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进入状态

目前还很不在状态,歇久了,有时候连思维都跟不上了,可得把现在的无线互联网世界再好好研究一下,落伍的感觉不是很好。

团队也是个问题,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当然,巧妇也难为糙米之炊,更何况我们都不是巧妇。

工作方式也还是个问题,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方式,问题不在于解决不了问题,问题在于解决问题得办法太多了。

总体感觉还是好的,因为学会了给自己找各种各样的借口吧。

我跟侃儿哥说自己是个“2把刀”。

侃儿哥说,那我们就是“2X2把刀”。

呵呵,那我们还真不如去卖刀了!

期待着早日进入状态吧,09年又到了,很快它就又过了。

[……]

阅读全文

自由是种意志 也是种态度

很开心 很快乐 很自由
当然也很困惑
这两天很多人都很关心我离职的事情
或许我真的会令不少人有舍不得的感觉
但是问起离职的真正原因的时候
我只能说我是因为太累了
或者是不快乐吧
而我知道这两天我是真真正正快乐的,就是那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美食 美景 纯正的音乐 一堆堆燃情的DVD
还有那些漂亮的旅游计划,还有那些默契以及顿悟
我知道,这才是快乐的生活的追求,感恩+满足

可那的确也是困惑的
至少不属于我的真实生活
所以才是那种恍如隔世
我只是知道自己是期待那样的
安静的 畅所欲言的 随意随性的……
那些音乐 那些镜头 那些在街头或是咖啡厅里听到的熟悉的曲调……
在昏暗但温情小荷,在沙面的路灯下……
然后 随意坐醉在一个随意的地方……
可是当我背上包,离开车站的时候
开始那种固定生活的时候
我知道我又回去了
很现实得远离了那美丽而迷幻的日子
没有人知道我心里真正要的是什么
我也不会说
因为自由真的是种意志
也是种态度

耳边回荡的还是once里那首歌赚人眼泪的歌词:
If you want me,Satisfy me
每个人的故事是不同的
但最后,每个人身上的伤痕和感受
竟然是那么的相似…[……]

阅读全文

我很想念TOMMY

Tommy是以前在成都时候养的一条可卡狗,应该是一条纯种的英卡。我记得那是在2002年10月29日的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在春熙路步行街口的天桥上买下它的,那时候,它还没有我的一只鞋子大……

直到它死之前,它一步都没有离开过我的身边,这是让我最感慨的。

我记得那时候我一个人住在学校附近租的一间公寓中,44平米的空间我和它相依为命,它在那个小区有很多很多朋友,威龙、Tiger、公主、朱浩然(它的主人姓朱,因此……)、Marry、阿呜……而我,秉承一贯的独行侠风格,在学校、公寓、成都大街小巷之间来往穿梭。当然,大多数时间都是它牵着我(它太活跃了,与其说是我溜它,不如说是它溜我)。每天早上6:30,它就开始刨门(要知道在那些日子里我通常5点才睡下),然后我睡眼惺忪的给它开个门缝,它自己跑下四楼方便一下,顺便去那些“狗友”家吃个早餐,然后回来接着卧在我身边……它很聪明,这是我不得不说的。

每天就是玩啊玩啊,我记得那是买了辆自行车,在后座侧面装个小框,带着它去郊游,日子就是这么的简单,的确,人与人的关系太复杂了,我们两个却过着踏踏实实地简单生活。威龙也常来我们那里做客(威龙是只大金毛),那些日子中[……]

阅读全文

WEI了

        生活越简单越好,因为工作的关系,现在几乎没有时间想别的事情,思想已经WEI了,精力也WEI了。
我想我最近是开心的,生活在令我不断的获得,我手头有了那么多生存的种子,同时我也在不停的将它们播种下去,期待着来年的收获!
想的事情越来越少了,习惯于那几条简单的路线,以及那几个熟悉的面孔,这样就不会有纷争。同时,我发现自己真的是对任何事情都保持着澎湃的热情,我想这应该是一件好事情吧!
开始有些梦想了,不过还仅仅是在雏形之中,等我弄明白再说吧!
WEI了,加班!睡觉![……]

阅读全文

凌乱没头绪

        很多事情堆在一起,很凌乱,没什么头绪,害得我觉也睡不好,疲惫不堪。
1、手机邮箱广西本地运营,提高用户活跃度。不知道为什么,很多东西就是搞不明白,流程阿、方案啊、首代啊……可能是我仍然太混乱吧。至今还没能和广西的BD详细沟通过情况,很担心是否会影响运行的进展以及运营的效果。期待本周之内能够理顺吧。优先级:高
        2、关于用户行为属性库建立的第二阶段方案,这个事情也比较棘手,毕竟涉及到用户行为分析的事情都比较复杂。昨天给了同事看我写的方案初稿,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总觉得她的关注度并不在方案本身上面,我努力想向她呈现通过技术手段完成用户行为分析将彻底改变我们的工作,可能她更多的是关注怎么建设这个用户行为属性库吧,换句话说,她更在意结果,我更强调过程,我们彼并此不矛盾。期待本周三之前我能努力呈现一个带有对结果描述的方案吧。优先级:高
        3、处理电子邮件帐单投递的项目组,公司拟成立这个项目组,我被任命为部门接口人,这个项目大概就是向手机邮箱用户提供手机帐单服务,结合了手机邮箱便捷、无网络限制、内部传输安全、匿名投递等优势,我认为是个不错的[……]

阅读全文

变革在继续,我们在成长(五)

躁动的四月终于要过完了,我也可以安息一段时间了。这个四月,就像北京春天的天气一样,完全不靠谱。原来一切都再变化,而只有守旧的自己还坚持着,于是我又觉得自己落伍了。
我开始怀疑是不是周围人的智商都出了问题,因为我可以毫不掩饰的说,除了我之外,很多人每天的心思已经远离了具体的工作,然后他们确用IM的状态框表达着他们因为工作忙碌而劳累的一面,为了说话而说话的人,似乎智商都有问题。
然后就会接二连三的发生一连串可笑的事情和对白,我只好分心让自己不要卷进去,无形中增加了我的劳作。不知道为了保持工作正常进行而付出的无意义劳动是否算做工作的一部分,但肯定算是适应变革的一部分。期待着事情继续这样发展吧,乱世出枭雄,平静的社会里只会早就慵懒的狗熊。
值得庆幸的是,在这个月份的最后时光中,我应该算是成功的捍卫了自己的劳动果实和自己劳作的“土地”,甚至还帮助别人的土地长出了茁壮的庄稼。在捍卫的过程中,我时而沉默寡言,时而振臂高呼……还好最后没有头破血流。只是当我享受着自己的果实的时候,依然觉得不那么甜美。
没关系了,认清了各种各样的嘴脸[……]

阅读全文

又来了

好久没有来写东西了,其实不是因为忙,而是因为懒惰或者是漠视吧。

最近确实学会了如何做一个听话的人,感觉终于把自己的棱角磨掉了,然后继续做鹅卵石。浑厚的让我感觉自己很自私……

很多事情,比如激情,比如激动,原来真的只是一时的意气用事,回归现实的时候才知道五行之外的世界原来是那么的遥不可及和不切实际,有时候会去想念或者怀念,但那一定不是我真正需要的以及真正想要付出的。

过没有压力的小日子,吃着苦瓜和黄瓜,喝绿茶,看碟。我其实就还是一个普通人,一个人的时候可以要求着某种境界。

养了只猫,为了躲避未明的寂寞,期待着这只猫会有某种灵性,想我以前的狗一样,知道我的喜怒哀乐,偎依在我脚边,陪我吃苦耐劳,陪我融入夜色。

可是我还是觉得自己有点自以为是,因此我总是很难知道什么是自己想要的以及什么是自己应该得到的,不过,还是那句话,都无所谓了……

[……]

阅读全文

离开-那些嘴脸

看够了众生相,看够了那些嘴脸,紧闭双眼,不想再被污染。
神秀:“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六祖慧能:“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
我想要做到那至“无”的空灵,可是天意使然,不得不又去面对那些嘴脸。没有一天,那些嘴脸
是平静的。其实,不在乎嚣张与否,不在乎高傲与否,但是在他们看来,毫不在乎似乎也是一种罪过
。我没有争强好胜之心,也没有一己私念,但是却被拉进这失意角逐的漩涡之中。真的有点弄不明白
,那些嘴脸为何时而可爱,又时而可憎。
有时,他们向我灌注着风马牛不相及的大道理,有时,他们向我榨取着无上的口角利益,还有时
他们撕破嘴脸有一些可笑的把戏来骗取他们认为是他们应有的自尊……他们伪装的很好,可是我不情
愿的成了唯一的清醒者,要是笑里藏刀都可以用于自保的话,我还有什么做不出来呢?只不过是一个
是否迎合的问题。儒家说中庸,道家讲空无,法家摒弃礼制,佛家最后说起破灭与浑圆,似乎没有一
种能够迎合这些嘴脸的欲望和所求,于是我觉得很累,同时也很混乱,这种混乱不是空穴来风的,就
好象李善长盖相府要刘伯温算风水一样,双方都在警[……]

阅读全文

真的很慌,要沦陷的感觉。

仿佛所有东西都失去了真实性,莫名的紧张。是我考虑的太多么?焦虑的情绪不等于对混乱的那种归属感。隐瞒饥饿的内在,决心比勇气总是慢了半拍。所以有时连后悔都来不及,冷漠都泛滥成了灾害。可能是力所不及的缘故,可能是身边到来的和将要到来的太多的变故,可能是自己感觉的无辜。

强盗横行的世界里,我还在兜售着自己的幻觉。想把事情做的完美已经成了对错误的回避,最终搁浅在怪石嶙峋的沉舟侧畔。给侃儿哥传简历的那一瞬间,我突然就有了以上的感觉,其实“在哪儿”、“做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干嘛要这么做”和“我已经这么做了”,希望是一件好事情吧,也许是期待的兴奋,但期待那不是我兜售窑尽的幻觉。

昨天、前天和ada聊了很多事,越聊越觉得慌乱,她在我面前仿佛是一个长者,温和慈祥的轻敲着我很少去抚慰的伤疤。然后我感谢了她,她让我觉得我必须制止这些不安的慌乱,否则,我难以遣怀。也正如此,过程是残忍的,结论是理想的,期待是隐忍的,幻觉是真实的,慌乱是徒劳的……

雨夜心情的blog今天也关闭了若干时间,究其原因之后,感叹世事的无常和人力的渺小,更加慌乱了。

回家,一个必然的念头,惴惴不[……]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