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迷城

        闷热的日子,太多不幸的消息。
一对好朋友的情感又出现裂痕了,我不便多问,只是说:“有空儿找我喝酒。”或者“需要的时候就找我。”想起,庄子说的:“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前几天我还认为这是对理想爱情的隐喻,现在看来这里说的是悲壮且被赋予潇洒含义的告别,或者庄子所说的“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辨,以游无穷者,是为逍遥。”可能是一种变种的逍遥,是在痛苦背后的觉悟。
还是在狭小的空间中小心翼翼的生存着,每天头疼的不是该怎么创收和完善,头疼的是该怎么说话,该怎么做人,该怎么面对?我很嫩,但是我还算精明,还懂得进退。可是不能期望所有人都和我见地一致,有些人也许是真傻,或者更深一层的故作聪明,他们在伤害别人的同时还能真正的不知不觉,但是在某个历史时期中,又无法让他们看到,又无法保持平衡,那么我只有隐忍,用独到的方式,观察并且思考,然后修身养德,追忘养性……
还有周围朋友遭遇的生老病死,令人觉得生命的无常和无力,反复求证价值取向的重要和检索遭遇之中的变化。古人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原来应该是这样理解的。那么又如何理解:“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死,其鸣也哀”呢? 毕竟在面对那一刻的同时,脆弱就从潜伏的深渊中蔓延出来,轻轻的击打着不堪的事实。
迷城从此失落,一点微光还支持这我以及人们在继续着心灵的践踏,原来任何的获得都要用最简单的生命值来换取,那么这个“值”,究竟有多少?每个人是否不同?大起大落是不是残忍的写照呢?答案无从得知……
只有继续绷紧着迷走神经,负载着伤痛和泪水的神经元毫无组织和目的的自发的在隐秘的生命内部乱窜,然后视网膜倒映出的城市原来是那么的颓败与残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