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的全部

        虽说是旅行,但其实是一次工作,利用我的周末,用火车票来给公司节省成本,同时填充我周末的空虚。
短短两天,跑了很多地方,感受的也不少,真的忘不了背着大包,在拥挤的人群中抢占一席座位的场面,满头大汗的挤上车门,在缝隙中点起一支红梅,苍白无力的吸着……
下了车,站在杭州街头,心情豁然开朗,感慨的快要抑制不住泪水,这是一个能让疲惫慌乱的心立刻平静下来的地方,可我却还不属于这里,只有几点自己捏造的归属感。无论是湖光山色,还是桂花盛开的香气,还有那湖滨路星巴克里面那杯热摩卡和服务员可人的面颊以及手臂上漂亮的波浪纹身……这些都让我体味着这里的气息,带有一点肉桂的味道,令我觉得,这杯热摩卡就是这个天堂最好的奢侈品。在北京,这个季节,只有“烧荒草的味道”,至于北京的星巴克,我只记得永安里的那间店里的服务员,长得像颗咖啡豆,笑起来就看不见眼睛了……拿着咖啡,在夜色里伫立在西湖边,在这里将疲惫的僵硬的外壳卸去,在这里被宁静的画面感动得一塌糊涂,想要将自己凝望成守候在这里的石塔,可惜岁月浮沉,西子湖依旧,我却早已面目全非……
在上海和出租车司机打了一架,从浦西到浦东只过了一个外滩隧道,丫竟然说要100块,这个价格在北京可以绕四环路一圈了,我和他理论,我最后让步,我说差不多30块,你赚足了。丫竟然冒了一句:“你们外地人怎么都这样……”我火了,没什么好说的,又一次证明了,在言语冲突激烈到不可调和的情况下,我具有压倒性的体力优势……从此之后,上海人给我的印象就是,他们都是狗,一群欺软怕硬的狗,因为那个出租司机的讨饶就像是呻吟,为了100块而呻吟。说到这里,上海人对我有意见的话,大可来和我理论,无论文武……也许你要说这些人是上海人的个别,这个无所谓,作为这群狗眼中的外地人,我没有去教育这些“个别”的义务,就请你们自己清理门户吧,或者你们来北方,你们也来感受一下北方人对上海人尤其是上海男人的歧视,你们也来挥舞一下你们的欺软怕硬的拳头,你们会瘫倒的很舒服的,因为北方人不会软,他们总是一硬到底……何况,上海人还都是“裁缝”呢!
在西子湖畔的杨公堤的知味观,我们进行了9.23西湖会议,讨论了那个互联网创业的很多具体内容,令我对这批以前一直都认为是“不靠谱”的人有了一定的认识和好感,我开始恐惧,恐惧的来源是因为我看到了一片光明的前景,很多隐藏很久的知识和认识在我体内很夸张的膨胀着,伴随着我面部狂妄的笑容,因此我恐惧,我恐惧我会因为获得和掌握了这些知识和认识而变得不可一世或者骄傲自满,甚至恐惧自己担不起这份重担,不过没关系,这只是一个开始,下一次的会议定在了上海,我YY着,我们也可以做草根,我们也可以谈论创业,我们也可以做很多年轻人该做的事情……
离开这里的时候,我飞跑着挤上火车,不时回头惶恐的张望着,我没留下什么,也没有带走什么,我记得我曾经在这里的故事,也已经擦得一干二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