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想念TOMMY

Tommy是以前在成都时候养的一条可卡狗,应该是一条纯种的英卡。我记得那是在2002年10月29日的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在春熙路步行街口的天桥上买下它的,那时候,它还没有我的一只鞋子大……

直到它死之前,它一步都没有离开过我的身边,这是让我最感慨的。

我记得那时候我一个人住在学校附近租的一间公寓中,44平米的空间我和它相依为命,它在那个小区有很多很多朋友,威龙、Tiger、公主、朱浩然(它的主人姓朱,因此……)、Marry、阿呜……而我,秉承一贯的独行侠风格,在学校、公寓、成都大街小巷之间来往穿梭。当然,大多数时间都是它牵着我(它太活跃了,与其说是我溜它,不如说是它溜我)。每天早上6:30,它就开始刨门(要知道在那些日子里我通常5点才睡下),然后我睡眼惺忪的给它开个门缝,它自己跑下四楼方便一下,顺便去那些“狗友”家吃个早餐,然后回来接着卧在我身边……它很聪明,这是我不得不说的。

每天就是玩啊玩啊,我记得那是买了辆自行车,在后座侧面装个小框,带着它去郊游,日子就是这么的简单,的确,人与人的关系太复杂了,我们两个却过着踏踏实实地简单生活。威龙也常来我们那里做客(威龙是只大金毛),那些日子中[……]

阅读全文

隐居

大隐隐于市。

度过了比工作还要辛苦的国庆,终于又回到了平凡的生活中,醉过,HIGH过,浑身酸疼过,现在开始平静……

又开始沉迷颓废的音乐,这就像体内的馋虫,尽管抑制的很好了,但稍微一点点刺激又可以吊起那股劲儿来。

回来后依然很忙碌,但是心态变了很多,也许是责任感在作怪,貌似现在很喜欢及投入现实的工作中,虽然我还是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感觉是实在的,有些东西告一段落了,有些东西又开始了。

开始觉得自己在隐居,简单生活,简单路线,简单的需求……隐藏在这个繁忙且荒芜的城市里面。

广州是个会让人很自在的城市,在这里隐居有种很惊艳的感觉,随时都有新鲜的事情发生。当然,也许这个是由于感觉在欺骗我吧,很自我,那股莫名的味道。

简单生活,这绝对是个不简单的需求,爱与不爱都是这样,所以觉得自己在隐吧,藏在自己背后……

要的可能还是一种态度,取向的可能还是一种目标,展现的可能还是一种行为,紧贴的可能还是一种趋势……

因为尚瀚焜,所以互联网!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