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Google的云计算,你真的安全吗?

[原文链接:http://soft.ccw.com.cn/news/htm2009/20090322_606178.shtml]

Google文档在3月7日发生了大批用户文件外泄事件。美国隐私保护组织就此提请政府对Google采取措施,使其加强云计算产品的安全性。
yjs

云计算可以让用户在全球任何一个角落更新文档,并与他人共享。如果你是Google文档的用户,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你的许多文件突然出现在别人的账户里,别人可以随便查看,这时,你会有什么感受?这不是一个假想。3月7日,全球众多的Google文档用户就十分错愕地发现别人的文档居然“不期而至”。这些用户打开账户后,发现了不少陌生的文件。事实上,这些陌生文件的主人此时可能还不知道,自己的文件已经“共享”给了别人。当天,Google发现了这个问题并迅速进行了处理。此后,用户再打开账户时,一切恢复正常,只是多了一封Google的致歉信。

不过,专注于隐私保护的组织这次没有放过Google。3月17日,美国的电子隐私信息中心(Electronic Privacy Information Center,下称EPIC)向监管机构申诉,Google[……]

继续阅读

Google – 产品和服务

Google搜索引擎

        公司产品Google是全世界最受欢迎的搜索引擎,使用一种自创的称为PageRank™(网页级别)技术来索引网页,索引是由程序“Googlebot”执行的,它会定期地请求访问已知的网页新拷贝。页面更新愈快,Googlebot访问的也愈多。再通过在这些已知网页上的链接来发现新页面,并加入到数据库。索引数据库和网页缓存大小是以兆兆字节(terabyte)来衡量的。A culture has grown around the very popular search engine and the word to google has come to mean, “to search for something on Google.”

        由于Google已经成为最流行的搜索引擎之一,很多网站管理员十分热衷于跟踪他们网站的排名,并试图解释他们排名变化的原因。因此,现在已有不少网站提供服务,意图在一些高流量的讨论区内刻意加入商业网站的链接,从而使该网站在Google的排名提高。这种“发明”虽然的确有一定成效,但这种收取客户金钱,在第三者的讨论区[……]

继续阅读

能量殆尽

口袋里还剩下10块5毛钱,当然,CCNP的钱留下了。真没想到自己能穷成这样了。乘坐着能把人挤饿的地铁三号线,再晃悠一会儿263,终于回到家里。

心情很不好,的确是因为一些事情自己没能力去摆平。放任它,却担心它。

现在只想好好洗个澡,好好让自己睡一觉,最近太敏感了,听旋律奔放的音乐都会感到伤感。有人说是因为孤单,我觉得不是,可能是因为看不起自己吧。这辈子第二次有这种感觉,第一次是高三的时候,第二次是今天。

但我相信日子本来就是好好的,因为人们都过的好好的,只不过是我觉得不好罢了,安慰自己的方式其实有很多,也包括对自己和周围冷漠,对么?

能量开始殆尽,夜晚依旧空虚,经常半夜醒来却不知道自己在哪儿。直到深深的恐慌再也抵不过沉沉的睡意,才能踏实下来。然后做奇怪的梦,早上醒来依然不知道自己在哪儿,很费劲儿才能弄明白……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我还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以及还能做什么,可能这就够了……

[……]

继续阅读

打球-KTV-生活?

带家富去认识新朋友,他比较欢。很少见他这么兴奋,可能是郁闷的太久了吧,让他认识些异性朋友,总比周末总和我无聊强!

打球,北交大南门,破烂不堪的球馆,和我的球技十分不合衬,家富作为对手,我实在得不到锻炼的价值,2小时的打球结束后,大家都因为满头大汗而喊热的时候,我却觉得冷,因为我真的没怎么动嘛!半年不打球,手感还在,我很庆幸,争取每周都能活动一下吧,当然,我更希望能有几个让我也跑起来的对手。再当然,如果是为了家富的#@#$!$%的事的话,又另当别论!

唱歌,眼镜蛇,效果还过得去,主要是近,省得到处跑,最近KTV去多了,嗓子有点累,家富依然是那个” 捂肚子” 型歌手,陶醉的不得了,当然,调依然还是拉不回来,不过学妹们唱得还不错。我的确是累了,声嘶力竭的为得是一种宣泄。

周末依旧很忙,开会,见这个见那个,安静在家无聊电视的时候竟然浑身发痒,剧情稍微感人点我就会反胃不已,看来我真的和现实生活脱节了,我定义为没找到生活的节奏,再找找看吧,现在感觉匮乏的东西太多了……

[……]

继续阅读

离开-那些嘴脸

看够了众生相,看够了那些嘴脸,紧闭双眼,不想再被污染。
神秀:“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六祖慧能:“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
我想要做到那至“无”的空灵,可是天意使然,不得不又去面对那些嘴脸。没有一天,那些嘴脸
是平静的。其实,不在乎嚣张与否,不在乎高傲与否,但是在他们看来,毫不在乎似乎也是一种罪过
。我没有争强好胜之心,也没有一己私念,但是却被拉进这失意角逐的漩涡之中。真的有点弄不明白
,那些嘴脸为何时而可爱,又时而可憎。
有时,他们向我灌注着风马牛不相及的大道理,有时,他们向我榨取着无上的口角利益,还有时
他们撕破嘴脸有一些可笑的把戏来骗取他们认为是他们应有的自尊……他们伪装的很好,可是我不情
愿的成了唯一的清醒者,要是笑里藏刀都可以用于自保的话,我还有什么做不出来呢?只不过是一个
是否迎合的问题。儒家说中庸,道家讲空无,法家摒弃礼制,佛家最后说起破灭与浑圆,似乎没有一
种能够迎合这些嘴脸的欲望和所求,于是我觉得很累,同时也很混乱,这种混乱不是空穴来风的,就
好象李善长盖相府要刘伯温算风水一样,双方都在警[……]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