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的战争(续)

        之前的文章里有一篇是《邮箱的战争》,意犹未尽,再续点什么吧。
        说起空间只争,最近粗略的试了一下,几乎所有的MailSP都将自己的邮箱升级为所谓的“无限容量”了,当然这种无限容量仅仅是一个相对的值罢了,或者存在某种共享机制。这里面当然是Gmail做的最好了,照我们老大的话说:“未来三年@163.com会输给Gmail,就是因为Gmail在各方面技术上的优势。”
        可是,今天的话题依然是:邮箱除了提供空间,还会提供什么呢?
        如果说服务,那都太泛了,邮箱能够提供增值服务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情了,邮箱能够具备什么样的基础功能这已经是很同质的事情了,至于邮箱的广告价值,似乎这都和普通的老百姓无关。由此,可以看出,无论是什么形式,什么渠道,什么对象,邮箱最终提供的最终成品就是“内容”。因此,这场战争已经演变成了抢占内容资源的战争。@163.comGmail和各类资源媒体结合,攫取原料的同时,中移动也在尝试着自己做CP,收购凤凰卫视的股份其实要的不仅仅是凤凰卫视的内容,更多的是拓展了和下级以及下下级内容提供商的联系。大家的目的都很明确,老[……]

阅读全文

移动“11条” 酝酿梦网6年最大风暴

来源:《财经时报》】 【作者:李言川

        整顿SP,不论是“挥泪斩马谡”还是“壮士断腕”,对于中移动来说都是要以牺牲行业发展为代价的,但短暂的痛,胜过于整个行业因为民怨太深而彻底灭亡 一场阴霾的小雨,却可能带来移动梦网6年最大的暴风雨。
        5月20日,北京一个并非阳光的周末。如果中国移动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移动)数据部这一天在北京某宾馆制定的“11条”意见,最终得到了中国移动集团高管的签字确认,那么“520”将成为移动增值行业最具有意义的一天。
        这所谓的“11条”意见,全部是关于移动梦网今后发展和管理的框架政策,《财经时报》从可靠渠道证实,中移动将针对SP行业出台一系列管理新策。此次力度之大,尺度之严,打击面之广,有可能创下SP诞生6年来之最。

移动不惜牺牲梦网       
5月21日,一位接近中移动的人士向《财经时报》透露:5月20日,为了应对梦网SP违约情况带来的用户投诉,中移动在北京召开了一次关于业务规范性的内部讨论会,各省针对目前的违约重点现象进行了讨论,并初步达成11条框架性政策。
        “这11条内容可以说条条是[……]

阅读全文

琐碎的17.75个小时

00:00 打开电视机,看欧冠的录像,觉得没意思,拿出《台北晚九朝五》重温一下夜生活的感觉。
02:15 片子看完了,走到阳台去呼吸点新鲜空气,北京是个沉闷的城市,晚上23点之后就没什么人了。
02:30 倒了杯水,啃了口馒头,打开autocad,想给自己的阳光屋做个室内细节设计,结果画了好多草图,也cancel了好多。
03:45 看欧冠 Chelsea VS Barcelona,最后Chelsea 1:2 Barcelona, 感到大快人心,不是因为喜欢Barcelona,只是因为厌恶Chelsea。
05:30 又去倒杯水,看了看Edison和Cincely(我的两只耗子),发呆,后来好像睡着了。
06:45 去了趟厕所,刮胡子,刷牙,洗澡,没找到浴巾,裸着跑出来拿,鼻塞,还好没感冒。
07:50 发短信,打电话。
08:10 出门,找公车,上班。
08:35 到达办公室,就我一个人,开始看别人的blog。
09:00 准时开始工作(同事们通常是9:20到,10:00开始工作),改ppt,写wml,思考……
11:45 去12楼拿卡准备群发push,和ivr[……]

阅读全文

最后的十件事

1.在子夜的时候飙车,看着红绿灯闪烁,所有的一切都在飞逝而去,警车追赶,我夺路而逃。
2.当速度达到210km/h的时候,我的身体随着车身晃动,速度对现在的我失去了意义。但是我还是希望能再逃得快一点,我不敢朝后看——害怕那个古老的寓言——怕自己从此变成石像。我也不敢朝前面看——怕看见那个尽头——怕自己车毁人亡!
3.想起昨天晚上,想起两个小时前看《古惑仔少年激斗篇》,想起那首叫《活火山》的歌,想起了好多一辈子的事,我躲在办公室,或者是感动,或者是害怕,或者是把灵魂剥离。
4.只是想找个人说说话,或者说,只是想说说话,抽烟能够令人温暖,但不能抹去寂寞,画面使人出神,但却带来了寒冷,于是我抽着烟看着画面,享受着一种错觉。屏幕里闪出一片惨白,我惊恐的捂住脸。再也看不见东西,再也听不见声音,没有呼吸,感觉不到心跳,我知道我濒临死亡,烟火熄灭了,寒冷依旧。
5.工作顿时很繁琐,加入了三个部门,有三个直接上司,今天写了三份“上周总结”,明天要写三份“下周计划”,等待三个人给我批示。
6.纹身是一辈子的烙印,决定了,就得无怨无疚。
7.关上了灯,打开了音响,我尽情的叫喊,压抑已久,彻底释放,我不要人[……]

阅读全文

一个朋友的生日

        昨天,一个好朋友的生日。其实这个“好朋友”是我自封的,我并不知道是否她也当我是好朋友,因为她只有在需要帮助的时候才会想起我,我认可这也不失为一种联系。
        5年了,可以说每年只有两次联系,一次是她的生日,一次是她需要帮忙的时候。我不知道这种关系是怎么形成的,不过我想我不是很喜欢这样。只能说暂可以接受。有时候我这么想,不管别人对我如何,我起码应该把我该做的做到,每年就说声“生日快乐”,这就够了,在多的我也做不了。
        可是在今年,我犹豫着,我是否还要发个短信过去呢?毕竟已经淡得不能再淡了,还有这个必要么?后来还是决定,说一声吧。没有一丁点刻意。
        事情就是这么简单,随着成长,随着距离的遥远,彼此想了解似乎越难。朋友嘛,再也不像是什么“陈酒”,年头越长,越是香醇……[……]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