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次走出北京机场到达大厅,走出来的时候,心中莫名的感动,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总会被一些细小的感觉弄得不知所措。北京其实没什么,问题还在我。可能是我在北京的情结太多了,用《独唱团》的话说:北京是个“大锅”,煮着众多人,煮久了,就想跳出去凉快凉快,但“锅”外面很贫瘠,没有稀奇古怪的同类交流,那就再跳回来……

        而确实,我在“锅”里的情结,让我每一次来到这个地方,不能自已,我也不知道这是种什么感觉,很难解释。

        这一次来北京,算是我来到新环境后的第一次出差,从此自己就是个踏踏实实的小员工了,每天工作到凌晨三点,为人为狗操劳着。坐在机场的候机大厅等飞机时,一边看《独唱团》,一边微博,一边怀念着过去到处飞的时光。那时候,在机场,我总是流连在吸烟室和书店之间,买本书,看着看着,时间就被隐藏了,那是种很不俗的感觉。然后上飞机,继续用目光抚摸着那些各式各样的文字,然后困倦,然后书掉在过道上,我才醒来。

        那时候,在各个城市间辗转,早晨在酒店醒来,经常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那里,一开始我很恐慌,但渐渐地迷恋上了种种感觉,开始有些习惯了这种被“无知”掉的感觉,很安静,很刺激。这几年的青春(如果还算是青春的话),就是这样被野掉的,像个浪子,越是寻找,越是孤独,越是孤独,越想回头。偶尔回过头来,确又像今天再机场这样,被迷茫了……

        也许我现在是安定下来了,在这家全球前列的互联网公司中找到了自己寄生的宿主。相互消耗着能量和仅有的感觉。这是和漂泊相对的一种感觉,漂泊的时候随遇而安,甚至呼风唤雨,甚至七十二变。安定时候,则是纠结着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这种纠结,被很多人很上流的称之为“小日子”,就算是吧,总算有点圆满味道了。

        还是欲望太多,至少今天在机场的时候,擦这眼泪看着那些流窜的灵魂,我差点动摇了,他们握手,他们交谈,他们背着包反复着起点和终点的故事,他们比安定的人更珍惜时间,他们不停得探索想停也停不下来,他们欲壑难填,他们飘……这都是欲望去主导的。呵呵,说起这个,朋友们还会用这边更上流的说法来安慰我:那些都是“浮云”!

        那好吧,我接受,我不飘了。只是,还是请允许我,能够站在那里,向那些人们,向那些“浮云”,向以往那匆匆的时光,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