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照常升起

         是的,时隔一年,我又重温了《太阳照常升起》,上次是在广州的一个小电影院,这次是在地球的另外一面,虽然隔着千万里,感觉却没有改变,这是一门难懂的艺术,虽然难懂,但却朝着我,朝着生活,扑面而来。
也许是各种各样的巧合吧,在发生的那一刻也许是巧合,可是冥冥中总是又联系在一起,成为各种各样既成的事实。命运绝对不会玩弄谁,在那个年代也不会,从事有些人先知,总是有些人后觉,刚开始先知玩弄了后觉,后来,后觉又玩弄了先知。
然后沧桑的作家把这些用笔写了下来,再然后深沉的编剧再把揉成了剧本,最后,特有感觉的导演再把这些拍成一帧帧的画面,插入强烈浓度的音乐,光影游离,坚硬的对比度被的柔软的镌在了35MM的底片上,我们这个年代的人便得以欣赏和感受。
我喜欢那种唯美的感觉,说实话我还是看不懂很多事情。但是,周韵在树上的时候、黄秋生吊死的场景、路的尽头的场面、天鹅绒、阳光灿烂的鲜花丛中的出生婴儿……还有执著的在火车顶上喊着:“阿辽莎……”的那些场景,这些都让我强烈的感受到了生活中那些压抑的、酸的、坚持的……各种各样的维度。
不怕记不住,就怕忘不了。这绝对不是妥协或者放弃或者临阵逃脱,这[……]

阅读全文

变革在继续,我们在成长(二)

空降的速度真的很惊人,周一的时候,相应的“新人”,已经到位了,不过,虽说对于这里他是“新人”,但早在一年前,我们就已经很熟了,彼此工作上配合的也很顺利。
我们很友好并很责任的聊了很多业务相关的事情,我说的很多,因为对于我来说,这些业务操作的建议和意见早说比晚说要实在一些。这场变革中,这也算是一个关键时期,某些人会在此时抢占有利的地形,我则需要一个稳妥地战略支撑,来开展目前手头的事情,毕竟我还有很多活儿要干,否则将会被选择性的淘汰。当然,这个过程也很有意思,目前我还是主动的。我比较喜欢这样的对话,至少一直以来,在对话中我都是陈述我想要做的事情和需要获得的支持,我看问题比较简单:只要把事情做好了,那就一切都好了。
我时常在想,在这场变革之中,我是不是一直在YY是自慰(自我安慰),或者我根本就不能给自己一个什么理由用以定义这件事情为“变革”。或者我自己想多了,把一个简单问题复杂化了……可是面对那么多的变化,面对人来人往,面对各种表情,我实在不好判断事态复杂程度,只能说自己在积极的配合着这次变化,学习着一些心态上的东西。
或者是已经没什么可[……]

阅读全文

一年

在歪酷的第一篇帖子,就写于2006年的2月14日,冥冥中似乎有意安排了这样的一个日子,浪漫的日子,浪漫的写这不浪漫的BLOG。

这一年来都发生了什么呢?似乎轨迹不算很复杂,今天特意回味了以前的帖子,才知道自己的2006是那么的混乱和不堪,希望2007会好起来吧。

其实这一年真的都发生了些什么呢?

斗争:无休止的斗争,和这个,和那个,被迫的被卷入,然后被垫在脚底……

失望:自己的自信已经越来越少了,我渐渐的觉得自己能力有限,以至于别人几乎都看不上我,甚至连替补席都不让我座,看着那些机会擦肩而过,我伸长了脖子张望,伸出双手迎接,然后扑空,在看到一张张面孔的远去……

奋斗:别胡闹了,我这也叫奋斗?

世无争:没什么好争得,也争不过,没什么好埋怨的,完全改变不了现状,是金子原来不一定会发光的,比如浸泡在硫酸瓶中,即使能够完整保存,谁又敢伸手去拿出来呢?所以,金子发不发光,和环境有关……

喜悦:无。

还是那句话,希望2007年会好一点吧。

写于2007年2月14日,籍以纪念我的2006。

[……]

阅读全文

失去主题的写作是我这个BLOG的沉淀物,没有思考过想怎样去做这个BLOG的专题,其根本原因是自己已经没有了灵感,那么,没有灵感的原因,想必就是慌了。

刚才还反复的思考,究竟是该写“荒”还是“慌”,后来想想,其实不是都一样么?因为荒芜而慌张,因为慌张,所以感到内心荒芜,的确就是这样。

阳历的2006年已经远去了,但是阴历的狗年还没有结束,我还在本命年的“狗尾巴”上荒渡着我惊恐的时光,这一年,无论是2006还是狗年,都充满了挫败感,我总不能把所有的失败或者慌张都归咎于运气不好吧。2个小时前在写年度总结,还包括未来的展望,我突然发现,这个时候,自己的词汇是如此的匮乏,甚至就想写一个“略”字,还能写什么呢?原来虚度光阴的定义就是如此,可是,这并不是我能够控制的。算了,挫败就挫败吧,但,为何我此时又如此的慌呢?

已经不愿意去想07年会发生什么了。现在的心态就是人们常说的破罐子破摔,当然,这一切仍旧和信心无关。07年想多出去走走,目标应该是各类寺庙吧,的确那里会让人充分的宁静和稳定,那里没有慌,也不必隐藏饥饿的内在,也不用像要面临审判一样感到无助……那里是治疗慌乱的最好去处,虽然冷漠无比,虽然神鬼[……]

阅读全文

彻底累垮了

2006年的最后一天,有一种彻底累垮了的感觉,这种感觉以前从来没有过,因为自从有记忆开始,我就没有过疲惫如此的感觉,从内心到身体,并且已经产生了惧怕的幻觉。

都是因为工作,近一个月来对着那台发射出无限辐射的机器,那曾经是兼职人员干的活,但是我现在也要兼顾起来,平素的邮件已经让我忙于应付,大大小小的杂事儿令我焦头烂额,有时候我心里有那么些对于业务的新思路,同时我认为是能够立竿见影的带来收益的,可是我几乎没有思考的时间和空间了,我觉得我是在消耗着生命资源,而并不是在享受着工作的乐趣,我惯有的创造性也渐渐的被冰封了,而别人呢?走过众人的电脑前,星级争霸、魔兽、拖拉机……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网络或者单机游戏沾满了他们的整个电脑屏幕和他们的面孔,可有什么办法呢?因为我不是别人,我必须对得起我的工资,而不是假装对得起自己和父母……

下雪了,播音员嘴里的“一毫米的雪量”竟变成了满天的鹅毛,可我的心情似乎和去年一样,我记得去年也是12月底的时候,我写过一篇文章,我贴出来吧,不想再重复写作了,因为心情却是和去年是一样的……

原文如下:

2005的最后一场雪

8点,走在去公司的路上,天上飘起了[……]

阅读全文

工作中养成的习惯和技能

工作一年了,的确给自己养成了一些习惯同时也培养了某些“技能”。

习惯:
1、习惯说教。
2、习惯先分析后观望再分析再观望。
3、习惯设置事务的优先级,优先级高的拼命处理,优先级低几乎也没时间做了。
4、谈工作不再喜欢用IM,直接TEL。
5、习惯在厕所看《互联网周刊》
6、习惯剽窃别人的优点。
7、习惯别人的抱怨,不习惯自己的抱怨。
8、习惯使用桌面备忘录。
9、未完待续。。。。。。

技能:
1、左右手都能自如的使用鼠标,并且可以同时操作。
2、推卸责任+揽活儿。
3、看懂WML+JSP。
4、闭着眼睛写邮件。
5、灵活穿梭于各种体验之间。
6、PS。
7、PSP。
8、能简单的区分WEB2.0和1.0了。
9、未完待续。。。。。。[……]

阅读全文

要写点快乐的事情

        把博客遍历了一遍,发现很少有开心的文笔,可能是该写点快乐的事情了。
我的生活中有快乐的事情么?有,肯定有。只是发现不好去描述。大多数人都是这样的事情,快乐总是轻易的划过,不愉快的事情总是铭记好几年甚至更久。要是问我这辈子最开心的事情是什么,我想我不能立时答出。
可能和生活方式有关系,我的生活太规律了,少有激情。若干年来总是独来独往,醒来——工作(学习)——饮食——电视(电脑)——睡去……一年逛不了几次街,去不了几次公园(就算去,都是一些文化古迹,除了历史,还是历史)。你说这样的生活能有多少快乐的事情呢?只有写微笑的,三言两语就能说完的。渐渐的,习惯了,麻木了,觉得生活就是这样,谈不上乏味,也绝对谈不上激情。
或者也和心态有关,我妈总说我阳光,其实和朋友家人相处的时候,我的确很阳光。但是要知道一年见不着几次的时光中,我不阳光点,又如何说的过去呢?大多时候是一个人,难道对着镜子去微笑?渐渐的,生活就定型了,心态也定型了。喜欢沉重的东西,因为那些东西最容撞击心灵和产生记忆。沉迷于心痛的感觉,甚至有时去刻意的寻找这种感觉,尤[……]

阅读全文

2005的最后一场雪

        8点,走在去公司的路上,天上飘起了飞絮,这是2005的最后一场雪。
浪漫,是我这个不知道浪漫为何物的最初的感觉。弥漫、视线模糊、血将雪融化……
或许,这纯洁的圣灵之物在这个时刻的到来,是为了荡涤这一年来所有的尘垢,体表的、内心的、看得见的、看不见的……
可能、它们也在无奈的飘飞着,无法上升、无法降落,也不清楚,它究竟是带走了世间的暖意,还是给浪漫陶醉的心里注入喜悦的暖流……
最后,它还是要消逝在物欲横流的世界中。
然而、2005年的最后一场雪,我想的太多了,想到了千古百年,想到了衣食住行、想到了悲天悯人、想到了先哲圣贤、最后想到了自己总得不到完整的生活。
其实、这场雪,可能也记录了整个2005年中我飞絮般的琐事,求职、离开学校、在人群中穿梭、在工作岗位上力不从心,还有在路边看报纸时被人扔给2个壹圆硬币的一幕。
虽然、这些碎片可以渗透到每一个细微的角落,但我总觉得似乎还是少了点什么,不用抬头我也知道,浪漫是2个人的。而我只能在窗边看着许许多多的雪和许许多多的两个[……]

阅读全文

第101个秋天,巴金离开了

        听到巴金逝世的消息,我放下了手头的所有事情,走向了窗边,默默地哀悼了几分钟,消息很震惊,但是我平静了下来。
101岁,一个很传奇的年龄,不是100,也不是102,上天让这棵支撑着整个中国文坛的参天大树在第101个秋天中倒下了,这好像是一个定数。他目睹了比一个世纪刚好多一年的时间里的种种,然而却不能够被获准再多看一点,似乎就是告诉了他该走的那一刻。同时也告诉他:可以安心的走了……
因为他留下的那101年里的财富,可能无数人花无数个101年也无法创造;同时,也给了无数人无数个超越101个年头的幸福。
伤痛之余,我们没有必要把自己和哀悼捆绑起来,毕竟谁都知道,老人走的时候很安详。那么,我们是否该做些什么来表示我们最平凡的敬意呢?
其实很简单,我们要做的是:做好我们的工作,好好的去爱我们所爱的人,努力的去创造世界的祥和。这样便是对老人的英灵最真诚的告慰——第101个秋天,请一路走好![……]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