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梦想,尽头

85

路越走越多了,弯路也越走越多了,多少个十字路口在毫无保留和义无反顾中,胡乱决定了方向,结果迷路了,反正任何方向都有一道光明,反正路总是有的,反正总来没有歇过……这便是自己强调的真实真我,背负着十字架到处游荡的生活充满着怒吼和挫折,没人懂我,我也不怪谁,平静的原因绝对不是想要平静,只能是不得不平静,就好比孤独,如果在人群中也孤独的话,那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但这也是一条路,反正从第一条开始,就都是不归路了。

梦想也照样,陡然觉得,梦想其实是个生态系统,也有食物链,也有新陈代谢,也有百年千年的总结才能道出的悲凉。在心灵的土壤上,梦想一代一代的繁衍着,大梦想吞噬着小梦想,新梦想淘汰着旧梦想,所有的梦想都安于现状,只是不断的繁衍,没谁考虑过真正的实现。梦想何几多啊?但在这片土壤里,也只好最波逐流了,连它们自己也不清楚梦想的食物链上,自己位于哪一级?只要有衍生或者替代品,自己就可以告一段落了。于是,N久之后,就是我说的那种悲凉,在耻辱和无助中,在打击和报复中,在失败和自卑中,无奈的去催生着新的梦想,然后看着其凋零,然后失望,然后开始盲目……

何处是尽头呢?这是个搞笑的问题。事情和相遇的人们还[……]

继续阅读

时间的坠落

5283737

听《那些花儿》,感受时间的坠落。

范玮琪的声音很轻易的就将一切撕碎了,让人快意的窒息着。窒息之后,时间就错落有致的被剥落了。

无论以前,时光将故事雕刻的多么深,随着日子的继续,很多东西都变得无比的淡漠。当然,并不是人们遗忘了什么东西,而是人们自己被遗忘了。我努力的想,似乎还是想不起以前发生的许多事情,只能看到意念中若干个不清晰的面孔在各个场景各个剧本中飘过,谁是谁我根本都分不清楚,事情也很模糊,唯一清晰且对比度较高的就是自己惊愕以及无奈的面孔。人们飞快地记忆,然后人们飞快地被忘记!

有时候其实只是想让自己静下来有时间给自己一个开阔的连贯的思维去总结或者记录某些事情,可惜总还是跟不上时间下坠的速度,甚至大多数时候自己的的回忆、记录、总结等等都是仓促之间杜撰出来的,事情也许原本并不是那样的,只是已经记不清了,为了某种平衡,那就随便制造一个吧,好歹也能够成为一种告诉别人的经历。因此,树的年轮是环形的,而人如果有年轮的话,将会是网状的,重复的节点代表的就是你再也想不起来的时光……

平静是这个时代唯一乞求的心境,过去的是躁动,未来的是混乱,而现在,享受时间的坠落吧!

[……]

继续阅读

变革在继续,我们在成长(五)

躁动的四月终于要过完了,我也可以安息一段时间了。这个四月,就像北京春天的天气一样,完全不靠谱。原来一切都再变化,而只有守旧的自己还坚持着,于是我又觉得自己落伍了。
        我开始怀疑是不是周围人的智商都出了问题,因为我可以毫不掩饰的说,除了我之外,很多人每天的心思已经远离了具体的工作,然后他们确用IM的状态框表达着他们因为工作忙碌而劳累的一面,为了说话而说话的人,似乎智商都有问题。
        然后就会接二连三的发生一连串可笑的事情和对白,我只好分心让自己不要卷进去,无形中增加了我的劳作。不知道为了保持工作正常进行而付出的无意义劳动是否算做工作的一部分,但肯定算是适应变革的一部分。期待着事情继续这样发展吧,乱世出枭雄,平静的社会里只会早就慵懒的狗熊。
        值得庆幸的是,在这个月份的最后时光中,我应该算是成功的捍卫了自己的劳动果实和自己劳作的“土地”,甚至还帮助别人的土地长出了茁壮的庄稼。在捍卫的过程中,我时而沉默寡言,时而振臂高呼……还好最后没有头破血流。只是当我享受着自己的果实的时候,依然觉得不那么甜美。
        没关系了,认清了各种各样的嘴脸[……]

继续阅读

最近挺平静

海底电缆断了,MSN也上不去了,正好乐得清静,我时坚决不用代理服务器上MSN的,在那上边放一个小小的客户端,就可以得到所有用这个代理的用户的MSN聊天信息……

晚上回家也没什么事情干,看书,玩游戏,看碟,喝酸奶,逗猫……

天气很冷,但仍然不想穿很多,和朋友的聚会也少了,大家可能都不想出来……

至于工作,每天对着那16个口的设备,蹲在辐射的包围圈中,享受着思维被颠倒扰乱的乐趣……

一直就这么平静的度过2006吧,说实话,真的不太想想东西,2006年比较累,比较落魄,比较犹豫,也比较不知所谓……

[……]

继续阅读

我怎么了

         最近我真的都不像我了,说不出的不对劲儿。
         早上起来集中不了精神,不知道新的一天该干什么;晚上回家后头脑近乎空白,想不起这一天都干了什么。电视节目、CD、DVD、PSP、虾条、龙井……这些东西消磨了我几乎所有的夜晚,间或中和朋友通个电话,畅慰心怀。至于白天的工作,我努力的想集中所有精力把优先级设置到最高,于是自己在忙碌和空虚之间焦灼着:和BD讨价还价,在获得利润和降低风险之间徘徊;为push下计费点和做页面,这些本不是事儿的事儿像灰尘一样渗透着时间的缝隙;一会儿这儿写个说明文档,一会儿那儿写个号码库新功能需求;就连天津移动那帮孙子,竟然把制造客户投诉上升到破坏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高度上去了!哎……一言难尽,却仍然没觉得自己做了什么突破性的实质性的东西。再加上创业团队的那帮“精英”,我都已经不能再用语言和他们交流了……还有公司里那个自称深圳人的河南人。。。一人得道,他这种鸡犬都能升天,我的神啊!
         反复再问,自己怎么了……
         不少人都说我最近太钻牛角尖了,不够洒脱。就算是吧,1、我帮不上什么忙。2、我也影响不了什么。3[……]

继续阅读

平静后的逆乱

没有想到昨晚会睡得那么沉那么平静,本以为还要间歇性失眠的,可能是太疲劳的缘故了,身体的疲劳永远赶不上内心的疲劳。

早上起来,停电停水,昭示着生活走进了正常的一面,用马桶里的蓄水洗脸刷牙,牙龈习惯性出血,习惯性的看早间的新闻,听着世界各地发生着各种各样的不可思议和不可理喻的事情,虽说都和我无关,但旁观的性格总是要贯彻到底的。

开车上班,路上比较较真儿,和很多加塞儿的破车较劲,感觉心里很透彻,我就是不想忍耐,就是不想谦让,就是不想留下好名声,我就是想找东西宣泄,我就是觉得压抑……我就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或者我知道……

很想周末去星巴克喝一杯“星冰乐”,到那个有点幻想意味的绿房子里坐坐,看看落地玻璃外的风景,听一听很城市味道的旁人的对白,找本书翻阅一个上午,下午去写写自己喜爱的文章,描述点故事,讲述些经历,刻画些生活,写点悲喜……我发现很多地方都被冥冥之中的主宰者赋予了灵性,在那些特定的地点,就会有特定的故事发生,离开那个地方,你就只是个没有故事的人……

还是工作吧,把生活过的实际一些,手头其实要安排的事情挺多,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前几天有点被架空的感觉,知遇之恩不可以泛滥的,可能还[……]

继续阅读

离开-那些嘴脸

看够了众生相,看够了那些嘴脸,紧闭双眼,不想再被污染。
神秀:“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六祖慧能:“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
我想要做到那至“无”的空灵,可是天意使然,不得不又去面对那些嘴脸。没有一天,那些嘴脸
是平静的。其实,不在乎嚣张与否,不在乎高傲与否,但是在他们看来,毫不在乎似乎也是一种罪过
。我没有争强好胜之心,也没有一己私念,但是却被拉进这失意角逐的漩涡之中。真的有点弄不明白
,那些嘴脸为何时而可爱,又时而可憎。
有时,他们向我灌注着风马牛不相及的大道理,有时,他们向我榨取着无上的口角利益,还有时
他们撕破嘴脸有一些可笑的把戏来骗取他们认为是他们应有的自尊……他们伪装的很好,可是我不情
愿的成了唯一的清醒者,要是笑里藏刀都可以用于自保的话,我还有什么做不出来呢?只不过是一个
是否迎合的问题。儒家说中庸,道家讲空无,法家摒弃礼制,佛家最后说起破灭与浑圆,似乎没有一
种能够迎合这些嘴脸的欲望和所求,于是我觉得很累,同时也很混乱,这种混乱不是空穴来风的,就
好象李善长盖相府要刘伯温算风水一样,双方都在警[……]

继续阅读

第101个秋天,巴金离开了

        听到巴金逝世的消息,我放下了手头的所有事情,走向了窗边,默默地哀悼了几分钟,消息很震惊,但是我平静了下来。
        101岁,一个很传奇的年龄,不是100,也不是102,上天让这棵支撑着整个中国文坛的参天大树在第101个秋天中倒下了,这好像是一个定数。他目睹了比一个世纪刚好多一年的时间里的种种,然而却不能够被获准再多看一点,似乎就是告诉了他该走的那一刻。同时也告诉他:可以安心的走了……
        因为他留下的那101年里的财富,可能无数人花无数个101年也无法创造;同时,也给了无数人无数个超越101个年头的幸福。
        伤痛之余,我们没有必要把自己和哀悼捆绑起来,毕竟谁都知道,老人走的时候很安详。那么,我们是否该做些什么来表示我们最平凡的敬意呢?
        其实很简单,我们要做的是:做好我们的工作,好好的去爱我们所爱的人,努力的去创造世界的祥和。这样便是对老人的英灵最真诚的告慰——第101个秋天,请一路走好![……]

继续阅读