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这就是生活

反正开心不起来,也不知道怎么了
每天早上五点半就醒来,晚上一般要到两点才可以舒服的睡下。
无所事事充斥着我本该睡眠的时间
我觉得我总在思考着什么问题
可问题是我就是不知道自己在思考什么
好像在等待什么
自己也不知道在等待什么

几乎一直在网上闲逛,但拒绝打开IM,因为实在不知道需要跟朋友们表达什么
朋友们肯定会理解我的,也不是第一天这样了

会觉得自己其实是在一个荒芜人烟的地方幸存着
会觉得也许生活本就该这样吧
躺在床上
YY
然后
继续YY
然后在YY的快感中睡去,不需要真实……

[……]

阅读全文

If The City Never Sleep

12061246281

好像不用睡觉了,过了那个劲儿,再也睡不着了。
继续混迹songtaste,一遍一遍的听那些各种各样的,宗教的、诗人的、一切一切的,特忘我的感觉。
暂时忘掉一切才能暂时忘我,这绝对是种境界,因为时间仿佛丢失了,很好,会觉得如果不需要睡眠,那该多好啊。
找回时间,多大的一个概念啊,还不如闭上眼睛享受那种空无的茫然无措呢,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其实最刺激,刺激得无法呼吸。
有时会觉得自己是在绝望,但我想不是。人们绝望的时候是不听歌的。人们绝望的时候通常什么都不做。
有时还会觉得自己在微笑,也很好,微笑会让人怀念,怀念会让人微笑。
听着听着, 《if the city never sleep》听完了。
发现,一切安好。[……]

阅读全文

无眠

又是一个没有睡眠的夜晚。

测试、EXCEL、PPT、改图……

邮件收到年度优秀员工评选安排,心里嘀咕着:关我什么事儿。是啊,在这里,制度仅仅是一种洗脑得工具,并不是什么可执行的政策或者规范。否则我又何以仍然忙碌着做这些无谓的事情呢?

生存?我早就不担心生存的问题了。

生活?这样的生活,有还不如没有。

追求?呵呵,更滑稽。

知识能力经验的积累?我想我锻炼的仅仅是打字速度罢了,如果一定要文文绉的带个帽子的话,我想我锻炼的仅仅就是耐力罢了。

又或者是责任?

我觉得是自己定位的问题,一开始就错了,后来又错了,结果更错了。

劳动强度永远说明不了什么问题,估计天下间的管理者都这么认为。劳动能力也永远没有什么客观标准,下流的主观能动性才决定了实质存在的那些肮脏的定义。何必呢?

当然,我依然相信那些人现在仅仅是暂时的瞎了眼睛或者猪油蒙了心,我是个自我安慰型的坯子,可惜,他们是自我陶醉型的……

[……]

阅读全文

一个黑暗的角落

5282365

在我心里,有那么个黑暗的角落,它就像黑洞一样,默默地存在,悄然无息的吞噬着周围的东西,然后慢慢的膨胀着,逐渐将所有的东西慢慢的同化或者是慢慢的消磨……

有时候我会觉得因为心角的隐隐作痛而睡不着觉,我努力的不去想那个原因和判断那个结果,然后在悄然之间就失去了一个夜晚的睡眠。有时候我会不停的计算着某个时间,然后激励自己去疯狂的做着一些事情,忙碌是为了遗忘,那么遗忘又为了什么呢?还有时候我会突然灵台清明,预感着事情的发生然后在六合之中证实它,这个过程是很不科学的,但是这个过程是隐忍的。最后,我发现我其实充实了,只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

这个黑暗的角落还在长期的存在,我努力的缩小它和它的自我膨胀是斗争的焦点,此消彼长,所以我喜忧参半。我无法打败它,它也征服不了我,更有甚者我无法逃离,而它却是既定的,除了斗争,逃离了就是一无所有。与其说是斗争,在我看来是配合,是一场消耗战,是一个消耗着一切精力的配合。不想选择斗争,也不想选择屈服,结果矛盾之间也成了一种选择……

那就让它长期存在吧,因为我还是有那么一点精神寄托的,如果有一天,所有的一切都被这个黑洞的吞噬带走,我变得一无所有,那么我至少还有我最初的[……]

阅读全文

的确离开了

      离开大学的时候,这样一种感觉主宰着我:好像我从来没有来过这个地方!
      的确,来到这里是意外的,在这里的经历也是意外的,包括离开,还是意外的。
      刚来的时候,我感叹:我怎么会在这里啊!
      习惯了这里之后,我感叹:我为什么和别人生活的不一样啊!别人玩,我忙碌;别人读书,我忙碌;别人风花雪月,我忙碌。。。。
      决定留在这里的时候,我又感叹:我为什么不得不离开这里啊!
      于是就有了我似乎并没有来过这里的感觉,或者只是经过吧。在这里我朋友不多,能够和别人合作的机会不多,说话不多,睡觉不多,因此,感觉也不多,那么我究竟忙了四年什么呢?
      我或许还留下了些什么,可能是众人的怀疑,可能是世俗的漠视,可能是忙碌习惯后的后遗症—-失去睡眠的必要。
      我或许还带走了什么。可能是一段模糊的经历,可能是关爱的剩余价值,也可能什么都没有?
      只有,那种感觉伴随着我的离开,或许我真的没有来过这里,或许我的确是走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