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冲动

我想要离开这里,这就是冲动!
和工作无关,和生活环境无关,只和感觉有关!
现在的感觉很不好,疲劳都是次要的,但无论如何依然感觉自己根本不属于这里,这种强烈的感觉竟然理由如此简单!
解决办法也很简单!
那就是离开这里!
现在还只是冲动!
那么,然后呢?[……]

阅读全文

变革在继续,我们在成长(六)

        ——————————————————————————-
        大师:“先生为何无语?”
        我:“心思也。”
        大师:“心有何思?”
        我:“忽而思人,忽而思物。”
        大师:“人者,事也。物者,无也。先生心中惟事而已,不知何事?”
        我:“谢大师提醒,但我却难以回答,事无头绪,亦无名称,其乱如麻。”
        大师:“贫道认为,麻生于野,枝青叶翠,原本不乱。使其乱者,人也。伐枝去叶,又剥于取皮,浆之沤之,搅之缠之,安得不乱?”
        我:“大师欲教我返朴归真?”
        大师:“然也。”
        我:“却何以致用?”
        大师:“无用。”
        我:“致用则致乱,莫非必然?安得其法,使之用而不乱?”
        大师:“贫道不详其法。”
        我:“大师尚且不详,似我等人夫复奈何?”
     [……]

阅读全文

变革在继续,我们在成长(二)

空降的速度真的很惊人,周一的时候,相应的“新人”,已经到位了,不过,虽说对于这里他是“新人”,但早在一年前,我们就已经很熟了,彼此工作上配合的也很顺利。
        我们很友好并很责任的聊了很多业务相关的事情,我说的很多,因为对于我来说,这些业务操作的建议和意见早说比晚说要实在一些。这场变革中,这也算是一个关键时期,某些人会在此时抢占有利的地形,我则需要一个稳妥地战略支撑,来开展目前手头的事情,毕竟我还有很多活儿要干,否则将会被选择性的淘汰。当然,这个过程也很有意思,目前我还是主动的。我比较喜欢这样的对话,至少一直以来,在对话中我都是陈述我想要做的事情和需要获得的支持,我看问题比较简单:只要把事情做好了,那就一切都好了。
        我时常在想,在这场变革之中,我是不是一直在YY是自慰(自我安慰),或者我根本就不能给自己一个什么理由用以定义这件事情为“变革”。或者我自己想多了,把一个简单问题复杂化了……可是面对那么多的变化,面对人来人往,面对各种表情,我实在不好判断事态复杂程度,只能说自己在积极的配合着这次变化,学习着一些心态上的东西。
        或者是已经没什么可[……]

阅读全文

杂七杂八

工作上有点躁动,失去了以前的一些想象力,现在感觉很机械化。

不太明白某些构思,但表示支持。

应推广需要,做了个东西,感觉很漂亮,大家可以用手机访问:http://v.139.com/plat/reg?pid=1999303,保证不会坑人、强订。。。。

有种幸灾乐祸的感觉和冲动。

突然觉得自己像个资深的分析师和评论家。

喜欢“商业模式”这个词,并经常套用。

持续的听“歌剧院的幽灵”中的“think of me”,感觉很空灵。

在家看他妈的《说岳全传》。

和中国“恐韩”一样,英格兰竟然“恐瑞”,另外,欧文伤了,一个字:“该!”帅是要付出代价的。

突然想起《阿弥陀佛的四十八个大愿》中的三愿:“第二十二‘国无女人愿’,第二十三‘厌女转男愿’,第二十四‘莲华化生愿’”,它是这样解释的:“我作佛时。国无妇女。若有女人。闻我名字。得清净信。发菩提心。厌患女身。愿生我国。命终即化男子。来我刹土。十方世界诸众生类。生我国者。皆于七宝池莲华中化生。若不尔者。不取正觉。”

哎……日子真他妈操蛋!

[……]

阅读全文

逍遥啊

        世间的事情永远都是这样,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比如这个网站吧,没有它的时候,生活好好的,有了它呢,却徒增烦恼。
        管理、更新、维护、筛选、比较、写代码、研究构架、思考布局、考虑用户感受、想要吸引人、想要。。。。。
        每一件都令我现在很烦恼,要做好不容易啊,至少光靠“想做好”这三个字是不行的,起码要投入时间。我认为更重要的是,你要热爱它,当作是自己的事情。我仅仅希望这种热爱不是源于冲动或者其他什么的,不是为了炫耀、不是为了得到什么,但是,制作的动力又来自何处呢?
        人还是凡人,欲望还是首位的,网站也是有灵魂的,需要被触碰,需要被关注,于是,烦恼也就来了,因为存在了。
        没有它,生活还不是照样好好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