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次走出北京机场到达大厅,走出来的时候,心中莫名的感动,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总会被一些细小的感觉弄得不知所措。北京其实没什么,问题还在我。可能是我在北京的情结太多了,用《独唱团》的话说:北京是个“大锅”,煮着众多人,煮久了,就想跳出去凉快凉快,但“锅”外面很贫瘠,没有稀奇古怪的同类交流,那就再跳回来…… 

        而确实,我在“锅”里的情结,让我每一次来到这个地方,不能自已,我也不知道这是种什么感觉,很难解释。

        这一次来北京,算是我来到新环境后的第一次出差,从此自己就是个踏踏实实的小员工了,每天工作到凌晨三点,为人为狗操劳着。坐在机场的候机大厅等飞机时,一边看《独唱团》,一边微博,一边怀念着过去到处飞的时光。那时候,在机场,我总是流连在吸烟室和书店之间,买本书,看着看着,时间就被隐藏了,那是种很不俗的感觉。然后上飞机,继续用目光抚摸着那些各式各样的文字,然后困倦,然后书掉在过道上,我才醒来。

        那时候,在各个城市间辗转,早晨在酒店醒来,经常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那里,一开始我很恐慌,但渐渐地迷恋上了种种感觉,开始有些[……]

阅读全文

卜算子-墒调-问佛语

昨天,ADA问我这句“慎勿实诸所无,但愿空诸所有”的意思。

我是这样解释给她的:“千万不要追求我们尚未满足的种种尘欲和虚幻不实境界,但愿我们把一切尘欲(权势、名望、财宝、锦衣、玉食、美色)都看破。”

忽然想起以前读《金刚经》里的一句话似乎大同小异:“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进而又想到了以前自己填的一首《卜算子》,在这里唏嘘一下:

卜算子-墒调-问佛语

缘起因何故?
缘灭何以堪!
曾经本是寻常事,
当作如是观。
得者定碌碌,
失处且安安。
寻常本是曾经事,
应作如是闻。

佛家、道家都少不了“无上精灵美、悲歌朗太空”的清灵,而只有儒家才不失严谨的看待现实,但是在繁琐喧嚣的现实中,我这么“清灵”一次,又能如何呢?我不信“缘”,但也无法解释缘起缘灭的道理,我只知道过去的都过去了,未来的还在未来,唯有现在我能够有机会去把握。所以“当作如是观”。我也知道,为了“不断获得”而不择手段追求的人们,定然劳碌终生,虽然他们有自[……]

阅读全文

自由自在


┣━┒ ; `.┣─┒` ..
┟━┃┍╄┓┟━│ ╃━
┝─┃┣╈┤┣━┃;/ ╈
┗━┘┗┸┛└━┛/┃┻ 

很渴望一种心灵上的安定,当然我知道现在想这个还遥不可及。

或者说我在渴望一种纯净的生活吧。

现在太落寞了,生活中的杂质很多。偏偏就是这些杂质令我不得不分散出更多的精神去解决去关注。

我不在乎劳累、不在乎贫穷、也不在乎压力。我在乎的是心情,有的时候我真的只是能让自己舒心的一段小间。可是我经常没有,我的时间都消磨在繁琐的劳动和各种各样的不咸不淡的小问题上,很难连贯,很难逍遥。

很难么?人人都懂得大事化小小事化无,问题不就解决了么?人人都在争论之前先心平气和的控制好情绪不就没事了么?人人都在说某一句重话之前先想一想自己有没有能力为所说的话负责不就好办了么?归根到底就是一句话:“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样很难么?

安定真的对我很重要,我需要稳定,生活上的,心理的,这不算我的渴求吧。

如果我能得到,那么就是我想要的自由!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