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想往外逃

fleetonowhere

        在深圳这个城市待久了,真是觉得没意思。在深圳工作久了,也觉得失去了原有的兴趣。不过还好,对我来说,沉默也是一种选择啊。
家里人经常问我累不累,说心里话,累!累的死去活来。体力上我完全没问题,可是精神上的匮乏让我经常无所适从。深圳有一个巨大的特点,那就是久而久之就会把所有人都变成同样的面孔,同样的特质。这种同质化弥漫在你周围的时候,你就会索然无谓。索性还有零星的几个朋友能够志同道合的一起出去走走,吃吃喝喝,让略显奢靡成为沉闷的替代品。也因此,这几个朋友组成的小圈子被我们小心翼翼的严格的维护和捍卫着。
最近发现红酒是个好东西,廉价的波尔多,买一箱还可以88折。红酒能助兴,能遣怀,能让我不失眠,更能让我忘记那些我一贯鄙视和多都躲不及的人。我是个需要心情来维持生计的人,深圳这个PB地方总有那么些人让我觉得恶心。只好喝酒吧,让我尽快在自己的生活和心境中忘掉ta们。
倒是最近活的挺潇洒。工作上的事情,自然会尽力而为,不管是不是我喜欢的类型。食君之禄,自当分君之忧嘛。反之亦然。当然也无所谓是否刺到了痛处或是真正解决了问题。而真正的潇洒在于自己还能在这个沉闷的环境中偷着乐。同事们都找我组织各种各样的活动,当然,一帮吃货无外乎吃喝啦。而所谓的组织一般也就是拉上几个人,至少多一个就能多一些成行的机会罢了。心宽体胖,这也是潇洒的后果,古之人诚不余欺也。
当然,我还是想逃,我就是个不安分的人,北京、广州、深圳,在任何一个地方呆久了,我都想换换风,透透气。真是一个不好的毛病。是因为年齿上轻么?我不晓得,或许也就是想想而已。这年头有追求的人果然不多了。
这就是牢骚,通篇的牢骚。最后再加上一句吧:微斯人,吾谁与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