后在YY的快感中睡去,不需要真实……

[……]

阅读全文

上帝的即时信息[转载]

原文地址:Instant Message from God
译文地址:上帝的即时信息
翻译:        wuxuanalsk
转载地址:BLOG中文翻译

================以下是转载内容================

上帝:你好,你是不是呼叫我?

我:呼叫你?没有啊,你是谁?

上帝:我是上帝。我听到你的祷告,你希望我们能聊一下。

我:是啊,我确实在祷告——这能让我心情舒服一点。但我现在确实很忙,我正在处理某件事情。

上帝:你究竟在忙些什么?蚂蚁也跟你一样忙碌。

我: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忙什么?我就是找不到一点空闲时间。生活变得如此匆忙,每一分每一秒都显得那么急促。

上帝:是的。做事情只能让你变得忙碌,效率才能让你获得结果。做事情花费时间,而效率却能帮你节省时间。

我:这我都懂,可我就是摸不着头绪。顺便提一下,我并不希望你用即时信息不断地干扰我的工作。

上帝:我觉得有必要向你阐明一些事情以帮助你摆脱跟时间无休止的斗争。在这个网络时代,我选择了让你觉得舒适的沟通方式来跟你交流。

我:好吧。那你能告诉我么,为什么[……]

阅读全文

告别

告别总是有许多种方式:欢快的、残忍的、无意的、决绝的、荒诞的、坦然地、无奈的、被选择的、隐忍的……

比如和爱的人,和伤害,甚至和时光……爱的,不爱的……一直在告别中……

我打算默然的接受这一切的告别,荒诞的用我自己的方式来面对不可预知的情感,在他们选择告别的时候,我似乎也就是那个被告别的,没有人知会,只是我静静的清楚了这一切。似乎很可笑,面对这些无常,我总是很无能为力,这或许就是被选择者的悲哀,无论以往是如何承诺的,如何幻想的……没有人能够一辈子都是一个“选择者”,但是我却不得不一辈子都作为一个“被选择者”,甚至觉得这个故事彻头彻尾都是一场困兽犹斗的经历,越坚强,越发现后悔药很难被买到。

天意使然,人力渺茫。最后也只能“惟愿天道成,不欲人道穷”。然而悲恸仅在于自己总是一个被告知者。既定的事实,有力无力都要去承受。

整个五一,都在淡漠中奔走,我做不到“什么都不想”,只能去努力的歇斯底里的去思考别的,借以掩饰慌张不安的脸孔表情。然而告别的方式似乎总含有一种约定,五一结束,本以为尘埃落定,却迎来了一场新的告别中的挣扎,我又一次经历了无能为力的煎熬。如果选择是环环相扣的,那么我就是那个[……]

阅读全文

有人愿意赞助我出书,有人说我写不出“名著”

        雨夜心情阿姨说要赞助我出书,我始终觉得我这些小打小闹被很多人认为是“不成熟的体现”的文章,很难在入大众评论家的法眼,至于出书就更别提了。还是沿用我老妈的评价:“你的风格已经形成,就是让人看不懂。”的确,像这样的文章始终就那么回事儿,当然,这也跟看的人有关。无论如何,让我感到欣慰的是,我老妈说已经有一种风格了,同时雨夜心情阿姨独爱有加,甚至她被好几个博友称为我的“铁杆博迷”,更甚至还被某些精神分裂患者误认为她是对我有某种不现实的意思。我欣慰的是大家眼球都在飞速的转个不停,嘴巴也依旧喋喋不休,可是却拿不起一把像样的针去扎破我这个极度膨胀“幼稚”皮球。我得到了足够的认可,同时也得到了足够的非议,感慨万分啊,最起码文章不行,这些认可和非议之间的争论足可以拿出来出书了,现在人都爱看这个,否则就淡而无味。
我时常去想,是不是我写了什么东西令某些人不舒服了,感觉应该没有;那是不是我的嚣张已经足够驮起硕大的骂名呢?我想我还不至于。这或者真的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愚者见愚”的,可是,仁者如雨夜心情、燕子、曹桂锋,智者如我老妈还有侃儿哥,愚者如上周五下午一直怀疑我“是[……]

阅读全文

该整理一下了

一如既往地做我的运营效果分析,看着无数的莫名其妙的数字和最后得出的百分比,享受着麻木的快感,对我来讲,分子每增加1就意味着多收了3-10元不等,当分子越接近分母且无限扩大的时候,就意味着更多的人从“或许还明白点什么”到“彻底不明白了”,这就是sp的运营,像是在爆米花,而侃儿哥说是“中国粮食放大器”。

大同小异吧,只不过爆米花多了点膨化作用。

思维依旧混乱不堪,或者根本就没有思维了。最近总是无法正常的集中精力,可能是过多的手机信号干扰了大脑皮层的反射,反正经常想不起自己在干什么,要干什么,和怎么干。

或者最近有点亚健康吧(憋了好久竟然想到了这么个词,操!亚健康!)睡得很早,早上6点定时新陈代谢,然后就开始等7点15中央二台的天气预报。换台的时候发现北京三台早间节目的女主播非常的漂亮,所主持的节目嘛,就像当的凑合。不过今天早上没等到,下楼吃廉价混沌去了,还吃出了砂子……

领导今天没来,小领导下午才出现,小小领导来了却什么都不做,却还一个劲儿的喊累,可能疲劳是可以传染的。我是传染源。那么被传染者岂不是很幸运?因为小小领导昨天轮休完,明天又要轮休了……轮休,我从去年国庆回来就期待的东西[……]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