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次充满勇气

5284689

“那就干吧”。思考过后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

其实真的不需要什么太复杂的判断,快乐就好,我现在是这么觉得的。

前两天倒是挺挣扎的,歇斯底里的冲着人们咆哮,觉得仿佛人们都欠我什么似的,一副小市民的妒忌心态,后来想想,其实至于么?众多的Y和我这个Y到头来不都是个Y么。

那时候开始忘了自己最擅长什么,开始不记得自己的特点是什么,这绝对是刻意性失忆,故意强调自己其实记得的那些“不记得”的东西。然后自己把自己的信心毁得一塌糊涂,现在好了,心里畅快了。

于是又开始莫名其妙的偷了点勇气回来,订了一堆计划,心里仿佛定好了个模板,按部就班的丢失和偷窃勇气。

反正现在是百折不挠了,工作工作工作,电话电话电话,睡觉睡觉睡觉,该干啥就干啥干啥干啥……

久而久之,发现,成功其实挺简单的,那就是一种态度罢了。勇气其实也不复杂,那就是一种习惯罢了。

又于是,我在YY那种态度的时候养成了那种习惯……

[……]

阅读全文

也谈三教九流

首先,恶俗为本,滥搞是真,大实话是铺垫,扯淡是乐趣……

三教:
儒:充满酸性的一个词,麻醉思想的根源,得势时不饶人,不得势时不屈人,最难搞,最难舍弃。
释:念经的时候才什么都无所谓,在生活中约束很多。不现实。
道:与“释”正好相反。生活中什么都无所谓,念经的时候想法很多。也不现实。

九流:
上九流
帝王:和普通人没什么特别,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站在某个极端看东西,这种情况的另一个极端就是瞎子。
圣贤:虚伪的幌子,但自成一派的严谨,无法一语论述。把信仰提升到某一个高度,让所有人顶礼膜拜,最后自己也糊里糊涂了。
隐士:什么都做不了又什么都不甘心的那种人,生活颓废,故意享受破旧,回归现实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行动比思想慢好几拍。
童仙:传说中的神童一类,用三国时的陈某人的话说:“少时聪明,长大就未必……”孔融因此认为陈某人少时就很聪明了,孔融中年莫名其妙的就夭折了。
文人:酸,最酸的东西。赶不尽,杀不绝,麻烦。但是团体组织及其严格,成名的不成名的都怕文人,中国还好,文人始终不强势,言论缺乏自由的缘故,否则还了得?
武士:张飞为代表,愚忠为表现,贡献非凡,践踏非凡,爱恨的最初载体,生得其所也死[……]

阅读全文

揣着明白装糊涂

        这是我最擅长的,也是大实话。
        吹嘘拍马我真的不擅长,但装傻我是一流的。现在这个世界上,傻的人的确有傻福,所以我不禁想冒充一下。不然,以后还怎么混啊?
        做事情可能就要这样,如果你对每件事都较真儿,那你肯定做不好;如果你对每个人的评价都刻意的在意,那无异于给自己找麻烦;如果你凡事都去追究个所以然,那更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而只有当你看似不明白其实明白的时候,你会有很多操作的空间,很多发挥的余地。就比如,在街上你要是和一个老太太吵架,你准不讨好,人家有杀手锏啊,大不了盘腿一坐,放声一哭,你就认傻吧,如果你还推搡一下,呵呵,除了医药费外,保健品就够你消受的。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就是如此,“老太太”和“小太太”都一样。但如果你斜着眼看着,歪着嘴笑着,点根烟冒着,30分钟就那么闷着,那老太太自讨个老大没趣儿,事儿就结了,不是么?
        做很多事情都离不开这个,想到那个当年鲁迅说的:门外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棵还是枣树。这就是典型的揣着明白装糊涂。多有味儿啊。当然除非你糊涂透了,像我们这儿那个“农民”新丁一样,非要去问“为什么两[……]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