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的缝隙

生存在缝隙之中,我们张望着外界的光明,在黑暗中呆久了,一点光芒都会感到刺眼,浑身都会有被灼伤的感觉,于是伸出去的躯体又缩回到缝隙中,继续焦灼的等待着,内心此刻充满着矛盾,向往着光明,却被光明所斥退,就好像医生拯救生命时被感染一样,善念就这样被伤害和恐惧所降伏……

貌似要出大事儿了,长久以来,互相交错断裂而形成的罅隙将要被新的力量挤压而合拢,我们感到了突入袭来的拥挤和尖锐的刺痛,我们尝试着用肢体去抗衡这股外加的不友善的力量,可是发现事态越来越不受我们的控制,或者从来没有被我们所控制过,于是我们又尝试着妥协,结果又发现,这股力量并不希望我们的尸体腐烂或者仍然生存在这些缝隙之中,那我们该何去何从呢?

外面是灼伤躯体的阳光,周围是蛮横的不友善的力量,我们只好选择游走,接着寻找着生存的缝隙,我们因为无所谓所以无所畏惧,对于我们来说,抗拒和妥协的目的都只有一个,那就是生存下去,我们没有谈过任何条件,可能也是因为无所谓所以无欲无求,而此时此刻,我们只要一个缝隙,一个能够藏身的地方,仅此而已……

以上内容,写于悄然而来的变革之前,另外,和感情无关!

[……]

阅读全文

我的精神家园

        这年头,奢望是一种YY,精神是一种隔几年转变一次的轮回!
在文化、道德、情感这些框框条条的挤压下,慢慢磨合了我现在的思想,其实是慢慢的混乱了我的思想精神!
文化:
这个亘古不变的枷锁,如今让人有种错乱的感觉,我曾经认为自己对于文化的信仰来源于古人久远的心态,但如今看来,古人的处境在现实中只能称之为卑微,而我的信仰则被定义成了盲从。毕竟,复古的情绪是永远不可能像耐克古装系列那么畅销的。那么长久以来,我究竟在受什么教育?看什么书?接受什么的洗礼呢?也可能是现实世界运转的太快了,我这类人渐渐的和时代脱节。我觉得快得局促,在如今,就算是名人之间的谩骂也成了文化,据说还是为了满足老百姓的“个性化”。在不耻于如今的这些个嘴脸的为伍的过程中,我渐渐的和时代掉队了,然后,我就变成了文化的唾弃者,然后我丢失了思想的方向;主要是逐渐的开始不理解“文化”这个词的具体指向,难道要演变为下面的对白:A:“你的想法很独特!” B:“恩,我是一个大学生”  这样就太悲哀了!反正我是越来越不懂了,文化究竟现在是什么?籍以YY的温床?
然后[……]

阅读全文

失落迷城

        闷热的日子,太多不幸的消息。
一对好朋友的情感又出现裂痕了,我不便多问,只是说:“有空儿找我喝酒。”或者“需要的时候就找我。”想起,庄子说的:“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前几天我还认为这是对理想爱情的隐喻,现在看来这里说的是悲壮且被赋予潇洒含义的告别,或者庄子所说的“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辨,以游无穷者,是为逍遥。”可能是一种变种的逍遥,是在痛苦背后的觉悟。
还是在狭小的空间中小心翼翼的生存着,每天头疼的不是该怎么创收和完善,头疼的是该怎么说话,该怎么做人,该怎么面对?我很嫩,但是我还算精明,还懂得进退。可是不能期望所有人都和我见地一致,有些人也许是真傻,或者更深一层的故作聪明,他们在伤害别人的同时还能真正的不知不觉,但是在某个历史时期中,又无法让他们看到,又无法保持平衡,那么我只有隐忍,用独到的方式,观察并且思考,然后修身养德,追忘养性……
还有周围朋友遭遇的生老病死,令人觉得生命的无常和无力,反复求证价值取向的重要和检索遭遇之中的变化。古人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原来应该是这样理解的。那么又如何理[……]

阅读全文

告别

告别总是有许多种方式:欢快的、残忍的、无意的、决绝的、荒诞的、坦然地、无奈的、被选择的、隐忍的……

比如和爱的人,和伤害,甚至和时光……爱的,不爱的……一直在告别中……

我打算默然的接受这一切的告别,荒诞的用我自己的方式来面对不可预知的情感,在他们选择告别的时候,我似乎也就是那个被告别的,没有人知会,只是我静静的清楚了这一切。似乎很可笑,面对这些无常,我总是很无能为力,这或许就是被选择者的悲哀,无论以往是如何承诺的,如何幻想的……没有人能够一辈子都是一个“选择者”,但是我却不得不一辈子都作为一个“被选择者”,甚至觉得这个故事彻头彻尾都是一场困兽犹斗的经历,越坚强,越发现后悔药很难被买到。

天意使然,人力渺茫。最后也只能“惟愿天道成,不欲人道穷”。然而悲恸仅在于自己总是一个被告知者。既定的事实,有力无力都要去承受。

整个五一,都在淡漠中奔走,我做不到“什么都不想”,只能去努力的歇斯底里的去思考别的,借以掩饰慌张不安的脸孔表情。然而告别的方式似乎总含有一种约定,五一结束,本以为尘埃落定,却迎来了一场新的告别中的挣扎,我又一次经历了无能为力的煎熬。如果选择是环环相扣的,那么我就是那个[……]

阅读全文

尘埃

尘埃是时光的痕迹,而且只有在阳光从缝隙中穿透黑暗的空间时,你才能看到它们是怎样的漂移着,时间走远了,尘埃就堆积起来……

偶尔打扫家里,那是在早上起来,一切还没有迎来光明的时候,感觉到了尘埃的味道,或者就是时光的味道,有一点涩,刺激着视觉和嗅觉,有种催人泪下的感觉,但肯定不是感动和感慨。可能是担心遗忘,就好像忘却了上一次打扫的时间,这之间的空白就是我遗失的记忆,现在只剩下尘埃。急急的去家里寻找记忆,翻相册,看日记,甚至恢复电脑硬盘表面,希望在某个被尘埃落定的角落上能够寻找到过去残留的点点滴滴,却突然领悟,看得越多,原来自己失去的越多,我想哭,但没有泪水,想笑,也没有了心情。

尘埃有时候会让你记忆起些什么,就好像人们能够从树的年轮中联想过去的风雨一样。在工业化逐渐消解着农耕文明的诗意的今天,这种记忆太宝贵了。我们可以一无所有,但我们的记忆却令我们自始至终保存着最基本的统一性和自足性。然而回眸的时候,声音嘎然而止,思想的理性被埋没已久的黑夜顿时涨破————因为我回眸的时候,看到的就只有这些凌乱的尘埃了。于是,打扫心灵的尘埃就成了很痛苦的一件事情,特别是当你发现尘埃下面掩盖着的伤口的时候,你会[……]

阅读全文

香烟燃尽的时候

        当香烟点起的时候,面对着生活中一点一滴的琐事,有种剪不断、理还乱的感觉。其实,问题的本身并不是什么问题,问题在于无法去承受和解释。这些错综复杂的感觉纷沓而至的时候,常令我喘不过气来。常常去想,究竟问题的重点是“想不想要”还是“能不能够”呢?我没有答案,还是暂时放在一边吧。看着烟丝袅袅散去,烟灰弥漫在空气中,温度失去了,热情冷灭了,味道也淡忘了……
而在香烟燃尽的时候,我有种大彻大悟的感觉,如同一种涅磐: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没错,希望本是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人没有了过多的奢求,生活中便不会有太多无谓的期待,那么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小问题烦扰着我们。尤其是现代人,所谓的感觉都相当物质化了,琐事自然也就成了对事物的各种各样的要求。试问,一个不停要求的人,他何以快乐呢?
香烟要求了火柴,它也就要求了被伤害……[……]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