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什么都没变

其实什么都没有变,一切还都是照旧的那个样子。

我还是那个我,梦想着各种虚幻的辉煌,然后每天兢兢业业地做着本职的事情。到处走走、到处看看、工作、失眠、早上喝可乐、挤车、赶地铁,然后发现感觉又失去感觉,偶尔会去旅游,会去拍些照片,或者去喝一杯,反正再多的也做不了什么。

其实挺好的,平凡的生活就是这样,压力存在的同时,仍旧有不少的轻松的时候,失落的同时,回头去想,还是有很多喜悦的事情,只不过往往不好的事情印象容易深刻一些罢了。区别在于,知道这些之后你面对它的方式是什么。

年轻容易气盛,但懂得了之后自然就淡然了,现在逼死我,我也考不上哈佛,那为什么总拿那个就要上哈佛的孩子跟我说事儿呢?这种比较本身就不是在同一个水平线上的,看来人与人的理解能力是不同的。我的理解是,我能做到让我自己觉得幸福就行了。

周末去了很多地方,塞满了冰箱,去买了营养土,种了小花,吃了那家“大头虾”的越南菜,半夜继续失眠,聊天,看英超,喝水的时候洒得满床都是,收拾起了冬天的衣服并在衣柜挂上了夏天,还去了美术馆,看摄影,看油画,喝新出的ZERO COLA IN BLACK,泡茶,喂乌龟,趴在床上东想西想……谈不上充实,但是觉[……]

阅读全文

邮箱的战争

        在手机邮箱这个team里面工作久了,渐渐的感受到这场战争的硝烟弥漫,瓜分用户和刺激用户成了战场上主要的技术目标,各家的手段也都精彩绝伦。
随着资源和成本的不断下降,新技术渐渐成为主流,导致各个服务提供商将竞争的核心不再是邮箱的容量,毕竟现在都已经是G级容量甚至夸张到无限容量。然而这背后将存在2个最简单的问题:1、用户真正需要的容量有多少?2、服务器、储存器、带宽的投入需要多少才够?仅这两个问题就足以改变竞争核心偏离“容量”这一最初指标。好像网易的财报中也并未有关于扩容的费用支出呢。
那么现在的竞争重点又在什么地方呢?
有分析家说是邮箱的功能,比如附件的大小、功能的齐全、反垃圾的力度……没错,这的确是新的竞争所指向的东西,也逐渐成为一种趋势,悄悄地,MSN、QQmail也加入了这些行列,的确,在容量已经无法再扩容的时候,在应用上更全面的表现将决定市场的导向。
不过我认为这还不是最根本的,从使用者的角度来看,他们更注重什么呢?我想无外乎基本的四点:1、稳定;2、速度;3、安全;4、个性化 我相信这才会是决定市场[……]

阅读全文

无题

午夜的机场高速依旧灯火通明,车里飘扬着陈亦迅的爱情转移,心随着悠扬的歌声企图忘却忙碌纷扰的世界。可是熙来攘往的车辆的急速奔驰,又似乎告诉着我,这个世界还在高速的运转着,人们从一个地方飞奔到另一个地方,结束或者开始着一件又一件的事情。

夜里穿梭的人们就像一具具行尸走肉,其实我知道他们并不想这样,但是现实使得他们并没有任何自己的时间、空间甚至信仰。各种各样的东西驱使着他们耗尽所有力气去投入或者换取。然后他们失去自己,失去人格,失去信仰,失去简单的判断和行动能力。这样的生命其实就只剩下躯体,灵魂已经被出卖或者贩卖了,精神是一种虚构出来的感官职能……这个时候,往往讨论的“当梦想照进现实”都变成了“当梦想欺骗现实”,人们麻木的认为现实的状况其实就和梦想中的一样。但其实仅仅是“梦想”利用了人们最原始的脆弱的抗性,给现实加了件外衣,然后兜售了人们的灵魂……

这一切都从人们对于这个世界逐渐的失去反抗能力开始。毕竟人们生于这个物质世界而并不是人们始创了这个物质世界,对于世界的物质性来说,我们的地位是和任何生灵都平等的,只不过人们的能力和投入性都超越了其他生灵,因此可以享受的更多。当然,这个世界基本上还是[……]

阅读全文

实在很喜欢这样的对话,所以扒过来

———————————-
侃儿哥BLOG的新帖子:

2006/9/8
李彦宏果然是个土鳖
最近关于baidu的负面消息不断,我早就说过,李彦宏果然是个土鳖,不也许他还陪不上这个可爱的称呼。用严重的小农意识形容这个斯坦福毕业的土鳖海龟才更为恰当。

如果你不知道baidu最近有什么负面新闻,那么请在google搜索以下关键字(请不要在baidu搜索,否则会有屏蔽):
【1】baidu 裁员 对应baidu恶意裁员
【2】baidu 女员工 会议室 对应baidu逃避员工在公司内部被杀责任
【3】baidu 天空 流量 对应baidu无耻的抢夺其他网站流量

可以想象么?这居然是一个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高科技概念股;
可以想象么?这居然是一个占有中国30%搜索市场份额的公司;
可以想象么?这居然是一个被经常拿来和google对比,标榜着“我知道”,每每抄袭google各种服务的公司。

如果去掉baidu的名字,我一定会认为这是成千上万个乡镇企业中的一个。我从来没有用否认的目光对待过国产[……]

阅读全文

也谈三教九流

首先,恶俗为本,滥搞是真,大实话是铺垫,扯淡是乐趣……

三教:
儒:充满酸性的一个词,麻醉思想的根源,得势时不饶人,不得势时不屈人,最难搞,最难舍弃。
释:念经的时候才什么都无所谓,在生活中约束很多。不现实。
道:与“释”正好相反。生活中什么都无所谓,念经的时候想法很多。也不现实。

九流:
上九流
帝王:和普通人没什么特别,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站在某个极端看东西,这种情况的另一个极端就是瞎子。
圣贤:虚伪的幌子,但自成一派的严谨,无法一语论述。把信仰提升到某一个高度,让所有人顶礼膜拜,最后自己也糊里糊涂了。
隐士:什么都做不了又什么都不甘心的那种人,生活颓废,故意享受破旧,回归现实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行动比思想慢好几拍。
童仙:传说中的神童一类,用三国时的陈某人的话说:“少时聪明,长大就未必……”孔融因此认为陈某人少时就很聪明了,孔融中年莫名其妙的就夭折了。
文人:酸,最酸的东西。赶不尽,杀不绝,麻烦。但是团体组织及其严格,成名的不成名的都怕文人,中国还好,文人始终不强势,言论缺乏自由的缘故,否则还了得?
武士:张飞为代表,愚忠为表现,贡献非凡,践踏非凡,爱恨的最初载体,生得其所也死[……]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