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醒记

        轻微的一刹那,目光迷离,失去了焦点,看东西异常的模糊,回头时,夜,疏离。
就像那回头的驴子,就像那叛徒Judas Iscariot,我的罪是何等的大,我要小心跌倒。只是没有门徒去信仰这一切,即便是给了许多可以悔改的机会,但我仍硬心到底,不肯悔改。
又只是,会否,有人还在客西马尼园,将迷途的我呼唤?又会否有人买下那块“血田”,将我埋葬,标志成外邦人的坟地,成为启示的篇章?
呵呵,但以上的文字,其实都不是真的,我是回头了,我也确实视线模糊了,夜,也确实疏离了……可是要知道,生活还在继续,即便是上帝的叛徒,真实的生活下去,其实也不会不得好死。只是有时候总是在一种并不清醒的状态下,失去了基本的判断力和控制力,而那也是一种沉醉的快感,也是生活的一部分。无法否认。
回家的路上在南新路还真的遇上了福音,那个疯疯癫癫的路人,在黑夜中,她说:“相信主吧,你会得救的”。我几经确认,我并不认识她,也无法想象她的这种迷恋,怎么会这么深。而我,其实并不相信主的存在,我顶多只是会用心底最后的一丝浪漫去荒谬的相信莎士比亚还活着以及他写的那些和浪漫无关的故事,因为我不需要主。可这个疯疯癫癫的路人的话,确实有令人清醒的作用,即便我是无辜的,我都觉得自己总有该得救的时候。
那么好吧,信仰见证,信者得救,我便信了……

        电脑里还在放着那首歌,老是响着那句歌词:You can leave me tomorrow if it suits you just the same。
但其实是我真的并不愿意这样,即便我是清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