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

在家里好几天了,实在是闷得慌,也不是没事儿做。

公司太远,所以有的时候真的是因为懒,在加上广州这个垃圾城市的垃圾交通状况,傻B才挤地铁呢!

于是每天三顿沙县小吃,看看电视,在电脑前回回邮件,在打电话喷几个人,晚上看看鹿鼎记的书,到处约人没人理,反正就这么过去了。

这两天重温《奋斗》,这个片子怎么这么腻人啊,可劲儿的说着自欺欺人的废话,可劲儿得幻想。看着看着,我就想,我怎么没这命,弄个千八百万的花花,到超市抓几瓶酒,甩下N帐百元钞就走,大家说说,我现在开个泰国餐厅,还能赚钱么?

在家好,在家好,反正我现在白白胖胖的,命啊!

[……]

阅读全文

能量殆尽

口袋里还剩下10块5毛钱,当然,CCNP的钱留下了。真没想到自己能穷成这样了。乘坐着能把人挤饿的地铁三号线,再晃悠一会儿263,终于回到家里。

心情很不好,的确是因为一些事情自己没能力去摆平。放任它,却担心它。

现在只想好好洗个澡,好好让自己睡一觉,最近太敏感了,听旋律奔放的音乐都会感到伤感。有人说是因为孤单,我觉得不是,可能是因为看不起自己吧。这辈子第二次有这种感觉,第一次是高三的时候,第二次是今天。

但我相信日子本来就是好好的,因为人们都过的好好的,只不过是我觉得不好罢了,安慰自己的方式其实有很多,也包括对自己和周围冷漠,对么?

能量开始殆尽,夜晚依旧空虚,经常半夜醒来却不知道自己在哪儿。直到深深的恐慌再也抵不过沉沉的睡意,才能踏实下来。然后做奇怪的梦,早上醒来依然不知道自己在哪儿,很费劲儿才能弄明白……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我还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以及还能做什么,可能这就够了……

[……]

阅读全文

变革在继续,我们在成长(二)

空降的速度真的很惊人,周一的时候,相应的“新人”,已经到位了,不过,虽说对于这里他是“新人”,但早在一年前,我们就已经很熟了,彼此工作上配合的也很顺利。
我们很友好并很责任的聊了很多业务相关的事情,我说的很多,因为对于我来说,这些业务操作的建议和意见早说比晚说要实在一些。这场变革中,这也算是一个关键时期,某些人会在此时抢占有利的地形,我则需要一个稳妥地战略支撑,来开展目前手头的事情,毕竟我还有很多活儿要干,否则将会被选择性的淘汰。当然,这个过程也很有意思,目前我还是主动的。我比较喜欢这样的对话,至少一直以来,在对话中我都是陈述我想要做的事情和需要获得的支持,我看问题比较简单:只要把事情做好了,那就一切都好了。
我时常在想,在这场变革之中,我是不是一直在YY是自慰(自我安慰),或者我根本就不能给自己一个什么理由用以定义这件事情为“变革”。或者我自己想多了,把一个简单问题复杂化了……可是面对那么多的变化,面对人来人往,面对各种表情,我实在不好判断事态复杂程度,只能说自己在积极的配合着这次变化,学习着一些心态上的东西。
或者是已经没什么可[……]

阅读全文

失去主题的写作是我这个BLOG的沉淀物,没有思考过想怎样去做这个BLOG的专题,其根本原因是自己已经没有了灵感,那么,没有灵感的原因,想必就是慌了。

刚才还反复的思考,究竟是该写“荒”还是“慌”,后来想想,其实不是都一样么?因为荒芜而慌张,因为慌张,所以感到内心荒芜,的确就是这样。

阳历的2006年已经远去了,但是阴历的狗年还没有结束,我还在本命年的“狗尾巴”上荒渡着我惊恐的时光,这一年,无论是2006还是狗年,都充满了挫败感,我总不能把所有的失败或者慌张都归咎于运气不好吧。2个小时前在写年度总结,还包括未来的展望,我突然发现,这个时候,自己的词汇是如此的匮乏,甚至就想写一个“略”字,还能写什么呢?原来虚度光阴的定义就是如此,可是,这并不是我能够控制的。算了,挫败就挫败吧,但,为何我此时又如此的慌呢?

已经不愿意去想07年会发生什么了。现在的心态就是人们常说的破罐子破摔,当然,这一切仍旧和信心无关。07年想多出去走走,目标应该是各类寺庙吧,的确那里会让人充分的宁静和稳定,那里没有慌,也不必隐藏饥饿的内在,也不用像要面临审判一样感到无助……那里是治疗慌乱的最好去处,虽然冷漠无比,虽然神鬼[……]

阅读全文

告别

告别总是有许多种方式:欢快的、残忍的、无意的、决绝的、荒诞的、坦然地、无奈的、被选择的、隐忍的……

比如和爱的人,和伤害,甚至和时光……爱的,不爱的……一直在告别中……

我打算默然的接受这一切的告别,荒诞的用我自己的方式来面对不可预知的情感,在他们选择告别的时候,我似乎也就是那个被告别的,没有人知会,只是我静静的清楚了这一切。似乎很可笑,面对这些无常,我总是很无能为力,这或许就是被选择者的悲哀,无论以往是如何承诺的,如何幻想的……没有人能够一辈子都是一个“选择者”,但是我却不得不一辈子都作为一个“被选择者”,甚至觉得这个故事彻头彻尾都是一场困兽犹斗的经历,越坚强,越发现后悔药很难被买到。

天意使然,人力渺茫。最后也只能“惟愿天道成,不欲人道穷”。然而悲恸仅在于自己总是一个被告知者。既定的事实,有力无力都要去承受。

整个五一,都在淡漠中奔走,我做不到“什么都不想”,只能去努力的歇斯底里的去思考别的,借以掩饰慌张不安的脸孔表情。然而告别的方式似乎总含有一种约定,五一结束,本以为尘埃落定,却迎来了一场新的告别中的挣扎,我又一次经历了无能为力的煎熬。如果选择是环环相扣的,那么我就是那个[……]

阅读全文

真的很慌,要沦陷的感觉。

仿佛所有东西都失去了真实性,莫名的紧张。是我考虑的太多么?焦虑的情绪不等于对混乱的那种归属感。隐瞒饥饿的内在,决心比勇气总是慢了半拍。所以有时连后悔都来不及,冷漠都泛滥成了灾害。可能是力所不及的缘故,可能是身边到来的和将要到来的太多的变故,可能是自己感觉的无辜。

强盗横行的世界里,我还在兜售着自己的幻觉。想把事情做的完美已经成了对错误的回避,最终搁浅在怪石嶙峋的沉舟侧畔。给侃儿哥传简历的那一瞬间,我突然就有了以上的感觉,其实“在哪儿”、“做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干嘛要这么做”和“我已经这么做了”,希望是一件好事情吧,也许是期待的兴奋,但期待那不是我兜售窑尽的幻觉。

昨天、前天和ada聊了很多事,越聊越觉得慌乱,她在我面前仿佛是一个长者,温和慈祥的轻敲着我很少去抚慰的伤疤。然后我感谢了她,她让我觉得我必须制止这些不安的慌乱,否则,我难以遣怀。也正如此,过程是残忍的,结论是理想的,期待是隐忍的,幻觉是真实的,慌乱是徒劳的……

雨夜心情的blog今天也关闭了若干时间,究其原因之后,感叹世事的无常和人力的渺小,更加慌乱了。

回家,一个必然的念头,惴惴不[……]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