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逍遥

        很久没有荡夜了,昨天下班实在无聊,不是因为心情不好,是因为根本没什么心情,于是约了MISO,开始荡夜!
广百ZY的STARBUCKS,结果SKY和SOUL都不在,剩下的那个营业员,抱歉,实在不记得了,照旧喝了点惯用咖啡,开始大谈特谈,工作、创业、价值观、经历……什么都能拿来说一说,年轻人么,要么酷的不说话,要么话多的收不住,这都是常态。顶多心情郁闷的时候,说话的声音像示波器的波形那样,前沿会有些抖动。
北京南,那家著名的生蚝铺子,吹啤酒,烤生蚝,吃起来还特优雅+小资,顿时就觉得,那些生活中的事情算什么阿,没什么能比得上这蚝来的美味和直接。
后来坐在江湾桥上,继续ZERO COLA IN BLACK,车开过,钢筋的延展性得到体现,桥在上下振颤着,活生生的“股底按摩”,说起这个还聊了“扒股闻”,那个名噪一时的“代三个表”,现在也销声匿迹了,大家可能都有种被社会屈才的感觉,但凡具备一点互联网精神的人,现在都归隐了,剩下都就是些“老一辈脑袋内无产阶级的革命者”和年轻一点小朋友。我们还能干什么呢?我觉得这个问题特别不好回答,还不如问[……]

阅读全文

其实什么都没变

其实什么都没有变,一切还都是照旧的那个样子。

我还是那个我,梦想着各种虚幻的辉煌,然后每天兢兢业业地做着本职的事情。到处走走、到处看看、工作、失眠、早上喝可乐、挤车、赶地铁,然后发现感觉又失去感觉,偶尔会去旅游,会去拍些照片,或者去喝一杯,反正再多的也做不了什么。

其实挺好的,平凡的生活就是这样,压力存在的同时,仍旧有不少的轻松的时候,失落的同时,回头去想,还是有很多喜悦的事情,只不过往往不好的事情印象容易深刻一些罢了。区别在于,知道这些之后你面对它的方式是什么。

年轻容易气盛,但懂得了之后自然就淡然了,现在逼死我,我也考不上哈佛,那为什么总拿那个就要上哈佛的孩子跟我说事儿呢?这种比较本身就不是在同一个水平线上的,看来人与人的理解能力是不同的。我的理解是,我能做到让我自己觉得幸福就行了。

周末去了很多地方,塞满了冰箱,去买了营养土,种了小花,吃了那家“大头虾”的越南菜,半夜继续失眠,聊天,看英超,喝水的时候洒得满床都是,收拾起了冬天的衣服并在衣柜挂上了夏天,还去了美术馆,看摄影,看油画,喝新出的ZERO COLA IN BLACK,泡茶,喂乌龟,趴在床上东想西想……谈不上充实,但是觉[……]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