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

 最近似乎人人都很郁闷,对话中时不时地就流露出了各种各样的抱怨情绪,我也不例外。这年头,低着头做事,夹着尾巴做人,都还觉得事情郁闷,可想而知社会情况多么糟糕啊。
2006年又郁闷了一大批应届毕业生,搜狐新闻上都打出了这样的标题“应届毕业生月薪近半低于1500元 读书无用论抬头”,读他妈的书有球用啊,结合自己现在的情况,似乎可以偷笑了,可是想想,干的活和当初读的书完全不挂钩,整天还听人教导我“大学锻炼的是思维”,靠,老子在高中的时候就能“大学思维”了!而且,最近踌躇满志的想要把大学所学到的技术引进到现在的工作中去,结果黄了,人微言轻,干个球啊!这年头,你就是有新的认知能力,还得具备你的头儿有同样的认知能力的先决条件!所以,没球意思!
最近,还在思考价值规律的问题。价值规律的基本内容:
①商品生产要遵循商品的价值量由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商品的价值量由生产商品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
②商品交换要遵循等价交换原则——以价值量为基础,实行等价交换。
问题是价值规律在我们这里完全被反转了,同时不存在等价交换。一切的交换遵循的[……]

阅读全文

也谈三教九流

首先,恶俗为本,滥搞是真,大实话是铺垫,扯淡是乐趣……

三教:
儒:充满酸性的一个词,麻醉思想的根源,得势时不饶人,不得势时不屈人,最难搞,最难舍弃。
释:念经的时候才什么都无所谓,在生活中约束很多。不现实。
道:与“释”正好相反。生活中什么都无所谓,念经的时候想法很多。也不现实。

九流:
上九流
帝王:和普通人没什么特别,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站在某个极端看东西,这种情况的另一个极端就是瞎子。
圣贤:虚伪的幌子,但自成一派的严谨,无法一语论述。把信仰提升到某一个高度,让所有人顶礼膜拜,最后自己也糊里糊涂了。
隐士:什么都做不了又什么都不甘心的那种人,生活颓废,故意享受破旧,回归现实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行动比思想慢好几拍。
童仙:传说中的神童一类,用三国时的陈某人的话说:“少时聪明,长大就未必……”孔融因此认为陈某人少时就很聪明了,孔融中年莫名其妙的就夭折了。
文人:酸,最酸的东西。赶不尽,杀不绝,麻烦。但是团体组织及其严格,成名的不成名的都怕文人,中国还好,文人始终不强势,言论缺乏自由的缘故,否则还了得?
武士:张飞为代表,愚忠为表现,贡献非凡,践踏非凡,爱恨的最初载体,生得其所也死[……]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