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方唱罢我登场

今天和同事在闲聊,聊到时事更迭,同事叹道:你方唱罢我登场。。。

觉得很有道理,搜了下出处,出自红楼梦第一回:

甄士隐听罢道人偈语,“心中早已悟彻”。这是他对《好了歌》的一段“注解”: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在蓬窗上。说甚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鬓又成霜?昨日黄土陇头埋白骨,今宵红绡帐底卧鸳鸯。金满箱,银满箱,转眼乞丐人皆谤;正叹他人命不长,那知自己归来丧?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择膏梁,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扛;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又搜了下网上对此句的各种解释,无外乎说:“一般用于权力更迭,属于政治讽刺的说法。”然后看了比较文艺和深沉的一句注解:人们熙熙攘攘地,好像在戏台上唱戏一样来来往往,追求着虚无缥缈的东西,反而忘记了自己的根本……

嗟呀不已……[……]

阅读全文

Another Boring Sunday

在小屋子里看了一天的在线电视,实在无聊,也实在对其他的事情没有情趣。从《Sex and the city》到《Terminator The Sarah Connor Chronicles》,一个接一个的。

下午的时候,Gery在线上问我:”why u still at home?” 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我只是说:” i don’t know,i don’t know what was going on, i just don’t want go out, maybe cuz the hot weather, or maybe there’s really nowhere to go.” 他并不知道我在南京,也并不知到我来南京干什么,我也没打算和他说明,他这个假中国人是不会理解为什么星期天呆在家里的。漫无目的的聊了几句,然后双双道了kit,就下线了。

之后,我就开始在QQ或MSN上找朋友聊天,韩旭,jill,keivn,廖伟……直到我不得不接着看电视。廖伟明天住院,后天剖腹产,祝:母子平安!

是啊,这样的星期天,一个人,确实没有什么好干的。

临了的时候,看美食节目,觉得饿了,心情[……]

阅读全文

《梦里花落知多少》

机缘巧合(其实是百般无聊)的情况下,顶礼膜拜的读了郭敬明这小孙子的《梦里花落知多少》。

再阅读的过程中,时刻还在想着张怀旧的评价:郭敬明是先手淫后写作,因此作品中全是忧伤;韩寒是边手淫边写作,因此文字里充满了欢快的气氛。因此,其实我只是无聊的想知道郭敬明是怎么手淫的,才会去看这本没有任何思想意识,只是打着追求幸福的幌子的口水书。

当然,我也只是花了4个小时就看完了,速度之快让我惊奇,当然,遗忘的速度更让我惊奇,据说,这类的“好书”都容易让人“对号入座”后迅速遗忘,是啊,人还是不断摸索前进的,所以,郭敬明手淫的手段和效果,都落后啦,从他的书里可见一斑。

那我还是总结一下我的读后感觉吧:

1、这是一部颠覆阳刚之美的书:书中只有一个男人像是个男人,结果还死了。

2、这是一部宣扬女权暴力的书:书中有一大群出口粗俗,毫无任何女性自身特点的女人(女性最起码要温柔和大方得体吧),而这些女人见面后,无论是否开心,最喜欢干的事情都是互相抽嘴巴子。

3、这是一部代表郭敬明同志正是加入女人行列的书,原因我就不多说了,看过的人都知道,一个大老爷们儿用几张煽情照片,再用几段煽情文字,然后配合着自己宣扬的母性理想[……]

阅读全文

最近的无聊

        最近的确没什么事情可做,每天晃到办公室,在狭窄的走廊中转悠一下,似乎在告诉大家(其实也就两三个人):“我今天来过。”然后悄悄地就回家睡觉去了。
游戏、PS、电视、烹饪……伴随着我最近的生活,游戏玩得无聊了就PS,PS累了就看电视,看电视饿了就烹饪,吃饱了就继续游戏,如此恶性循环,体重倒是减了不少,意志倒是消沉了不少,钱倒是省了不少……
不然我还能做什么?问完这个问题,收到了无数的鄙视。
或许只有我自己清楚我真的需要什么吧,尤其是在这个阶段,也只有我自己清楚自己该做什么,尤其是在这个时刻。
继续装呗……[……]

阅读全文

夜逍遥

        很久没有荡夜了,昨天下班实在无聊,不是因为心情不好,是因为根本没什么心情,于是约了MISO,开始荡夜!
广百ZY的STARBUCKS,结果SKY和SOUL都不在,剩下的那个营业员,抱歉,实在不记得了,照旧喝了点惯用咖啡,开始大谈特谈,工作、创业、价值观、经历……什么都能拿来说一说,年轻人么,要么酷的不说话,要么话多的收不住,这都是常态。顶多心情郁闷的时候,说话的声音像示波器的波形那样,前沿会有些抖动。
北京南,那家著名的生蚝铺子,吹啤酒,烤生蚝,吃起来还特优雅+小资,顿时就觉得,那些生活中的事情算什么阿,没什么能比得上这蚝来的美味和直接。
后来坐在江湾桥上,继续ZERO COLA IN BLACK,车开过,钢筋的延展性得到体现,桥在上下振颤着,活生生的“股底按摩”,说起这个还聊了“扒股闻”,那个名噪一时的“代三个表”,现在也销声匿迹了,大家可能都有种被社会屈才的感觉,但凡具备一点互联网精神的人,现在都归隐了,剩下都就是些“老一辈脑袋内无产阶级的革命者”和年轻一点小朋友。我们还能干什么呢?我觉得这个问题特别不好回答,还不如问[……]

阅读全文

打球-KTV-生活?

带家富去认识新朋友,他比较欢。很少见他这么兴奋,可能是郁闷的太久了吧,让他认识些异性朋友,总比周末总和我无聊强!

打球,北交大南门,破烂不堪的球馆,和我的球技十分不合衬,家富作为对手,我实在得不到锻炼的价值,2小时的打球结束后,大家都因为满头大汗而喊热的时候,我却觉得冷,因为我真的没怎么动嘛!半年不打球,手感还在,我很庆幸,争取每周都能活动一下吧,当然,我更希望能有几个让我也跑起来的对手。再当然,如果是为了家富的#@#$!$%的事的话,又另当别论!

唱歌,眼镜蛇,效果还过得去,主要是近,省得到处跑,最近KTV去多了,嗓子有点累,家富依然是那个” 捂肚子” 型歌手,陶醉的不得了,当然,调依然还是拉不回来,不过学妹们唱得还不错。我的确是累了,声嘶力竭的为得是一种宣泄。

周末依旧很忙,开会,见这个见那个,安静在家无聊电视的时候竟然浑身发痒,剧情稍微感人点我就会反胃不已,看来我真的和现实生活脱节了,我定义为没找到生活的节奏,再找找看吧,现在感觉匮乏的东西太多了……

[……]

阅读全文

我需要知识

最近很感到卑微,尤其是在晚上睡觉前,翻来覆去的。

感觉自己遇到了知识的瓶颈,所以迫切的想要获得各种各样乃至成百数千的知识,每每当自己看到某一个领域我这空间中有新的先进的东西的时候,自己会感慨自己获得的认识,可是也就在这些时候,自己却对应用层面也就是具体操作层面感到无从下手,这些就是源于自己缺乏这些应用的操作的知识……

想要把遗弃已久的编程捡回来,想要学习新的程序语言来满足应用需要,每出一个新的框架,自己就想去涉猎,可是,都无从下手……

于是,想要给自己腾出一些时间,去合理的安排一下,去有一个连贯的独立的安静的时间供自己好好的去看看书,写写代码……于是迫切的想给现在的家里置办一台台式电脑,以至于自己不用再夜晚心绪不宁的心虚的看无聊的电视……

知识,我需要知识,涨破大脑的知识!

哎……,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呢!

[……]

阅读全文

当这个世界上的人都变成哲学家

最近很不自然的发现,这个世界上哲学家越来越多了,尤其是生活上的哲学思维还在不断涌现着,我稍微分析了一下,原来是无知的人们对现状进行的“要面子的”判断罢了。一意孤行或者坚持自我都只不过是故作清高的告诉别人,那个东西我不想要,其实心里想的要命。

还好我可以接受这些伪哲学家存在在我的身旁,如今似乎心理医生都算是哲学家了。今天,某种观点触碰了心灵,那么这种观点将会是近期的哲学,有一天,另一种观点出现了,那么人又可以摇身一变去信仰另一种哲学。就好象佛教哲学一样,什么事情说到最后还是佛比较有道理,佛经上不乏自相矛盾的东西,问题就在于,这些哲学到最后就变成了“关于‘无所谓’的讨论”,呵呵,真的无所谓么?

身边的哲学家门也是如此,但是真正能坚持的有几个呢?纯粹的哲学家又有几个呢?生活哲学,本身就不需要什么哲学……
很反感关于任何一个问题的纠缠不清的谈话,对我来说,立刻表明立场或者干脆不说话,是最直接的,往往花费在谈论本身的时间就已经超过了这个所谓的问题的哲学的生命周期,尤其是当这些谈话沦为无结果无价值的泛泛之谈的时候,他们又回到了问题未发生的前一刻,大家还是自己的观点,谁也没有说服说,问题依然没有被解[……]

阅读全文

迷走——跳动

        爬起来的时候,看了夏雨的《独自等待》,边看边笑,早在《阳光灿烂的日子》的时候,就喜欢上了这种自述自伐式的简影,看似空虚,其实不空虚;看似无聊,其实意兴阑珊。题材永远是比当代晚一点儿,比现代早一点儿。人物个个都痞的可以,但是阴郁中充满了阳光。觉得像现在的我,毛孔粗大、皮肤干燥、头发凌乱、思维异常、吃方便面的时候会经常偷偷的笑……
昨天晚上,自己的思绪越走越远,yy到了极致,尤其可笑的是,和侃儿哥见了到小陆之后,两个人同时开始郁闷和嫉妒,觉得人家是在捡钱,我们则是在替人数钱。和侃儿哥的yy汇聚到了一个交点上,那就是我们的工作就好象一块大大的馅饼,他是隔着老远观望馅饼的人,我则是围着馅饼边缘一直绕圈奔跑,却一口也吃不上的那个人。所以,当我们“坐到”或者“做到”一起的时候,永远不乏“浪漫”的谈资,我们看起来都很纯洁了,尽管我们有很多恶俗的条件。思维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无尽的迷走了,无法去界定迷走范围的边缘……
小学生讲“五讲四美”,中学生说“四个现代化”,大学生谈“理想道德”,我们则yy,我们喜欢从音乐人的角度去谈歌曲,从gm的角度去弄游戏、从裁判员[……]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